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假帐丑闻风暴,把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推向破产

由于账户中19亿欧元“凭空消失”,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最终在上周宣布破产,前首席执行官马库斯.布朗(Markus Braun)也被警方逮捕,这起假帐丑闻也暂时告一个段落。

这起假帐疑云始于负责会计审核的安永在上周声称,无法找到Wirecard帐上的19亿欧元现金,不仅首席执行官下台,股价更严重崩落,一周内跌幅达95 %。这“不翼而飞”的19亿欧元现金,相当Wirecard 4分之1的资产、过去8年的营收总和。

在经过数日追溯、菲律宾央行的澄清后,Wirecard坦承,这笔巨款可能“根本不存在”。且因为没能在6月19日前发布财报,银行有权中止高达20亿欧元贷款,然而Wirecard手中现金仅存2.2亿欧元,根本无力偿还债务。

最终Wirecard宣布,因为无法履行6月30日、7月1日到期总计13亿欧元债务,已向慕尼黑地方法院申请破产,将与各大银行企业再次协商如何善后。

此外,Wirecard宣布破产后,也考虑是否替子公司一并宣布破产,有报道指出,目前一间北美子公司正急忙将自己卖给其他企业,极力与Wirecard划清关系。

一场精心策划的诈骗案件

“有明确的迹象显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复杂欺诈事件,涉及世界各地多方的有意欺瞒,”披露Wirecard假帐丑闻的会计师事务所安永表示,“即使是最全面、完整的审计流程也可能无法发现。”

不过,Wirecard的假帐并非做得天衣无缝。从2019年初开始,《金融时报》便紧咬Wirecard不放,数度披露德国支付巨头运用多种手法篡改帐目,虚增公司手中握有的现金余额。

负责会计审核的安永表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诈骗。

今年4月底,会计师事务所KPMG也发布独立调查报告,同样声称无法核实10亿欧元的帐目现金余额,这些真实性受到质疑的交易源自迪拜、慕尼黑、都柏林等地,是营收的主要来源,与《金融时报》去年的调查结果相似。

由于安永已负责审计Wirecard多年,因此直到现在才披露假帐丑闻也受到外界不少质疑其失职,更有投资者打算向安永提起诉讼。这起事件也令外界比喻起昔日美国能源巨头安然的假帐丑闻,该公司在2001年宣布破产。

从国家之光到污点,德官员呼吁政府加强对企业监管

在Wirecard宣布破产前,被视为事件主谋的前首席执行官布朗也遭到德国政府逮捕,检察官指控他伪造帐目,营造公司资金雄厚的假象,借此吸引投资人及客户。被逮捕后布朗以约500万欧元交保。

布朗在2002年加入Wirecard担任首席执行官与首席技术官,通过经手情色产业、线上游戏等同行不愿处理的支付交易壮大公司,带领这间创业公司成为德国的支付巨头,并在2018年取代德国商业银行成为DAX指数成分股,股价更一度逼近200欧元。

纵然布朗声称,Wirecard才是这场精心策划的欺诈案下的受害者,但外界并不相信他的说法。欧洲央行监事会成员菲利克斯.胡菲德(Felix Hufeld)也表示,发生这种事真是一场丑闻,形容这“完全是一场灾难”。

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萧兹(Olaf Scholz)指出,对企业的监督出现致命问题,尤其是在会计及财务报表方面,审计人员及监管单位没有发挥他们应有的作用,呼吁政府应采取行动强化对企业的监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