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设计界一代拳王蔡明介,带领联发科几经低潮的舵手

从4G手机芯片的失败振起,再到当前5G手机芯片的开疆辟土,IC设计大厂联发科近来的表现的确令人刮目相看。也因为在营收上屡创记录,使得联发科的股价在2020年7月27日之际,股价站上新台币763元的18年新高,距离历史高点783元也仅一步之遥。而对于股价曾经一度滑落到不到200元的一代股王联发科来说,能够在波涛中几次的浮沉后仍沉稳前进,身为重要舵手的董事长蔡明介绝对是这最重要的关键。

屏东乡下小孩,一路保送台大的高材生

身高不高,说起话来也慢条斯理的蔡明介,1950年出生在屏东的南州乡,在当地以务农的环境中,借由担任小学老师的父亲教导之下,其学业成绩表现突出,让蔡明介后来能一路顺利考取高雄中学就读。之后,更因在校的成绩优异,进一步保送台大化工系就读。蔡明介曾经对媒体表示,因为自己是乡下小孩,因此经常听人提起当时台湾龙头企业──台塑集团的诱人薪资,还加上有好几个月的年终奖金,所以当时第一志愿才会选择台大化工系就读。

之后,因为听从学长的建议,表示未来因为电机系有更大发展空间的情况下,当时准备升大二的蔡明介决定转系,之后进入台大电机系就读。而在1971年台大毕业之后,蔡明介顺利进入位于高雄楠梓加工区中,专门为当时美商RCA进行IC后段测试的电子公司任职,担任测试工程师的职务。只是,即便是在工作中的蔡明介,仍不忘持续充实自己,也为后来的出国托福考试进行准备。而就在工作的一年多之后,蔡明介顺利考取了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电机研究所。

工研院与联电的培养,领导联方科展现实力

1976年取得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电机研究所硕士学位后的蔡明介,返台后进入工研院电子研究所任职。当时,工研院有个计划,就是要找人到美国RCA受训。而蔡明介很幸运地被分配在IC设计那一组,成为其中5位专攻IC设计的工程师之一。之后受训完,蔡明介在工研院电子所的产品开发部门服务,负责开发IC产品。而当时的蔡明介在工研院这个环境下,也逐渐突破了工程师的视角,认识到了两个问题。首先,产品只有销售出去才是有价值的。其次,IC设计的核心竞争力是研发,总是拷贝将难以持续下去。

之后,蔡明介于1983年离开工研院,进入联华电子(联电)担任研发主管的职务,后来担任过联电多个业务部门的主管。而在这一阶段的培养下,也使蔡明介逐渐由一般技术人员,进一步转变为高端管理人员。1995年,联电正式宣布改变经营策略,希望全力冲刺半导体代工业务,不再从事IC设计的工作,这使得原本联电中的各个IC设计团队都要逐一拆分出去。包括现在的联咏、联阳、联杰、原相、盛群等知名IC设计大厂都是这个阶段由联电内部所拆分出来的。

全球第4大无芯片厂IC设计公司,拳王理论领企业永续经营

当时,蔡明介领导联电的集成电路设计部门独立创业,成立了后来联发科的前身,也就是多媒体小组,最初旗下的员工则只有20余人。1997年,联发科正式成立,且由蔡明介担任董事长。一开始联发科的业务是由CD-ROM芯片切入,之后再逐渐进入到多媒体、手机通信市场中。近来还加入了物联网以及车用市场,其凭借着技术实力,联发科如今已经发展为全球员工超过17,000人,2019年营收将近台币2,500亿元的无芯片厂IC设计公司。根据TrendForce旗下拓扑产业研究院最新统计,2020年第1季全球前十大IC设计企业的营收及排名,联发科排名第4,为前5大排名企业中唯一的亚洲公司。

今年70岁的蔡明介,私下最爱的休闲活动就是看书,尤其历史相关书籍更是他的最爱。通过阅读这些历史书籍传承的古人智能,蔡明介可体悟到管理企业的智慧。尤其是蔡明介虽为企业管理者,却乐于与员工沟通,不默认立场,之后做出最后决定。至于,蔡明介最爱挂在嘴上的“一代拳王”理论,则是当年就读高雄中学时,从喜爱观看的业余拳赛中所领悟出来的。蔡明介曾经指出,IC设计产业中往往是后浪推前浪。因此,如果产品线过于单一,没有继续寻找下一个具潜力的产品进行研发与计划,则当前的成功终将成为一代拳王一般,最终将只能一时风光,随后就将凋零。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的体悟,最终使得蔡明介能够带领联发科渡过一次又一次的低潮,往后续的高峰迈进。

(首图来源:科技新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