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两大关键战役,反转英特尔独霸地位

苹果(Apple)于11月10日发布了最新一代的Mac系列产品,虽然对一般消费大众而言,看起来只是属于苹果每年惯例的产品发布会,但实际上却有天翻地复的不同。

首先,Mac的核心不再采用英特尔(Intel)的处理器,而是改用自有设计,基于ARM(Arm)架构的M1处理器。这是自15年前换架构之后,苹果的再次移情别恋,当初被抛弃的是基于RISC核心的PowerPC架构,这次被抛弃的是英特尔的X86架构。

其次,根据苹果公布的测试数据,基于ARM架构的M1性能,已经正式超越英特尔的高端i9处理器;未来英特尔处理器的命运可能就如当年的PowerPC架构一样,慢慢被市场淘汰?毕竟当初PowerPC被苹果抛弃之后,其产业地位就一直走下坡。

事实上,苹果在其Mac转换平台的布局已经非常多年,早在最初苹果推出第一颗自行设计的苹果处理器时,就已经慢慢在鸭子滑水,而ARM更是推动这场变局的最大动力。

谈到ARM在这场处理器市场变革中扮演的角色时,ARM台湾区总裁曾志光(见首图)表示,过去ARM的架构一向在包含手机或者各种嵌入式产品中,占据绝大多数的市场空间,但是在PC或服务器市场领域,却总是难以打进关键客户,“这次能顺利取代X86架构平台,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变化”。

ARM多年前就曾与微软合作推出Windows RT计划,就是想要在PC市场取代英特尔或超微在内的X86处理器,该计划使用了当时最强的英伟达(NVIDIA)Tegra 3芯片;但即使Tegra 3以当时移动处理器的标准来看已经是很强大的产品,还是远不如同时期的英特尔芯片,最后惨遭滑铁卢。

曾志光表示,当初ARM的构想,就是在PC上实现由软件来定义设备的概念,但因为当初整个生态环境还没准备好,许多Windows用户习惯的应用都还只有传统桌面版,不愿意转移到新的平台上,因此消费者也没有办法完全转移到Windows RT设备上,导致失败的结果。

但ARM仍持续耕耘,不只是在Windows平台推动,也和苹果持续推动平台转换计划。

而苹果最初虽也野心勃勃,但不敢像微软一样冒进。虽然利用ARM架构打造出自己的应用处理器,但并不急于把这个架构推向自家所有产品。

往后数年,业界惊艳于苹果移动芯片的高性能表现,纷纷猜想苹果不久后肯定也要在PC市场使用自有架构取代英特尔;苹果却一再地否认,仍持续使用英特尔产品,但台面下不断累计自家芯片的设计经验,并提升性能表现,直到2020年才一举爆发。

苹果在今年提出以自有的芯片取代英特尔,是一次到位,关键在于,在苹果系统上,已经实现完全一致的应用程序执行环境,其PC操作系统OSX以及移动操作系统iOS,在很多应用层面都已经完全打通,应用也都可以互通,不存在平台的差异。

曾志光强调,ARM在很多平台上也已经看到这个趋势,他认为,苹果将平台转换成ARM架构,只是ARM实现其规划的第一步而已,后续还可以看到更多的成果逐渐展现。

比如说,Google在Chrome系统和Android系统的互通,而微软Windows也已经完成其针对ARM架构应用执行层的开发,以后现有的应用都可以在ARM架构处理器上执行,这些事件都会更加扩大ARM架构的应用广度。

最强超级计算机,也用ARM架构

另一个关键战役,则是在富士通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Fugaku中采用ARM架构,成为ARM另一个逐步实现市场地位反转的证明。曾志光透露,ARM的高性能运算规划与其PC市场版图规划大约同时成立,但一开始同样都没有获得成功。

ARM在超级运算领域花了整整8年的时间,构建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统,只要向客户证明ARM架构也拥有像英特尔这种传统超级计算机架构一样的生态支持能力,那么也能够在各种方面、各种场景,都说服客户采用该架构。前面提到苹果的M1芯片在PC领域超越英特尔,但事实上苹果不只满足于PC市场,未来也会把ARM架构推往高性能运算领域。

最后,当提到ARM是否会彻底取代英特尔时,曾志光仍强调,虽然在市场经营过程中,ARM与英特尔曾有不少的冲突或竞争,但英特尔仍是ARM合作最紧密的客户之一。ARM希望把市场大饼做更大,让更多人可以参与,共同获利。目前ARM在PC与服务器市场也还只是阶段性的成果,未来还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