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貂身上发现变异新冠病毒可传人,丹麦专家忧对未来疫苗效用产生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在欧美忙着防堵第二波疫情同时,丹麦却传出在养殖水貂体内发现新冠病毒(Sars-Cov-2)出现一种突变株已传染到人体,一些专家担心若突变株感染蔓延,或对未来疫苗效用产生影响。

据了解,由于在水貂内新发现的突变株已经感染了12人,丹麦政府几天前宣布将宰杀1,700万只养殖水貂,此举也震惊世界,因为这无疑等于摧毁丹麦整个貂皮产业。

其实在发现突变病毒初期,丹麦专家已经采取适当措施尝试检测并控制感染,预估爆发将能被控制住,然而因为已有一些人感染变异病毒,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SSI)仍旧将水貂视为潜在的公卫危机,才采取这种激进的选择。

疫苗专家、SSI传染病主任Kåre Mølbak解释,这种突变病毒与其他病毒有很大不同,最糟糕的情况,是在丹麦掀起一场新的大流行。

虽然还不知道变异新冠病毒是否很容易传染给人类,但丹麦的12名感染者似乎给了担心的理由,雷丁大学病毒学家Ian Jones解释,病毒必须适应动物体内环境才能进入细胞,为了做到这点它会修饰突刺蛋白,而这也是突变病毒可能造成另一场危机的原因。一旦改变了突刺蛋白的突变病毒随后传回人体内,或许会使针对“原版”突刺蛋白病毒设计的疫苗不起作用。

但哥本哈根大学病毒学家Allan Randrup Thomasen强调,丹麦并没有在成为“下一个武汉”的边缘,只是仍存在风险,如果突变病毒持续发展,现在开发的疫苗有可能变得无关紧要。

“所以我们需要排除突变,这是相当认真的事”。

由于研究人员尚未完全详细描述突变,各国专家还未获得突变病毒的基因测序,但是丹麦已经在5日向开放数据库中上传了500个基因串行,预计后续也将持续更新。

只是尽管许多科学家认为新病毒株具有大流行风险,一些专家也认为,这种担忧可能被夸大了,单个突变可能没有那么危险,而且发现的相当迅速,通常直到广泛传播后才发现这些东西,像是至今仍不清楚起源的新冠病毒。

关注突变是确保疫苗起作用的关键步骤,在这种情况下,研究人员可能比具大流行潜力的病原体领先一步。

(首图来源:shuttersto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