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堵假新闻也能“超前部署”?乌干达、英国用游戏围堵假新闻

媒体识读就只能靠文本或是影音吗?日益严重的假新闻议题,让人们逐步正视媒体识读的重要性,来自乌干达以及英国的两组团队,不约而同地用“游戏”帮助人们认识假新闻。

两种方法,一种目的

辨认假新闻,当然不是只能靠视频或是文本,来自乌干达及英国的2组不同团队,各自打造了2款不同的小游戏,前者从生活场景着手,让人们意识到生活周边其实处处充满假新闻;后者从生产假新闻的技巧切入,让玩家实际成为“假新闻制造者”,借此替玩家打一剂“假新闻预防针”。

假新闻一直都在

来自乌干达的非政府组织“政策”(Policy)是“选择你自己的假新闻”(Choose Your Own Fake News)的开发者。“政策”的创办人莱尔(Neema Iyer)表示:“假新闻其实一直都在,只不过在科技的力量助长下,生产和散播的速度都大大增加。”

应对假新闻,就从生活场景开始

在“政策”开发的“选择你自己的假新闻”游戏中,总共提供3个不同的角色:佛罗拉(Flora),正在找工作的乌干达学生;乔(Jo),一间肯尼亚商店的老板;艾达(Aida),60多岁的退休奶奶。

在游戏中,玩家们必须仔细检查手上获得的信息,“就好像角色扮演一样,玩家得在不同场景中,依照手上的信息,做出不同的选择。”莱尔表示。

莱尔表示,如果人们在玩完她的游戏后,面对可疑信息时愿意多花30秒查证,就已经是这款游戏的巨大胜利了。(Source:Unsplash)

从参赛到获奖

在开发的过程中,莱尔和她的团队花费数个月,才逐渐凝聚出想法、打造游戏的雏形,并在参加支持开放源码的非营利组织Mozilla基金会举办的“创意媒体奖”(Creative Media Awards)上获奖,并与Mozilla基金会合作,由“政策”开发游戏,Mozilla基金会协助推广,让这款游戏发挥最大效益。

只要人们愿意查证,就是我们的胜利

莱尔表示,她希望这款游戏能改变人们的行为,“只要人们愿意花额外30秒,查证收到信息的来源或是这些信息是由谁发送的,对“选择你自己的假新闻”来说,已经是巨大的胜利。”

自英国剑桥大学的3位研究者,同样采用游戏的方式,但他们要让玩家成为“假新闻制造者”。(Source:pixabay)

化身“假新闻生产者”

无独有偶,英国剑桥大学的3名学者也选择游戏作为帮助人们深入认识假新闻的渠道,但他们并非提供各种生活场景,而是让玩家直接化身为“假新闻生产者”,教导玩家第一手的“业界技巧”。

预防假新闻也能“超前部署”

剑桥大学剑桥社会决策实验室(Cambridge Social Decision-Making Laboratory)的负责人范德林登(Sander van der Linden Ph. D.)博士形容,他们希望能达到的成果就好比预防针一样。

范德林登博士说:“我们想试试看我们能否“超前部署”,借由向人们披露简单的假新闻生产技巧,避免人们未来被这些技巧欺骗。”

范德林登表示,这款游戏的理念就好比观赏魔术表演一样,如果人们已经知道魔术背后的手法,往后就再也不会被同样手法欺骗。(Source:Unsplash)

就像看魔术表演

范德林登博士以“看魔术表演”形容研究者们的想法,他说:“如果你第一次观赏魔术表演,你可能会因为不知道背后的手法而被欺骗。”

“但如果魔术师向你解释背后的原理,下次你就不会被同样的手法给欺骗”。

在“坏新闻”游戏中,学会制造“假新闻”

在研究者们开发的游戏“坏新闻”(Bad News)中,玩家必须经营虚拟社群媒体账号,用浮夸的标题、图片来获取关注。

随着玩家们一步步深入游戏,研究者也会一步步披露6种生产假新闻的“业界技巧”:冒充他人、散播阴谋论、抹黑反对者、激化群体对立、使用情绪性语言和网军。

揭密业界技巧

范德林登博士表示:“生产假新闻的人确实在使用这些技巧。”

“我们所做的仅是试着向人们展示这些技巧、如何发现、识别它们,以及未来如何避免被这些技巧影响”。

范德林登博士希望当够多的人们接种“假新闻疫苗”后,能够改善当前假新闻盛行的状况。(Source:Flickr/Christoph ScholzCC BY 2.0)

分辨能力更好,自信心同步增长

简单来说,研究者们发现玩家不只识别假新闻的能力变得更好,对自己判断的信心也增加了。

研究者们指出,他们不希望人们在辨认假新闻能力还不佳的时候,却表现得过度自信;但同样也不希望人们判断正确的时候,却对自己的判断没有自信。因此,他们认为玩家对自己判断结果的信心增长,对未来整体社会对抗假新闻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如果,大多数人都具备分辨假新闻的能力……

范德林登博士延续先前预防针的比喻,预测如果未来整体社会对假新闻的“免疫力”提高了,就能更有效的面对假新闻。

“如果社会中有足够的人创建起对假新闻的“心理免疫”机制,那时假新闻就没办法像现在一样传播这么快、影响这么多人,甚至能保护那些“尚未接种疫苗”的人。”范德林登博士表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