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元花费跑不掉!一次搞懂癌症细胞疗法三段收费

2019年12月初举办的台湾医疗科技展,凡有关细胞治疗的现场总是人头攒动,人们勇于提出问题,其中不乏老人家或满口浓重口音的海外华人。相较一年前《细胞治疗特管办法》刚上路,台湾人对这类新兴医疗显得更关切。

《特管法》通过11申请案

展览期间,已经取得《特管法》施行许可的花莲慈济医院,以及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下称中附医),公布了第一批接受自费细胞治疗的患者现况,人们得以借由实际案例,一次弄明白最关心的收费问题。

根据2019年12月18日卫福部的最新公告,《特管法》已经通过11件申请案,其中有10件集中在癌症治疗,参与的8家医院包括三军总医院、中附医、花莲慈济、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高医大附设中和纪念医院、亚洲大学附属医院、光田综合医院、台南市立安南医院。每家医院的治疗计划不尽相同,施打的细胞种类、细胞数量、毒杀癌细胞的机制也互异,不能拿各医院疗程的总价格相比。不过,中附医与花莲慈济的收费方式,基本上已经树立癌症细胞治疗的收费模式,也就是“3段式付费”。

第一段是在患者经过医院详细评估后,双方确定同意施打细胞疗法;此时,医院会先收取约5%的费用,并展开患者抽血、细胞扩张等细胞制备的流程。第二段则是正式进入疗程后,每施打1剂免疫细胞只收取1剂的费用,直到疗程结束,医院会进行评估,一旦确认达到卫福部当初许可的成效评估点,才会收取最后第三段10%的尾款。

以花莲慈济医院为例,施打免疫细胞过程中,与一般门诊批价或住院治疗付费无异,若是采门诊输注方式,患者批完价才会进行;若是住院输注,则是住院结账时批价付费。

疗法新颖,保险给付有难度

目前中附医与花莲慈济的三段收费方式相仿,不同的只是个别疗程的总价格不一样,花莲慈济提供CIK细胞(细胞因素诱导杀手细胞)治疗第4期实体癌的一次疗程,总共要施打4剂CIK细胞,平均每剂输注价格20多万元,整个疗程大概是109万元。而中附医则是使用DC(树突)细胞治疗第4期与1~3期标准治疗无效的实体癌,整个疗程要打10针,总费用为180万元,平均每针施打时要付费15万元。

据了解,2019年11月才刚获准以CIK细胞治疗第4期实体癌的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虽尚未正式进行患者的治疗,但是业界已传出可能是《特管法》之下,第一个疗程定价低于百万元的癌症免疫细胞治疗。

尽管不同细胞与不同医院疗程的价格无法直接相比,但是从目前几家医院的定价来看,癌症细胞治疗的百万元水平跑不掉,也因为《特管法》下的细胞治疗为自费医疗,一般民间保险能不能给付,也就成了患者与家属关注的重点。

很可惜,保险不给付。细胞治疗太过新颖,活细胞目前并不算是药,临床上的疗效证据也还不是非常明确与全面,会因为患者身体状况与细胞品质等而异,因此保险公司无法提出相关的保险给付标准,仍在积极研究。

不过,花莲慈济与中附医皆透露,病人目前会通过私人保险的住院费用给付或是实支实付,来取得一些保险公司的协助,而医院也会尽量在开立收据时详细写清楚,让保险公司明白这是医疗行为,进而协助负担部分费用。

虽说细胞治疗定价高,但许多人们依然会向医院或医师提出询问。花莲慈济医院基因暨干细胞研制中心主任孙立易表示,医院接到相当多的电询,其中四分之三属于癌症病患,四分之一为脑海中风患者,也有少数询问退化性关节炎,整体而言仍是救命的需求最大。

整合治疗免疫细胞扮助攻

中附医拿到两个不同期别癌症的《特管法》核准,收治病患的速度也最快,截至12月6日止,通过该院细胞治疗中心洽询的人们近600位,约诊人数也超过200位,正式签约者多达41例。

医院面对自费细胞治疗抱持相当严谨的态度,就算评估该病患适合搭配细胞治疗,也是会再三沟通确认意愿,必须确定患者理解“花大钱不等于疗效定如预期”。目前为止,花莲慈济对外公布2例施行细胞治疗的患者,都是直肠─乙状结肠癌且已经转移的患者,因为尚未达到评估时间点,无法对疗效下断语。不过花莲慈济医师李启诚表示,可以确定到目前为止病人安全没有问题,也没有治疗相关副作用产生,且有看到病情稳定的作用。

值得留意的是,现阶段在《特管法》之下执行的自体细胞治疗,医师都有采用“整合疗法”的共识,也就是结合既有治疗方式再辅以细胞治疗,并不能只靠自体免疫细胞治疗。如李启诚所言:“免疫细胞治疗最好能搭配原有不错的抗癌治疗,由免疫细胞担任有利助攻的角色,让整个整合治疗增加患者存活期。细胞治疗不是仙丹妙药,第一阶段的细胞治疗希望达到3个目标,延长存活期、控制病情让肿瘤缩小、生活品质好一点。”

另一方面,中附医截至12月初公布的数据,共有7位患者已经开始回输自体细胞,包括1例摄护腺癌、3例大肠直肠癌、3例乳癌。该院细胞治疗中心代理副主任张伸吉表示,第1例收治的第4期摄护腺癌患者已出现肺及骨转移,在整合标准治疗与自体树突细胞治疗3个月后,已经侦测不到肺、骨转移,肿瘤指数(PSA)也趋近于零。

张伸吉强调,每位患者的状况都不一样,有人施打自体树突细胞之后,肿瘤指数马上下来,但也有患者刚开始输注时肿瘤指数持续上升,这些都会让医师越来越有经验,更知道如何筛选合适的患者,以及什么样的整合治疗相对有效果。张伸吉所言,正是台湾施行《特管法》的初衷之一,除了让有需要的患者不必远渡重洋寻求治疗,也希望通过真实世界的临床经验,让台湾的细胞治疗无论是在医疗技术或是产业发展,能走得更久更稳更远。

免疫细胞治疗最好能搭配原有的抗癌治疗,让整个整合治疗增加患者存活期。

骨科细胞治疗下阶段焦点

现阶段3阶段收费与整合治疗的模式应该会是癌症治疗的主流,人们有了轨迹可依循,心里也比较有底气知道如何踏出与个案管理师或医师沟通的第一步。当然,真正涉及可能的细胞治疗时,还是要充分咨询医院与医师,毕竟不同细胞种类与不同的细胞制备公司,甚至不同的执行医师,或者病人本身的病情进展,都可能影响最后的治疗结果。

癌症的细胞治疗收费模式与整合治疗方式大致确定,接下来的重头戏,应该会在台湾号称每年有300万人受到困扰的关节退化问题。盼了一年多,卫福部终于在2019年12月18日发出第一张“非癌症”的《特管法》核准函,是由义大医院与三顾公司携手以自体软骨细胞治疗膝关节软骨缺损。这不仅是台湾《特管法》通过的第一件合法膝关节软骨缺损的细胞治疗,而且负责执行的医师包括以“杜氏刀法”扬名国际的骨科权威,同时也是义大医院院长的杜元坤。由院长带头进行骨科相关的细胞疗法,无论是治疗结果、收费方式,绝对都是业界关注的焦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