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FedEx都加入,“退货”竟也藏有庞大商机?

随着年末购物季将至,除了零售渠道外,各大物流企业也开始摩拳擦掌等着大显神通,看准了购物季后迎面而来的退货潮,FedEx上(10)月20日宣布与退货解决方案供应商Happy Returns合作,在超过2,000个FedEx Office实体据点内,让消费者上门退货,并当场退款。

全球最大货运企业联邦快递(FedEx)20日宣布与创业公司Happy Returns创建合作关系,将在超过2,000个FedEx办事处内设立商品退货据点,共同参与计划的零售企业包括Rothy’s、Everlane、Untuckit、Revolve、Steve Madden和Draper James等150家。自10月底开始,消费者仅需在线上发起退货需求,并出示手机上的QR code,无需装箱或其他任何包装,至服务据点即可退货并立即取得退款。

Happy Returns成立于2015年,旨在让消费者于传统零售商店、购物中心、校园书店和办公大楼等指定地点以无包装的形式退货。而今年来受到疫情的影响,许多实体退货据点接连关闭,有了与FedEx的合作关系,Happy Returns的退货点大幅增加,使该公司每月处理的退货数量将增至100万份。

退货服务潮来袭,亚马逊也抢进

目前,亚马逊已允许用户于UPS、Kohl’s及Whole Foods等实体据点,在无装箱的情况下退货。Happy Returns共同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David Sobie指出,“亚马逊正在训练消费者,“退货”就是这个样子。”他认为,这种退货模式已逐渐成为电子商务的一波新赌注,就像5年前,“免运”成为电商的赌注一样。

David Sobie表示,与FedEx完成合作后,Happy Returns将在美国境内提供2,600个免费退货据点,成为全美仅次于亚马逊的第二大退货网络,目前雅马逊约有7,500个退货据点。事实上,嗅到“退货”新商机的不仅有上述企业,办公用品连锁店史泰博(Staples)自今年1月起与退货和逆向物流技术公司Optoro合作,采取了与亚马逊及Happy Returns类似的措举,将旗下1,000多家Staples商店作为其他线上商店的实体退货地点。

David Sobie的目标是通过Happy Returns的技术将多家电商的退货商品汇总成单批货物,从而使退货的成本降低至少10%。由于线上购物的退货率高达30%,相当于实体门店退货率的三倍,因此这对于零售企业来说可省下一笔相当可观的成本。Happy Returns目前的物流伙伴除了FedEx外,还有DHL及UPS等。

无箱退货,省成本又爱地球

消费者退货的商品将集中至Happy Returns的两个处理中心之一进行分类及装箱。根据Happy Returns于2018年委托Yorke Engineering进行的环境影响研究,无箱退货可使每件退回商品的碳排放量减少0.12磅。

Happy Returns采用可重复利用的提箱收纳消费者的退货商品。

FedEx与Happy Returns的合作关系于年末购物旺季前完成,类似于FedEx去年与美国连锁药店Walgreens的合作模式,也是专注于退货流程。《Retail Dive》分析,今年来,对于逆向物流解决方案及技术的需求可说是迫在眉睫,毕竟由于疫情的缘故,许多实体门店接连关闭,同时也阻绝了退货信道,使得今年6月的退货数量几乎与年末购物季结束后的1月一样多。

将Happy Returns的逆向物流技术与FedEx Office的实体举点加以结合,有效减少了独立创建退货网络所需的巨额成本。此外。Happy Returns采用可重复使用的提袋包装商品,从而减少纸箱浪费并降低运输过程的碳排放。在疫情期间,许多零售门店关闭甚至于无法处理退货,有效的逆向物流计划将使企业即使在封锁情况下也能保持股物流通,防止封闭期间积压的退货商品待解封时会如洪水一般涌入。

尽管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的干扰,但Happy Returns仍持续增长,光是今年第二季的添加客户就超越2019年全年,此外,Happy Returns也持续增加新的合作店家伙伴,包括DressBarn、Avenue及World Market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