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是个谜》一场骨髓移植手术,让患者精液被“陌生德国人”的DNA全部占领

一个男人的精液里只有自己的DNA,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远在美国内华达州,一位IT工程师却发现精液内的DNA是一个未曾碰面过的德国人。

Chris Long是美国内华达州警局的一位IT工程师,四年前Long为了治疗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cute Myeloid Leukemia),接受一位欧洲陌生人的骨髓移植,替换掉影响造血功能的不健康骨髓。

因为骨髓移植往往会使患者身体内出现不同的DNA,在手术之前Long于警局鉴识科的同事Renee Romero建议他针对身体各部位做DNA采样,如此一来Romero就可以事后比对DNA的变化在哪。

精液中的DNA属于“一位陌生德国人”

经过交叉比对后,Romero发现,Long在头发、胸毛等部位保留了自己的DNA,反而口腔细胞、舌头细胞则出现骨髓捐赠者的DNA;不过更惊人的是,手术后第4年,Long的精液DNA采样只剩下捐赠者DNA,自己荡然无存。“我很惊讶(在我的身体中)我自己会消失,而捐赠者可以不断体现在这副身体上。”Long谈到。

《纽约时报》随后访问了当时执行骨髓移植的医师,他说到Long精液的异变很可能源自Long在第二个小孩出世后结扎所导致。《纽约时报》也询问三位骨髓移植专家,他们则强调基本上骨髓移植不会使患者精液出现捐赠者DNA。

假设Long犯下强奸罪,德国人会受罚?

精液中DNA异变的理由、案例数量还不可考,但Long的案例将影响到法院上DNA证据的可信度。据外媒《Futurism》指出,假设Long犯下强奸罪,但遗留在现场的DNA证据却是一个远在德国的陌生人,这时这位骨髓捐赠者会因为没有更多证据而被判刑吗?

Long奇特的案例毫无疑问,替鉴识科、医界打开了一扇人体研究大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