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起伏是阻力,但适度宣泄也可以是助力

生命每当面对不同境遇时,心中难免生起喜、怒、哀、乐等种种情绪:一番努力后终于有成果时的喜悦,被人误解遭遇冤屈不平时的愤怒,挚亲逝去时的悲痛哀伤,以及好友相聚时的欢乐。人的一生因有各种情感交织而更丰富。但有些人却容易情绪失控被情绪绑架沦为“情绪的奴隶”,究竟人类“情绪”因何而生,又有什么实质功能?

神经传导物质是影响情绪的媒介

经过近200年探索,科学家非常清楚大脑分泌的几种神经传导物质,是使人们感受不同情绪的直接因素,如“多巴胺”就是令人快乐的激素,当人们游戏、比赛获胜时,大脑会分泌较多多巴胺而令人愉快。

情绪如何影响人的行为及竞争力

上述由多巴胺引发的正面情绪记忆,会驱使人们在下一次竞赛争取胜利,对原始人类而言,这意味着获得猎物(食物)及赢得更多有助生存及繁衍后代的资源。因此情绪对人类绝不只是感觉,而是有提升生存竞争力的优势。

又如多数人都喜欢甜食和油炸食物,这些又甜又油的食物会带给我们不可言喻的快乐,在远古时代,补充足够热量是实例继续存活非常重要的条件;在自然界,多数甜的及油腻食物都意味有极高热量,因此原始人类逐渐进化出喜好这两类食物的基因,优先选择摄取热量CP值最高的食物,以确保生存。

负面情绪的正面意义

有些情绪虽然是负面的,其实仍有某种正面意义。曾有位教授因过于焦虑寻求医师治疗,服用医师所开药物后焦虑症状获得前所未有的改善,然而也出现副作用:完全没有动力批改学生作业,办公桌堆满尚未打分数的学生作业。原本适度的焦虑反而是激发人们行动的驱力。

情绪低落(忧郁)可能有哪些好处?例如面对不可能成功的目标时,低落情绪可当成“中止机制”使人避免浪费不必要的能量,因为若坚持目标,很可能白费力气,甚或导致危险情况,稍微缓冲等待有利时机到来再度奋起才更有利。

所有情绪皆有演化意义

有演化学者认为,人类有的任何情绪都有演化意义,在漫长演化过程,焦虑情绪可驱使人类采取某些必要行动而提高生存机会。对毒蛇的恐惧,让人们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以免于被毒蛇咬伤而丧失生命;相反地,没有戒心的人不懂得躲避毒蛇,他被毒蛇攻击丧命的几率一定较高,这样的基因必定会被淘汰。

以上述教授为例,他的焦虑也许正是驱使他批改学生作业的驱力,若非如此,他的工作可能不保。

善用愤怒的力量

愤怒往往起因于令人不悦的事物,且常认定为无济于事的情绪反应。然而有不少例证说明,善于发怒的人其实有许多优势,所谓化悲愤为力量,愤怒本身有某种能量,当人们面临困境时,愤怒能驱使我们突破障碍,完成目标。

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凯拉西‧沙提雅提(Kailash Satyarthi)一生致力于“拯救儿童运动”,他已拯救超过8万名儿童免于奴役,他自己认为能有如此成就,正是源自对印度长久以来奴役儿童陋习的愤怒。此外关于谈判的研究显示,发怒的人能得到对方更多让步,表现愉悦的人反而被要求更多。因此,愤怒可能是谈判过程能助人取得上风的策略。

结语

情绪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刚出生的婴儿就会用哭闹、咯咯笑来表达情绪以满足需求,但在教育及增长环境影响之下,许多人学会压抑、隐藏情绪并视为成熟、高EQ的表现,只是压抑情绪并不能解决问题,过多情绪蓄积在体内没有释放,反而对健康有害。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情绪也是如此,若沉溺于情绪,可能成为情绪的奴隶无法自拔;若能适度表达情绪并善用,则能助人完成目标,享受快乐的人生。

(首图来源:Created by Freepi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