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必知新行业:ALSP!为什么让四大会计事务所都疯狂投入?

在商业世界中,法律无所不在。大部分的大型法律部门每年处理数千至数万个合约,从保密协议、服务合约、租赁合约到雇佣协议等,每个合约都必须经过详细地审查和编辑,最后才能执行,而企业经营从销售、购买、合伙、整合到重组,每个环节都必须都是在法律制定的社会架构下运行。

在电影情节中出现的律师,大多在精彩的法庭辩论攻防中意气风发,且同时搭配着光鲜多金的形象,然而,真实的法律工作却是枯燥乏味,无止境的会议,不时在法庭上奔波,或漫长的裁决等待。过程中,不断重复的合约商议、拟定修改与邮件往返的繁琐工作,大部分的工时是花在执行例行工作与低价值的事务上。

对于初阶律师来说,要仔细审阅相关条款,以电子邮件往返传递文件,直到所有的条款与细节都获得双方同意,可以说是昂贵又耗时的“劳力密集型手工业”。然而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分析的加入后,戏剧化的改变了法律人的工作日常,法律业正在找寻各种AI应用来提高工作效率。

从科技的角度来看,目前包括草拟起诉书、大数据处理和分析、合约管理、法律研究,甚至是预测法律程序可能的判决结果,都算是AI擅长的领域,许多新技术应用也确实默默地被集成到法律服务中。

在大型的法律科技会议上,座无虚席的盛况不仅反映了需求,在供应端,也有法律技术黑客马拉松科技创业公司孜孜不倦地投入各种技术工具开发,科技颠覆产业的趋势已经在法律圈发生,既有工作模式走入历史已是必然。

不是律师也能跨界抢进的法律专业市场

法界的数字转型浪潮正风起云涌。2018年全球法律科技相关的投资总额约为10亿美元,2019年不仅有多个大型并购案,投资金额也突破12亿美元关卡,虽然与动辄数百亿美元的金融与科技投资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但光是美国市场,法律界的总产值估计有3,000亿美元规模,可说是潜力无穷。

因为如此,目前许多“非律所”跨界投入这个新兴法律市场,其中包括会计师事务所、法律科技创业公司等。对于这类法律科技服务、律师中介平台、法律实务外承包商、法律事务托管服务、法律咨询机构等各种新形态的法律公司应运而生,也就是所谓的“替代性法律服务供应商(Alternative Legal Service Providers,ALSP)”。

ALSP的定位是提供网络服务与自动化工具的法律服务公司,在突破典型律师事务所的获利结构和组织结构的利基下,以较低的成本和专业知识、灵活性和敏捷度取得竞争优势。ALSP专门提供文件搜索审查、合约生命周期管理、诉讼支持、法律文件分析、合约律师和助理中介、调查支持、企业法规遵循、法律研究与IP管理等各式专业外包服务,不只传统律师事务所开始积极与ALSP合作,过去企业多以昂贵成本创建内部法律团队来管理公司合约,或进行知识产权管理事务,为了降低成本或因应短期的法务需求,改而采用法律需求细分且更便宜的ALSP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积极并购ALSP法科创业公司

根据《Bloomberg Tax》的报道,去年9月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PwC LLP)宣布未来四年投资在IT技术的预算为30亿美元,新技术主要用于全球27.6万名员工的培训。安侯建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KPMG LLP)去年12月表示,过去4年在技术上投资的金额高达50亿美元,基于云计算平台的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已经是企业发展最重要的核心策略。安永联合会计师事务所(Erns & Young LLP)则是从2018年展开为期两年的10亿美元技术投资。(迈向开放金融:释放金融业数据的最大潜力!)

由此可见,随着企业审计与会计工作的标准化与自动化,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也开始将科技视为企业DNA,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和大规模技术培训来推动企业转型,近年来在IT新兴技术投资上毫不手软,显然这波长达数年的技术转型更有利于转战法律市场的布局,让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赶在较为传统、数字转型缓慢的大型律所前面,抢进全球的法律科技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科技投资还不仅止于此,安永在2018年8月收购英国替代性法律服务供应商Riverview Law,半年后,又加码以未公开的价格收购了法律管理服务公司Pangea3。无独有偶,资诚在2019年9月宣布与法科创业公司ThoughtRiver策略联盟,预计近期推出合约预筛的服务。

此外,勤业众信联合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 LLP)则成立德勤法律风险投资公司(Deloitte Legal Ventures)作为法律科技孵化器,在近400家公司中选择了14家公司加入首批团队,希望在提供法律服务的流程中测试和完善概念,借此开发出领先市场又能让客户买单的解决方案。

产业典范转移的浪潮,最终在严谨的法律界也逐渐受到影响,令人期待的是,这场科技与法律专业的撞击,所引发的新兴产业服务市场潜力与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