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致命假药猖獗,主要来自中国、印度

来自非洲国家多哥的船员哈维(Ayawo Hievi)患了疟疾和伤寒,他遵照医生的处方服药,期待能够康复。但他所吃的药,不但没帮他把病治好,反而使情况更恶化,甚至导致他的肾脏受损。

因为药是假的。

今年52岁的哈维告诉法新社:“经过4天的治疗,情况未改善,我开始觉得肚子痛。”两星期后,哈维甚至无法走路,被紧急送到多哥首都洛梅(Lome)一所大学的附设医院。

假药为害非洲每年超过10万人丧命

哈维说:“医生告诉我,我的肾脏已经受损……我服用的奎宁和抗生素都是假的。”现在,4年过去了,哈维受肾衰竭所苦,必须定期到医院洗肾。

在假药充斥的非洲,哈维的恐怖故事并非罕见。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估计,非洲每年大约有10万人因服用了“假的或不符合标准”的药而丧命。

美国热带医学和卫生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ASTMH)在2015年估计,在非洲南部地区,有122,000名5岁以下儿童因为吃了品质不良的抗疟疾药物而丧生。

立法不高、医疗体系不良以及广泛的贫穷,导致假药市场不断增长。自2013年以来,在全球查获的假药,非洲就占了42%。

专家表示,假药集中在抗生素或抗疟疾药物,主要是因为过期或品质不良。

假药不但对患者构成威胁,也导致越来越令人担忧的抗药性问题。

假药来源难以追查

为了遏止这种灾难,来自7个非洲国家的总统17日将在洛梅集会,签署一项协议,明定销售假药是犯罪行为。这7个国家分别是多哥、冈比亚、加纳、尼日尔、塞内加尔、刚果以及乌干达。

协议的目的是加强政府间的合作,并鼓励其他非洲国家也加入这项行动。

但尽管非洲国家领袖白纸黑字写下协议,要遏止药品仿冒的任务仍是十分艰巨。在非洲街头药店,随时可能买到假药。

多哥药师协会主席凯比多(Innocent Kounde Kpeto)表示,很难追查到假药的源头,“假药受害国家通常不是来源国或制造国。制造者隐匿来源,使他们无法被关注到。”

据估计,在非洲销售的药品,有30%至60%是假的。凯比多指出,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或印度。

打击假药获进展但暴利诱惑难遏止

打击药品仿冒的工作,已经出现一些进展。一些销售的集团已经被摧毁。去年11月中,科特迪瓦警方查获了创记录的200吨假药,逮捕了4名嫌犯,其中1人是来自中国。

在打击假药问题上,多哥是先驱国家。多哥在2015年修法,销售假药者最高可被判处20年徒刑,罚款85,000美元。为宣誓决心,多哥当局在去年7月公开焚毁超过67吨的假药。

尽管获致一些成果,但包括凯比多等医药界人士仍表示,威胁仍严峻,并涉及了“组织严密的犯罪网络”。他说,假药销售集团估计只要投资1,000美元,获利高达50万美元。假药的贩运方式如同枪支和毒品,而且获利更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