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vs. 数字垄断企业

参加了《天下》杂志与玉山金控合作举办的2019国际大师论坛,由Roger Martin(注1)分享的“决策的两难(The Opposable Mind)”论坛中,他提到目前所有成功大公司的老板们,最担心的就是:某一天有两个在车库中工作的年轻小伙子,发明了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而在一夜之中,将取代他们公司多年的努力。 您真正的竞争者,将是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广告企业,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的行业在短短几年,已被Google及Facebook所独占。

任何一个创业公司的终极目标,都是希望在一个领域中有独占甚至垄断的成功。而在企业经营中,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创建护城河(moat)或增加竞争者进入的障碍(entry barrier)。其主要目的就是要“独占、垄断”市场。这是一个名正言顺,任何经营者都需要不断创新,并拉开与竞争者的距离,直到无人可以跟你竞争为止。

打散数字垄断企业,改变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

大家都知道,数字经济因为有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特别容易有大者恒大、赢者通吃的特色,因此数字垄断的情形越来越严重。 尤其因为全世界的财富累计不均,造成贫富差距加深,使得年轻人看不到希望,社会流动(social mobility)变成不可能,甚至是一触即发的社会动乱;也越来越多人发现,现在的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需要修正。更多的政治人物以去除财富不公平(wealth inequality)为主要政见,而如何打破垄断企业,对富人加税也成为一种显学。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一Elizabeth Warren更提出一整套如何打散垄断科技公司的政策(注2)。因此,为了鼓励增加竞争,必须打散(break up)过去为了防止潜在竞争而整合的公司。 主要是针对Facebook,因为Instagram及WhatsApp都是Facebook的潜在竞争者,因此当初的整合是不应该许可的,因此Instagram跟WhatsApp应该从Facebook独立出来,而Google也要让DoubleClick独立出来,Amazon的Whole Foods也应该独立出来。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Elizabeth Warren认为,为鼓励增加竞争,必须“打散”过去防止潜在竞争而整合的公司,例如当年的Facebook整合Instagram与WhatsApp就是一例。
Gil C via shutterstock

另外,更不容许平台企业在网站上卖自己的产品,因为会产生不公平的竞争。例如Amazon不能卖自有品牌产品(Amazon Basics)。当然要打散这些巨兽不是件简单的事,如何估值就已经是件困难的事,而且一切都需立法及受到司法诉讼的挑战。

不可否认的,当打散这些垄断公司后,可能会造成一些反作用,如消费者会增加负担,不易使用未能集成的数字科技工具、公司间会增加彼此竞争力,让公司利润降低,不能做更创新之事。

虽然数据显示,一般将大公司打散成小公司,最后的总值会大于现有的总值,但仍是有许多变量。可能因为大公司被打散后,少了network effect而失去竞争力,没有人愿意投资,公司估值也会大降。目前看起来Facebook因为隐私的保护不够,以及获利来源主要是依赖广告收入,而广告就是靠隐私的运算,最容易被政府打散。

如果您是Facebook,您现在要做什么准备?让政府更难打散,还是改变靠广告盈利的模式?并接受Facebook就是一个公用业务平台(platform utilities),改变成用户付费的全新模式。虽然Elizabeth Warren未必能当选总统,即便当选,也未必能完全执行她的政策,但她的竞选政策将一定会改变美国式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

数字经济与法律兼衡,企业需永续发展

我曾说过,在数字经济下,因为network effect的关系,大者恒大的垄断现象迟早会被挑战,政府是唯一可以用法律制衡的方式,来打散垄断性公司。而Facebook及Google这两个就是最标准的例子。现在大家都了解到垄断带来许多好的影响,但也会带来坏的结果。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打散垄断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从现在的全球政治及社会发展来看,财富集中更是贫富不均的原因。要防止自己被视为垄断的公司,可能才是一个更聪明的策略。

在未来,一个能成功永续经营的公司,在同一个市场中,需要保留一至两个竞争者,不可通吃独大,更不要购并潜在竞争者。而开发多样的盈利模式,分散在各种不同的领域中,更是一定要做的事。

就像Roger Martin所说的,让政府反托拉斯(Antitrust)的人认为您的公司看似成功,但绝非垄断。因为您的公司随时会被两个在车库中工作的年轻人,在一夜之中,就用创造性破坏(creative destruction)或破坏式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颠覆市场,取代您公司数十年的领先;也因此,保留竞争者可能是防止被政府打散的最好策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