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纬创相中的iKala,如何携制造大厂拼软硬集成目标?

“其实我当初创业,就是想做一间跟Google一样了不起的公司,”iKala共同创办人暨首席执行官程世嘉(Sega Cheng)坦言,台湾网络业在iKala创立的当年(2012)还是一片贫脊,尚没有独角兽企业的概念,虽然因电商崛起,许多新时代创企业开始浮出台面,但是距离国际化还有很长的距离。

当年,离开Google工作的程世嘉并没有马上投入熟悉的AI领域,他坦言:“我在2005年进了斯坦福大学后开始做无人车研究,但实际投入创业时,我明确地知道AI落地到大众生活还没有发生。”因此,iKala成立之初先是专注于2C的线上影音、K歌与直播技术开发,直至2015年才因企业上云需求浮现,而将业务延伸至AI场景。

程世嘉提到,云计算跟AI技术一直以来紧密相连,2015年之后,iKala看到人工智能发展的契机,因此投入技术研发,历经两年的时间,才真正能进入到落地实践与产业深化的阶段,“大家都在拼这最后一里路,”他认为,人工智能是极端的产业,大多数的开发者必须花费99%的时间只为解决最后1%的问题,以无人车为例,十多年以来研究者潜心钻研只为符合安全至上(safety-critical)原则,但“安全性”却仍是无人车至今无法落地的关键。

因看见技术与产业界、社会生活的差距和藩篱,iKala于2017年确立企业使命:期待自己能扮演使人类与AI无缝接轨的角色

技术出生的“人本主义者”,程世嘉望通过创业打造“以人为本的AI产业”

针对“人类为什么发展AI”这项提问,程世嘉认为,绝大数人对AI的想法皆能分为以下两类:第一,取代人力;第二,增加人类的能力,而iKala更相信的是后者。

“虽然我是技术人出身,但我绝不是科技本位主义者,”科技既不是罪恶的源头,也非一切的解答,程世嘉呼吁,要更务实的去看待人工智能的发展,毕竟没有任何一项技术的发现或发明是为了消弭人类存在的价值。

针对“人类为什么发展AI”这项提问,程世嘉认为,绝大数人对AI的想法皆能分为以下两类:第一,取代人力;第二,增加人类的能力,而iKala更相信的是后者。

人本AI是iKala多年来坚持倡议的企业使命,技术“真实地”落地是程世嘉在乎的重要议题,有鉴于此,iKala选择切入产业时,多半会从“人本”以及“AI如何为既有产业“赋能””的角度切入

“我认为,目前AI最成功落地的场景有两个:第一是社群网站、第二是广告产业,”程世嘉解释,社群媒体在短短的十年间几乎掌握了所有网络用户的眼球,传统广告营销方法愈趋式微,渠道端的获客成本也日渐高涨,这使得精准营销的重要性获得重视。

当越来越多企业投入数据搜集与处理,这些消费轨迹与行为数据便能轻易的被运用于营销与关注,因此AI切入营销科技,远比涉及到从硬件端接收信息的场景来得容易许多。

但这也使得竞争愈趋激烈,“营销、广告科技的发展已经到浮滥的地步了,”程世嘉提到,紧接而来的是网红营销的崛起,在iKala之前鲜少有人将网红信息量化、数据化,“即便到现在,大部分人谈网红营销的时候,还是不晓得要给对方多少钱,”但对于广告主来说,他们必须得通过网红公开表现、粉丝反应等分析,来作为预算拟定跟选择合作对象的依据。

近年来广告投放载体的转移,促使iKala开发KOL Radar AI网红营销解决方案专家,提供关键字比对网红数据、优化网红营销成效的工具。

“大家都在等广告的交叉点出现,”程世嘉预期,接下来,Google和Facebook也会发现传统数字广告版位已造成多数大众反感,致使广告效益降低、消费者点击意愿锐减,而广告主的成本急剧攀升,“所以大家开始寻找更有效的渠道,网红、对话式商务会是关键,”程世嘉指出,广告界的典范转移正在发生,预算分配结构也将会重组,而iKala将有机会掌握下一个区段的广告营销趋势,将服务推及到全亚洲市场。

