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史上最大收购案!Nvidia砸1.1万亿从软银手中买下Arm,背后打什么算盘?

Nvidia宣布同意以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芯片设计公司Arm,超越2016年软银买下Arm时的320亿美元,缔造半导体史上最大的交易记录。Nvidia在数据中心及智能手机领域的发展有望受益于这笔交易,为当前半导体产业的局势带来新的变革。

Nvidia计划将以215亿美元的股票以及120亿美元的现金从软银手中收购Arm,且向Arm员工提供15亿美元的股票。依照官方声明,倘若Arm达到特定的业绩目标,则会再给予软银最多50亿美元的现金或股票,但整体而言软银持有的Nvidia股份仍少于10%。

Nvidia同意以400亿美元买下Arm,比2016年软银的收购价格高出80亿美元。

对于软银而言,交易价格比当初收购时要高出约80亿美元,但实际获利可能远比账面的价差要少。这些年来软银曾给予Arm不少支持,在人才、技术、研发都有大量投资,然而收购至今Arm依旧仍在亏损其中。

在软银8月公布的4月至6月财报中,Arm营收为492亿日元,较去年同期增长约7%,但亏损也从112亿日元扩大至133亿日元,未能完成软银盈利的期待。Nvdia收购Arm的消息公布后,软银股价相较上周五收盘飙涨近10%。

不计盈亏买下Arm,Nvidia寄望借此发力数据中心业务

尽管亏损连连,Arm却是半导体产业史上,接连两件最大收购案的核心。Arm在半导体产业上的关键地位,才是Nvidia收购着重的焦点。接受《福布斯》采访时,Nvidia首席执行官黄仁勋指出,通过Arm的庞大网络提供Nvidia技术,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黄仁勋表示,Arm是间非常有影响力的企业,与科技领域史上的所有企业都不一样,“我们会将Nvidia领先业界的AI运算技术,与Arm广阔的生态系统相结合。”

黄仁勋希望能通过Arm庞大的网络,让Nvidia技术深入手机、平板、汽车等各个载体之中。

Arm是当今移动芯片的龙头霸主,在手机处理器上拥有高达95%的市场占有率,苹果、三星、高通、华为等企业均采用Arm架构芯片或技术授权。前阵子苹果才宣布Mac将改用自研Arm架构芯片,结束过去15年来与Intel的合作。

苹果前阵子在开发者大会上宣布,Mac将改用自研Arm架构处理器,结束过去15年与Intel的合作。

且Arm架构处理器由于高效、低能耗的优点,也在近年逐渐渗入数据中心市场。从云计算巨头AWS、老牌芯片厂Marvell到服务器芯片创业公司Ampere Computing,都在过去一年内相继发布为数据中心打造的Arm架构处理器。

而Arm涉入或独霸的这些领域,也都是Nvidia当前着眼,或过去未能成功拓展的市场。Nvidia曾试图进军智能手机芯片市场,然而最终在2016年关闭Icera部门后淡出;数据中心则是目前的发展重心,上一季财报中,数据中心业务营收更首度超越游戏,成为主要的营收来源。

黄仁勋也表示,未来他们将优先投资Arm的数据中心业务,加快Arm架构处理器的发展步调。服务器市场近年一直被Intel所把持,去年底时仍拥有约95%的市场占有率。

《纽约时报》指出,黄仁勋曾在上一次的财报会议中表示,“现在的运算单元是一座数据中心。”Nvidia作为一间运算公司,也必须成为数据中心等级的企业。

同时他也透露,希望借由收购Arm,Nvidia的GPU、NPU(网络处理器)能加速进到手机、平板、电视、汽车之中。

除了加速投入Arm数据中心业务以外,Nvidia还承诺会保留Arm目前位于英国的总部,并在那里创建新的AI研究机构,提供机器人技术与自动化实验的场所。

投资严重亏损,软银出售Arm急套现

2016年,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曾说,Arm将为物联网技术带来典范转移,“这是过去10年里,我一直非常欣赏的公司,希望它能够加入软银。”

然而过去一年来,软银遭遇史上最大的危机,先是WeWork的上市计划滑铁卢,不仅投资大幅缩水,还拿出超过百亿美元抢救这只濒临破产的独角兽。紧接着,今年爆发的新冠状病毒(COVID 19,俗称新冠肺炎)让软银陷入更深的泥沼之中。

软银过去一年遭遇严重亏损,不得不大举抛售资产,而亏损连连的Arm也成为了套现目标。

为了回稳股价及投资者信心,软银这半年来大举回购股票,并抛售资产增加现金,在出售约65%的T Mobile持股之后,连年亏损的Arm也成为软银套现的目标,并在上次财报会议透露出售或IPO的打算。

在愿景基金一期价值严重缩水、二期基金投资者兴致索然的此刻,筹集现金已成为软银的当务之急。

承诺维持Arm中立性,黄仁勋:我们没有理由赶客

不过,由于Arm的客户几乎遍布整个科技产业,包括苹果、高通、亚马逊等大厂都严重依赖其架构,这次收购是否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整个科技产业也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也因为Nvidia与Arm的联姻牵扯范围如此之大,预估需要经过政府18个月的审核才能完成收购,并且需要受到美国、中国、欧盟、英国的核准。

黄仁勋表示,他很喜欢Arm的商业模式,且才重金买下这家公司,没有任何理由做出可能赶跑客户的事。

虽然Nvidia与Arm在业务上没有直接竞争,这次收购可能较无垄断嫌疑,但业界忧心当半导体领域上游的关键企业受到把持,可能会给予Nvidia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进而引发企业间的冲突。

但黄仁勋挂保证,至少短期内他们会维持Arm的中立性,声称很喜欢Arm的商业模式,并希望能进一步扩大客户范畴。对于苹果等客户可能因此流失的担忧,他强调Nvidia才重金买下Arm,没有任何理由赶跑客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