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受创轻微,2020年澳洲钴矿产量预估将年增4%

《MINING.COM》11月13日报道,惠誉集团旗下信用市场数据、分析工具和风险服务供应商惠誉解决方案(Fitch Solutions)报告表示,2020年澳洲钴矿产量预估将年增4%,因该部门在疫情其中的受创轻微。今年上半年,嘉能可(Glencore)旗下位于西澳省的穆里穆里镍钴矿(Murrin Murrin)的钴产量年增14%至1,600吨。该矿去年钴产量3,400吨,占澳洲总产量的三分之二比重。

惠誉报告预估,2021-2029年,澳洲钴产量有望年均增长5.3%,较2010-2020年期间年均增长2.4%的增速大幅提高一倍以上,主要因为澳洲的钴储量丰富,以及生产商的项目持续投产的影响。澳洲是第三大的钴生产国,仅次于刚果民主共和国与俄罗斯,储量更位居全球第二,这使得澳洲的钴产业具备长远发展的潜力。

惠誉指出,虽然刚果民主共和国是全球最大的钴储量国,储量占全球的七成比重,但生产商在该国的经营风险要高上许多,该国在惠誉的矿业风险报酬指数其中排名全球第51名,而澳洲则是排名全球第三。

澳洲工业部报告表示,今年第二季,澳洲镍钴矿的探勘支出年减27%至4,200万美元,主要是受到价格下跌的影响。报告表示,钴需求长期增长的一个主要担忧来自于电动汽车电池的发展,中国已经有生产商宣称在不使用钴的电动汽车电池开发上取得进展,并且有更多生产商正从镍钴锰(NCM)与镍钴铝(NCA)的锂电池转向磷酸锂铁(LFP)的锂电池,因后者的成本更低。

目前,电动汽车多使用高能量密度的NCM或NCA,LFP目前的应用市场只以电动巴士或电动卡车为主。LFP锂电池在回收处理方面也更为简单而具有优势,只需要处理锂的回收即可,反观NCM与NCA锂电池则更主要着重于高价值金属钴与镍的回收。

普氏能源信息报道,中国去年将电动汽车补贴减半之后,更加促进了成本较低的磷酸锂铁锂电池的应用与发展,即使是在高能量密度的电动汽车上,特斯拉(Tesla, Inc.)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2019年9月也已经明白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未来在电池里面不使用钴。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磷酸锂铁锂电池的前景可能只局限于中国市场较低里程的城市电动汽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