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汽车掀全球绿金热,电池用矿开采引发环境忧虑

环保意识抬头让电动汽车销量逐年上涨,也带动全球从赤道到北极圈地区掀起一波“绿金”热。全球对制造车用电池的镍矿等矿产的需求遽增,也引发环境人士担忧,要如何在生产对环境友善的电动汽车的同时,也能做到对矿区当地环境友善,这也成为电动汽车大厂与各国政府无法回避的课题。

电动汽车电池靠它干净镍矿却难寻

去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已达210万辆,在2011年,这个数字不过3万辆,即便今年因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对生产链造成动荡,以及对经济的冲击影响到需求量,预估销量会下滑近2成。与此同时,近来看到越多国家与地方政府相继提出,要在未来10至15年禁售新出厂的汽油车,作为应对空气污染和气候危机的努力,可以想见,电动汽车最热销的时刻还未到来。

英国政府18日宣布,为了力拼在2050年前完成净零碳排,要提前5年,在2030年就禁售新的汽、柴油车;在之前,美国加州政府9月底宣布,禁售新燃油车的政策将在2035年上路。

不过,电动汽车大厂已经感受到车用电池所需的矿物吃紧,其中最重要的一项矿物则是镍矿,必须依赖它才能让电池的性能大幅增加。

美国电动汽车大厂特斯拉(Tesla)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今年中就曾发起“英雄令”,透露若有公司能以有效且环保的方式开采这项关键原料,特斯拉会立刻下“庞大”订单。

可见,要同时获得足够镍矿产量与达到环境标准,着实让电动汽车制造企业大为头痛。

印尼禁镍矿出口中资涌入投资

同时,特斯拉很快对全球最大镍生产国印尼伸出手,印尼政府也积极回应。

印尼10月5日在全国激烈抗议中通过备受争议的“综合性创造就业法案”(Omnibus Law),政府称为了加速走出疫情带来的经济寒冬,需要改革投资环境,松绑劳动与环境等法规,以吸引投资。

无独有偶,路透社在该法通过的当天报道,印尼资深官员证实,特斯拉在先前接触印尼政府,计划在印尼设置完整的电池工厂。海洋事务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Luhut Binsar Panjaitan)对此合作项目表示,若特斯拉在印尼投资并创建电池厂,将会确保镍矿储量足供开发使用。

路透社13日跟进报道,印尼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已指定卢胡特率领团队,前往美国推广综合性创造就业法案,期间也会和马斯克碰面。

然而,运动人士担忧,未来对镍矿激增的需求,将让环境面临不可回复的伤害。同时,印尼矿业有越来越依赖中资投资的趋势,也引发关注。

镍矿产量占全球近3成的印尼,去年底突然宣布禁止镍矿出口,目的是要发展冶炼等产业链,不再出口附加价值低的原物料。而受这项出口禁令冲击最大的便是全球第一镍矿消费国中国,因此,可以看到有更多中资公司直接到印尼,与当地公司合资开采与冶炼镍矿。

在先前,就传出中国青山控股与印尼哈里达集团(Harita Group)在印尼合资的矿业公司向政府请求,要把大批矿渣倒入海中。如此一来,恐破坏印尼拥有丰富珊瑚礁的海洋生态。而在受到环境团体的压力后,哈里达集团在10月初表示,已经撤回这项请求。

线上媒体中外对话(China Dialogue)报道,印尼东部大岛苏拉威西岛(Sulawesi)中苏拉威西省莫罗瓦利县(Morowali)便是在青山控股进驻后,成为镍矿生产重地。

加拿大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学者亚利安多(Arianto Sangadji)便见证了当地的镍矿矿采与冶炼活动,自2018年来迅猛增加。他表示,当地的冶炼厂皆为燃煤,而“电动汽车是为了达到零碳排,不过,要是你看到当地的情形,现实非常不一样。”

芬兰拥欧洲最大车用电池用矿望与亚洲抗衡

再把眼光往高纬度地区移动,在芬兰崎岖的Terrafame矿区,一排排载着矿石的卡车纵横交错,这里距离北极圈约300公里,是欧洲用于制造电动汽车电池的镍矿的最大来源。

车用电池矿物生产在亚洲增长最为快速,不过,欧洲自然也不想错过这波利润可观的绿金热,其中最积极和亚洲市场拼搏的便是芬兰。

法新社报道,富藏车用电池必须矿物──钴、锂和镍的芬兰已宣布,今年将为电池行业提供3亿欧元(约3.53亿美元)的刺激资金,以及制定“电池战略”,希望吸引投资,创造一个从矿物开采到电池制造的增值产业链。

芬兰政府的野心同样也引来环境人士关注,害怕在扩大开矿之下,会破坏当地脆弱的环境生态。地广人稀的芬兰有大片原始林、澄净的大型湖泊,这也是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环境运动人士兰基宁(Antti Lankinen)指出,要生产这些矿物,“没有任何对环境友善的方法”。同时,采矿过程中产生的废弃岩石若未好好储放,接触到雨水后,会把其中的酸性物质带至河流中污染水质。

而这在先前已经发生过,Terrafame矿区在2012年就发生有毒金属外流至当地河流的生态浩劫,让当时拥有该矿区的前业主因此吃上官司。Terrafame现在的企业则表示,自5年前买下该矿区后,没有发生过环境问题,即便有“环境影响”,但皆符合规定。

同时,协助芬兰政府制定“电池战略”的芬兰地质调查中心(Geological Survey of Finland GTK)主任尼卡宁(Mika Nykanen)表示,该国的电池发展计划致力于永续发展,并会符合芬兰的气候政策目标。而芬兰使用的开采方式,比起其他传统方法,要降低6成的碳足迹。

现在,芬兰的开矿热遍及全国,在其他地区,也可看到反对矿区扩张的环境运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包括北极圈内的拉普兰(Lapland)地区和芬兰最大湖塞马湖(Saimaa lake)。

保育人士明克(Miisa Mink)说,在塞马湖这个欧洲第四大的淡水生态系统统进行矿物开采并不合适。但自今年5月以来,已经看到4个可能的开采计划通过许可。他沉重警示,“没错,我们是会有电动汽车,但如果不小心,我们将不会再有干净的水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