看Darktrace如何用AI抓黑客,两位女性CEO写下创举

在拉斯维加斯的一间赌场内,门口摆放着一座巨大的鱼缸,看起来高大又气派。鱼缸的恒温器连接到赌场内部系统,利用物联网技术,使工作人员得以随时控制鱼缸内的温度,适时监测水温变化。

然而IT部门却对物联网恒温器毫不知情,使其成了赌场内连接内部网络,却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侵入点”。这听起来很荒唐,除了鱼缸,整间赌场的IT系统都受到防火墙的保护,挡住了外部的恶意侦测软件。

换句话说,原为装饰用的鱼缸,成了最受黑客欢迎的入口。

原先装饰用的水族箱,竟成了黑客入口?

幸好,该赌场在几个月前,决定与一家名为Darktrace的网络安全公司合作,该公司迅速的发现这个防黑破口,提前终止了一场灾难的发生。

Darktrace的系统,是借由人体的免疫系统作为萌生想法根据,该系统可以在云计算、互联网或电力设备中运行,抵御利用物联网设备的连接攻击公司网络的威胁。此外,通过AI的自我学习能力,该软件将不断自我增长,辨别出新出现的病毒或恶意软件,尽早采取保护措施。

而发展出这种新兴概念的Darktrace,究竟是何方神圣?

反恐情报员创立,连前间谍也是员工

Darktrace成立背景起源于一位英国军情五处(MI5)的反恐情报人员戴夫.帕尔默(Dave Palmer),在他调职至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并开发谍报人员通信软件的期间,萌生了利用AI增强网络安全性的想法,当时他并未料到,这将会带来数十亿美元的商机。

2013年Darktrace于剑桥成立,主要由位于伦敦的Invoke Capital投资,包含Dave Palmer在内,共有五位联合创始人。而Darktrace的组成也大有来头,在该公司七百多名员工中,许多人为英国前间谍,这些人不仅仅执行过军情五处的任务,同时也曾参与过部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业务。

除此之外,Darktrace青睐曾工作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 的前情报人员,更准确地说,是曾经任职于“特定入侵移动办公室”部门的黑客们,该部门曾因非法替美国政府监听全球政要一案,而臭名昭著。

Darktrace的成分背景还不只如此,该公司还聘用了许多剑桥大学的顶级数学家,以开发网络安全软件。联合首席执行官妮可.埃根(Nicole Eagan) 曾开玩笑地说:“我们公司混充着神出鬼没的人和怪咖。”

Darktrace CEO Poppy Gustafsson

两位女性首席执行官,带领公司成瞩目独角兽

Darktrace另一个罕见的地方,即该公司的两位首席执行官,都是由女性担任,这在一向由雄性主宰的科技世界里,可说是一项创举。除了妮可以外,另一位女性首席执行官为同样来自Invoke Capital的波比.古斯塔法松(Poppy Gustafsson),波比主要维持该公司的运营和决策执行。

妮可是位超级资优生,她在16岁时即攻读大学,并获得计算机科学和市场营销双学位,并先后任职于华尔街和甲骨文公司。在甲骨文工作多年后,她加入了Invoke Capital,随后掌管了Darktrace,主要负责技术和营销方面的事务。

另一位灵魂人物波比,在全球人才招募短缺的情况下,制定研究生计划,大量试用世界一流大学的研究生,帮助Darktrace解决了人力短缺的困境。波比说:“我们不仅雇佣相关背景的研究生,同时也雇佣语言或哲学的研究生,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更具备好奇心。”

Darktrace CEO Nicole Eagan

事实证明,由两位女性掌管的前情报员聚集处,表现毫不逊色。该公司在创立五年的时间内,估值就达到12.5亿美元,并签署超过4亿美元的合约。尽管该公司拒绝公布收益,但在2020年,该公司即跃升为未来最受瞩目的独角兽之一,市值已增至20亿美元,并正在积极寻求上市。

而波比更是在今年6月受到英国女王的表彰,被任命为大英帝国军官,以感谢她对于英国网络安全的贡献。

Darktrace特殊的体质和惊人的增长,在网络安全的产业发展的历史上,画下一个重大的里程碑。未来Darktrace将持续研发利用人工智能来反击网络攻击本身,实际保护网络安全,以自主反击的方式,应对更强大的网络威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