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发“做6给7”日薪抢人,南台湾惊爆缺工潮

“缺工啦!”这是近来多数建筑企业的心声。受到台积电在南科砸下百亿元买地扩厂的影响,台积电为了加快工程进度,不仅给出行情价1到2倍的薪资请人,而且以日薪计价每天现领,甚至还订下做6给7(做6天给7天的薪水)的条件,借以绑住施工人员,确保建厂流程顺利。

营造公会理事长江启靖指出,这其实本来就是台积电建厂时的给薪规格,只要不耽误工程进度,很愿意撒钱;尤其,台积电盖厂属全台等级指标性大案,厂区规模之大,甚至要拆给4家营造厂才吃得下来,可预见4、5年内,建厂脚步也不会停歇。

焊工日薪翻倍明年上万元

然而,不只有台积电,以台积电为首的南科供应链,正兴起一波加码潮。再加上近来台湾重大工程陆续启动、外商扩大在台投资、台商资金回流也拉动设厂需求,甚至连房地产需求也动了起来,这些原因都让早就出现的缺工困境,更雪上加霜。

影响所及,也刺激了与南科同期的工程薪资。一般模板工人,过去的日薪2,000到2,500元,现在涨到3、4,000元。技术含金量高的焊工日薪从3、4,000元,涨到6,000至8,000元;不过,焊工依照技术程度,分为1G到6G,大型工厂设备所需的领有6G执照的焊工因为稀有,工程公司主管大胆预估,明年可能要涨到日薪1万元。

一位曾在大型工程公司担任监工者指出,“现在到就业服务站贴出征求两百个工人,可能来60个,而且几乎不具备工地经验。”内政部长徐国勇也忧心地说,缺工情况的确存在,在南部尤其明显,若不好好处理,恐怕会影响重大工程的进度。

以邻近南科的台南市政府为例,市政府官员指出,公共工程案发包不仅一再流标,有些小型标案甚至已流标6、7次还无法顺利发包;尤其,公共工程受到标案利润限制,营造工地薪资自然被比了下来,例如“亚太国际棒球训练中心”等大型工程案流标了好几次,这几年小型工程如道路、学校、活动中心修缮等招标案,更是如此。

再加上政府2025年非核家园计划中,不管是在岸或离岸风电,都如火如荼展开建设。彰化的彰滨工业区,陆上风电已经开始运转;工程更浩大的是离岸风电,估计到2025年将投入台币1.75万亿元。每座风电基座重达数百吨,必须先在附近工厂组装,恐进一步陷入抢工拉锯战。

目前状态算是“得了胃癌又吃坏肚子”,江启靖形容,缺工问题起码有10年了,受到少子化与低薪的影响,一直是建筑业发展的痛点,现在面临到科技业砸重金抢人,问题自然更显恶化。

公共工程没利润屡屡流标

据建筑局统计资料,2013年起,本劳技术工人数,就已经少于坐办公室的专员;近2年,前者更只剩下投入营造业总人数的4成。劳动部劳动力发展局表示,营造类技能养成约2到6个月,其中焊接技术性高的工种,近10年来,平均每年取得证照人数才200多人,而历年报名设计类等室内工作的人数比重却一直提升。“走一趟工地看看,65岁工人很多”,营造公会总干事陈福田直言,根本招不到年轻人。

此外,江启靖也提醒,除了年轻人不想做,许多公共工程的发包机制,也是招不到工的主要原因。许多政府公共工程都在2、3年前就安排预算,根本赶不上科技厂每回拉高的平均薪资,许多过去专门承包小型工程的承包商,在缺工、缺料的影响下,评估已无利润,干脆放弃公共工程案。光是近期就有彰化县校舍耐震补强工程流标8次、高雄市前镇区治水工程流标5次,及苗栗苑里市场加固、清运首次招标也无人问津而流标。

营造公会建言,除非政府能重整技职体系,否则可考虑韩国、新加坡的政策模式,将本劳训练成督导人员,外劳直接替代基层劳动力。下游承包商不讳言,不少业主可能也想通过喊高工资提升标案价格,但营造业劳动结构的变化的严重性,也已经不容忽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