纬创投资入股,是硬件和打开未来“软硬集成”的策略合作

今年八月,iKala宣布完成由纬创领头的1,700万美元B轮融资,针对纬创这次入股,程世嘉坦言双方都将目光放在长远的策略合作,并提到:“我们和纬创的结合是着眼在软硬集成。”

台湾软、硬件产业一直以来都少有对话机会,过去几十年,软件工程师及创企业与长期于芯片大厂工作的工程师之间一直有明显的隔阂,思维的迥异使得双方鲜少合作,iKala期待通过此次策略性结盟打开台湾软、硬件人才之间的对话与配合,“软硬集成讲了十几二十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程世嘉认为,AI发展从云计算逐渐走到地端是指标性的改变,代表着AIoT设备将开始大举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硬件和电子制造业是台湾的底气,也是独一无二的优势,软硬集成应该开始,我们跟纬创结合的意义在这里。iKala共同创办人暨首席执行官程世嘉(Sega Cheng)

程世嘉表示,会说现在是软硬集成最好的时机,有三点值得分享的因素:

首先,台湾硬件产业发展至今,毛利越来越低,使得大厂们正卖力寻找高毛利业务,此时自然而然地会把目光放在软件产业上,当他们愿意把资源共享出来,并且进行风险投资,这对软件企业而言是件好事,也会是互相交流的契机。

第二,人才投入软件产业的机会成本在近年来大幅降低,过去二十年来,台湾高端人才多被锁在电子及芯片大厂,不太出来创业,但由于创业门槛变低,软件与网络业相对而言毛利较高,甚至于人才逐渐从大厂中解放出来,市场中的资金开始集中于这群人身上,带有硬件思维的软件创业家,很有可能是突破双方藩篱的关键。

“最重要的是,AI技术的普及加大了软硬集成发生的可能性,”程世嘉说,以往人们多半认为,软件技术、数据库技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人工智能发展至今,已形成非常开放的社群,任何一种AI技术皆能在论文发布后快速的扩散,不久之内便能出现相同技术、落地商转的案例,技术通过开源社群愈加普及,使更多软件技术应用可与硬件结合,发挥粽效。

iKala期待通过此次策略性结盟打开台湾软、硬件人才之间的对话与配合。

以工业革命比喻AI普及化过程,程世嘉:希望世界有iKala,把痛苦降到最低

我觉得创业九年,我的视野只有更大,没有变小,”程世嘉分享,刚开始创业时,他也曾悲观地认为,台湾大概只剩下两种东西:一是很贵的房子、二是便宜好吃的小吃,其余剩下的全是痛苦,以及年轻人的挣扎与未来的不确定性。“当时是以非常台湾的角度去,我想改变台湾的产业和现状,但现在不同了,开始有更大的目标,”程世嘉说,九年以来,iKala走向立足台湾、放眼世界的路。

2017年决定进入东南亚市场,除了看准对话式商务发展的机会之外,程世嘉也认为东南亚在美国与中国眼中都是相对小的经济体,因此绝大部分的公司都会选择将亚洲总部设于新加坡,间接进入东南亚市场,但iKala想的是深入这些地区长久经营。

他表示,把台湾人留在家乡做全世界的生意,跟过去硬件产业在全世界走跳时的策略是相同的,这些隐形冠军可作为全球供应链不可或缺的上游,但却缺乏品牌,“我们这一代人不同,我们能找到一个模式,带着过去这些隐形英雄的优势,以自有品牌抢攻全球市场,”程世嘉说。

谈到AI技术的未来与人工智能全面普及化后的世界,程世嘉很有自己一套见解,他认为,工业革命给了我们对于新技术进入人类生活的一大警示,“蒸汽技术刚出现在,工匠工作被取代导致大规模失业,那一代人既没有活得足够久看到人类繁荣的到来,也没有享受技术所带来的便利,这是进步所造成的必然过程,”从蒸汽革命到后来的电器化,人类花费将近三十年的时间才全面转型成功,期间牺牲了不少人过去赖以为生的生存与生活模式,AI也将迎来这样的过程。

“即便到了2020,AI技术已经很完整了,但距离全面融入人类社会还有很大的距离,”程世嘉相信,AI普及势必会遇上与工业革命时相同的挣扎与痛苦,“但,我希望世界有了iKala这样一家公司,把这样的痛苦降到最低,价值放大到最大,而且所需时间可以缩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