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AI攻击时代开始!五角大厦推行以AI全面取代黑客的IKE机密计划

美国马里兰州米德堡(Fort Meade)联合作战中心(Joint Operations Center)是网络战的圣殿。办公室是2018年激活、占地380,000平方英尺、耗资5.2亿美元综合大楼的一部分,是美国网络作战司令部(US CyberCommand)和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NSA)进行网络战的神经中枢所当地。

3台20英尺高的屏幕安装在窗户下方墙上。大多数情况下,其中两台屏幕每天都会不断秀出来自机密级“IKE计划”的相关消息。虽然这个办公室看起来和标准政府会议厅没什么不同,但IKE代表AI自动化攻击的巨大飞跃式进展。

IKE计划成为美国新兴网络战的大脑

如果说联合作战中心是网络战新时代的具体化身(通过计算机程序代码攻击和防御从坦克到电子邮件服务器等目标的技术),那么IKE就是大脑。它会关注在大屏幕下方计算机作业200名战斗人员的每次击键,并预测个别网络任务的成功几率。它会自动运行一连串程序,吸收信息同时不断调整。

网络战目的在于,不仅能控制敌人的飞机和船舰,且还能通过接管运行这些机器的计算机来瘫痪军事行动,进而避免流血冲突。自从美国和以色列通过名为Stuxnet的恶意软件对伊朗核计划发动恶名昭彰的攻击以来,这个概念就获得进一步发展,攻击从2005年开始曾一度导致铀生产瘫痪。

IKE在2012年一开始时采用不同名称,并于2018年正式推行,提供更快以AI人工智能代替人类的发展机会。这将使美国如何及何时发动网络战的决策越来越依赖计算机。

这么做的最大潜在优势就是可从根本加速攻击速度和防御部署作业,允许以秒为单位的速度行动,而不是以人类黑客相对缓慢的速度行动。问题在于,想测试IKE这类依赖所谓机器学习的AI形式系统很困难,这使它们的动向无从预测。这么杂乱的计算机程序代码可能会意外关闭医院电源,或扰乱商用飞机的空中交通管制系统战场,即使极其聪明的计算机也会为发动的战争带来风险。

但国家间迫切希望加快作战速度的军备竞赛推动下,美军正大力发展旨在减少人类对网络战影响的技术。通过掌握的大量资料,IKE可思考美军能发动的攻击,并确定具体百分比成功率。如果成功率很高,指挥官可能会决定让系统没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继续进行,虽然这程序尚未使用,但以目前技术来看完全可行。

网络战将朝全面AI自主化方向发展

然而Stuxnet事件解释了为什么美国一直对使用网络武器犹豫不决。虽然破坏伊朗铀浓缩的尝试奏效,并炸毁受高度重重保护核设施的离心机,但成功发动攻击的程序代码不知何故从系统外泄,并在互联网流传,结果2010年发现瑕疵的安全研究人员将美国行径公诸于世,导致美国政府制定使用网络武器的方式和时间等严格规定。

不论如何,借由IKE,指挥官能提供决策者一组预测成功几率的数字,乃至另一组计算附带损害风险的数字,例如摧毁可能与攻击目标相连接的民用计算机网络。

尽管IKE是网络战的模范典型,但仅是开端。任何此类战争的自动化都需要大量资料(IKE会负责搜集)来指导A I系统。其他像是“利用自主系统封抗网络对手”(Harnessing Autonomy for Countering Cyberadversary Systems,HACCS)等正在开发的项目计划,便特别设计赋给计算机单方面关闭网络威胁的能力。

虽然IKE尚未转变成完全自主的网络引擎,且核武器也不可能添加到它的黑客工具库,但为计算功能接管更多网络作战决策奠定基础。美军指挥官一直担心落后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且这两个国家都在研发AI网络武器。

五角大厦分别投入2,700万及3,060万美元在今后两年的IKE项目

IKE项目演变自近10年前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DARPA)的“X计划”(Plan X),当时DARPA便定义网络战必须超越“手动”发动战争的方式。五角大厦今年将在IKE项目投入2,700万美元,明年更计划斥资3,060万美元。

如今HACCS成为DAPPA较新的项目计划,试图尝试开发自行搜索特定类型攻击黑客的系统,目前主要锁定会运用大量计算机流量对受害者发动DDoS攻击的僵尸网络。基本上可并入IKE计划,以发动更多网络战项目。

从技术角度来看,困难的部分已经搞定,基本上此软件已有能力自己策划并发动攻击。这可能会导致大规模僵尸网络攻击(这类型攻击通常会使银行网站和其他网站瘫痪)成为过去。但也是一项未经验证的技术,很可能会意外关闭并破坏关键计算机网络。“我们正处于所有AI自动化攻击成为真实的危险中。”参与HACCS项目的Two Six Labs公司负责人Jeff Karrel表示。

(首图来源:shuttersto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