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越来越便宜,欧洲电价却没有跟进是为哪桩?

可再生能源成本越来越低,在资源较佳地区,甚至已经出现比燃煤发电还要便宜的情况,那么最早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欧洲,是不是电价越来越低,享受“先知”的好处呢?主动的来想应该会是如此,但很不幸的事与愿违。

事实上,欧洲发展绿色能源主要国家的平均批发基载电价,普遍来说不但没有下降,反而上涨了,使得整个欧盟自2015年第四季到2018年第四季之间,平均批发电价上涨了每度电0.02欧元,这实在相当违反主动,因为可再生能源的均化价格成本正快速下降,而可再生能源在西欧、北欧各国占总用电比例则快速上升,自2015年第四季到2018年第四季,可再生能源占总用电比例从28.8%提升到32.1%。

价格降低的电力来源占比又上升,主动来说,应该总体电价要反映成本下降才对啊?何况在北德等地区,过剩风能还常常造成批发电价变成负数,怎会没能拉低平均电价呢?

其实这也并不那么意外,有几个基本数学因素,首先,可再生能源占总用电比例虽然提升,但也只不到三分之一,因此不是主要决定价格的因素,当欧洲积极减碳的同时,关闭燃煤发电,由燃气发电替代,于是火力发电的成本就相对上升了。

其次,正式由于欧洲是部署可再生能源的先锋,有大量可再生能源是在成本高的时候构建的,仍享受当时高额批量购买电价补贴,就算新设的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这些老计划还是一样贵,因此总体成本没能下降多少。

另一方面,新设风能与太阳能的均化成本虽然下降,但是可再生能源不具备调控性,为了配合可再生能源,以燃气发电来调控,维持电网的供需平衡,而电价决定于“最后一度电”,就如同最新一笔交易决定股价。也就是说,用来完成平衡的燃气发电,其价格决定了批发电价。因此,可再生能源的均化成本下降,除了北德与周边区域特定时间风能过剩的特殊情况以外,大部分时候并未能反映在批发电价上。

放眼中长期发展,电价会逐渐反映成本?

然而,风能过剩的特殊情况,却会为电力公司带来亏损,为了弥补亏损,就把成本分散转嫁到平时的电力上,其结果是,整体加总起来时,风能过剩的负批发电价,并未能拉低平均值。

即使目前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尚未能反映到批发电价以及消费者的零售电价上,但是随着老旧高补贴高成本计划逐渐期满,政府政策渐渐放手,绿色能源的推动改由自由市场经济因素运行,而非政府的推手,如此中长期发展下来,终究电价会逐渐反映成本吧?

这也未必,要视整体电网规划。若是只是粗暴的以大量可再生能源取代火力发电,而并未发展能源存储与智能电网等提升调度能力的技术,由于可再生能源的容量因素大约为三分之一左右,也就是为了完成实际上同样的发电量,发电容量必须规划3倍,一旦气候条件良好时全额发电,传输的压力也是3倍,一旦气候条件不佳,又要从其他地区调度电力弥补,导致电网传输容量需求大增。

若没有相对应的电网传输容量建设,就会造成局部电力过剩的情况,而为了兴建这些基础建设,又会增加成本。然而,这个问题可通过智能电网提升调度能力,策略性的布置能源存储,化解需大量转移电力的窘境,而免除必须兴建大容量传输基础设施的高额成本。

在这样的发展下,最终电价还是应该能反映成本的下降,不过,在目前,唯一有反映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而电价下跌的欧洲国家,大概仅有西班牙。

当电价真的下降,又将带来另一个挑战,那就是,当各国补贴结束,连电价本身都下跌,可再生能源计划该如何取得营收获利?当获利不再丰厚,资本市场投入的意愿会降低,使得可再生能源的资金成本增加。如今可再生能源的硬件成本已经下降到占总成本比例越来越少,资金成本提高,将意味着可再生能源总成本无法继续下降,甚至会上升。

重重关卡下,在可见的未来,即使可再生能源成本目前仍在快速下降,但电力价格并不容易跟着快速下跌,市场终究会完成平衡。即使在较远的未来,各国终究完成百分之百绿色能源,导致“零边际成本”的时代来临,电力本身变得不要钱,但也不代表用电免费,因为电力公司将从出售每度电的现有商业模式,改为收取电力系统支持服务费用,终究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

(首图来源:pixab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