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与拜登眼中的能源之路,影响美国未来石油与再生能源布局

2020美国总统大选正如火如荼开票中,选后对美国能源布局有什么影响呢?至少川普与拜登在能源议题上相互迥异,美国总统川普2017年上任后积极“救石化产业”,设立燃煤、石油补助与开放石油、天然气开采,为的就是能源独立;而拜登(Joe Biden)则吁重视气候变迁与重视再生能源,已提出2万亿美元的绿色新政。

川普执政期间,不仅放宽甲烷法规、并开放在海上和北极地区进行钻探,石油产量已超过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其中包括柴油、航空煤油和汽油等精炼产品,也成为石油的净出口国。

美国石油产量也在今年达到了日产1,310万桶高峰,虽然期间也因为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冲击、全球经济影响,石油需求下降。据美国政府数据,美国石油产量曾一度跌到每日1,000万桶以下,但过去4周又再回升至每日1,060万桶。

这主要也是在2010年之后,水力压裂(Fracking/Hydraulic Fracturing)、水平钻井等技术的发展,页岩气所占的比重已超过20%,技术成熟也让开采成本逐渐下滑,刺激美国油气产量双双增长。川普更在今年10月底签署保护水力压裂和石油天然气产业的行政命令。

川普与拜登在水力压裂技术方面颇有冲突,虽然拜登曾在辩论会多次提到将来会禁止水力压裂法,但最后也因选情走谨慎路线,表示不会禁止水力压裂,认为这些是过去石油和天然气厂商可的努力结果,不会禁止在德州、宾州、奥克拉荷马州、俄亥俄州等油气生产重心的进行水力压裂。

页岩气的开采需要水力压裂法,通过掺入水、沙子和化学物质的高压混合物将岩石层压裂,进而释放出天然气,但不少人担忧这项技术将污染水源、威胁当地生态环境和居民身体健康,只是虽然大多美国人忧心环境、气候变迁,但也是有许多人的生计攸关石化产业。分析师指出,虽然拜登不会限制生产石油和天然气,但可能会通过限制甲烷排放量来加强产业监督,也会加以限制水力压裂开采。

两人在能源的差别目前主要在于对绿色能源的态度,相较在再生能源、环境议题有许多争议发言的川普,拜登在7月提出2万亿美元的清洁能源计划,提供再生能源税收减免与零碳工业政策等计划,盼提升交通、电力和建筑领域的清洁能源比例,应对气候变迁之虞,也能创造就业机会与建设基础设施,拜登指出,将创造数百万个高薪职位。

川普是石油、燃煤发电的支持者,只是与今年相比,燃煤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还比较受瞩目,当时川普还曾承诺让矿工重返工作,然而就算提供救济与补贴,美国燃煤发电厂还是一间间关闭,发电量逐年下降,2018年与2019年的26.7%、23.6%,在今年上半年滑落到16.9%,3年内发电占比骤降10%,也难怪川普十分重视石油成绩。

彭博能源财经美洲负责人Ethan Zindler表示,2020年竞选活动缺乏对燃煤的关注,这也反映燃煤发电已极不可能“复兴”。随着苹果、Google等全球大企业加入RE100(再生能源倡议计划),连带要求供应链跟进,再生能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企业若采用石油、燃煤发电,也会影响商业与社会声誉。

(首图来源:pixab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