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岸风能大厂沃旭,2021年却主要在陆上发展太阳能

丹麦能源大厂沃旭(Orsted)过去是根源于石油天然气,转型为全球离岸风能的代名词,也为此把旧名改掉,切断与石油天然气的联系,如今沃旭这个名字与离岸风能深深连接,然而沃旭又默默走出下一步,在美国兴建700百万瓦(megawatt)陆上太阳能。适逢风能计划空窗期,2021年沃旭上线完工的计划将以这700百万瓦太阳能为主。

沃旭自30年前于丹麦岸边建设风力发电开始,逐步转型,打造自己成为离岸风能龙头,一手将离岸风能从“大而无当”的昂贵能源,转变为具经济效益的主力能源,离岸风能如今大行其道,沃旭可说居功厥伟。但身为离岸风能龙头,2021年的发展却和风能大相径庭,2021年沃旭所有新建发电场都将在陆地,大多数都是太阳能发电场。

虽然至今为止,沃旭尚未在全球任何国家完成重要的太阳能计划,能源存储也仅在英国有一个计划,现在却大不相同。目前沃旭在美国德州与阿拉巴马州兴建2座大型太阳能发电数组,总计发电容量达700百万瓦,位于西德州的二叠纪能源中心(Permian Energy Center)计划发电容量达460百万瓦,系统包含40百万瓦的电池储能系统,将供电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

这2座计划预定2021年完工,若工期如期完成,2021年沃旭将在一年内一跃成为美国主要太阳能开发商之一,与美国第一太阳能(First Solar)、新世纪能源(NextEra Energy)并驾齐驱。不过,沃旭能否每年维持如此高的太阳能总案量,还需时间考验。沃旭表示,太阳能是全球快速增长的发电方式,因此公司会在区域与技术分散投资,也就是从全面集中离岸风能,改为部分投资太阳能,以分散风险。

太阳能的经济效益将逐渐超过风能?

另一方面,沃旭积极发展能源存储,也与发展太阳能路线相合,沃旭认为以太阳能的发电特性,天生就与能源存储是绝配,太阳能与能源存储双方的组合也能为彼此开创新商机,虽然就近期来说,要默认陆上可再生能源都会搭配能源存储,还有点为时过早,但长期来说,这样叙述可说相当合理。

沃旭原本在美国并未太多着墨,2018年起开始积极通过购并进入美国市场,投注10亿美元,买下离岸风能开发商深海风能(Deepwater Wind)与陆上风能开发商林肯洁净能源(Lincoln Clean Energy),后者也代表沃旭积极进军全球陆上风能市场,但这时沃旭仍主要集中在风能领域。

2019年沃旭的购并策略显现出有改变,自Panasonic买下太阳能及能源存储开发商冠状能源(Coronal Energy),这开始显示沃旭的方针转变,而这样的转变,其实来自市场需求的压力,当采购可再生能源时,客户越来越重视要有多样化选择,太阳能又是如今客户相当有兴趣的领域,只发展风能将有所不足,因此必须买下太阳能开发商。

沃旭所买下的林肯洁净能源也早已开始进入太阳能领域,美国风能开发商涉足太阳能已经是很明显的趋势,而这个趋势进入2020年代预期将继续下去,因为美国陆上风能逐渐进入发展高原期。另一方面当太阳能与风能的美国政策补贴都将到期后,预期太阳能在经济效益上将逐渐超过风能,不论开发成本或产生营收,开发商必须逐利而居。

市场需求自然的往太阳能方向发展

沃旭在欧洲与台湾仍积极推动离岸风能,在美国先前也是风能的先锋,为亚马逊(Amazon)等大企业打造风场,但是许多风场的风力在夜间最强,如今沃旭发现,越来越多客户需要尖峰时段供电的能源,而太阳能的特性即是在中午用电尖峰时刚好是发电尖峰,因此受到市场需求,很自然的往太阳能方向发展。

不过这不代表沃旭很快就要再度转型成为太阳能公司,2021年刚好是沃旭风能计划的空档,导致所有添加计划都是太阳能的奇妙状况,2022年沃旭于北海兴建中、1.3吉瓦总发电容量的角海二号(Hornsea 2)世界最大风场即将完工上线,2023年,美国的各离岸风能计划将成熟,包括纽约州的南叉半岛计划,以及马里兰州的鲣鱼计划(Skipjack)。

沃旭以离岸风能代表厂商身份,大举进入太阳能领域,让人不禁侧目,发展多技术目前尚非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主流趋势,仅最大企业集团进行这样的策略,包括法电(EDF)、伊比德罗拉(Iberdrola),油气大厂壳牌(Shell)、道达尔(Total)等。但陆上风能的价格下降能力已经有限,太阳能却仍有价格下降空间,随着太阳能的经济效益逐渐突显,各大可再生能源巨头加码太阳能,也是可预期的趋势。

(首图来源:沃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