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幸雄复出紫光,关键人物是高启全

紫光集团11月15日宣布,由前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见首图)出任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首席执行官,而在其中牵线者,就是长江存储董事长高启全。

在最新一期的日本《钻石周刊》独家专访中,坂本幸雄谈到,他和长江存储(紫光闪存的子公司)董事长高启全原本就是旧识,大约3年前,高启全曾经邀他一起在紫光做NAND(闪存),但是他还是想做DRAM(动态随机访问内存),因此婉拒了高启全。

今年春季和9月上旬,高启全再度两次邀他一起做DRAM。原本他担心自己已​​经七十多岁了,体力不堪负荷,但后来认为,如果配合两年前开始学习剑道的步调,应该还可以工作2、3年。

川崎设点,目标5年内量产

因此今年9月高启全来日本时,花了30分钟就决定,因为做DRAM对坂本来说很有吸引力,于是接下这项职务。

坂本说,紫光的目标是5年内量产DRAM,他的工作就是协助完成目标。紫光要在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办公室设立“设计中心”,预定招募70~100位工程师,和中国的制程据点密切合作,大约花2、3年构建量产的体制。

作为尔必达的最后一任社长,坂本幸雄对尔必达其实抱有极深的遗憾,尔必达的起落,基本上都是他一手促成。他后来也将在尔必达的经历写成《令人失望的尔必达战役》这本书。

虽已经年过7旬,但坂本幸雄对内存仍抱有热情,他在2017年就已经时常奔走中国,协助其对DRAM产业的布局,而出任紫光高端主管,似乎也是在这个布局之下的必然结果。

尔必达一度在内存产业中呼风唤雨,成为日本国家队。在坂本幸雄的领导下,出货量在全球仅次于三星及海力士,在极盛时期,也和台湾DRAM大佬黄崇仁合资创建瑞晶半导体,尔必达技术体系可以说成为当时DRAM产业的最大主流之一。

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内存产能严重过剩,尔必达连年亏损,坂本幸雄一下从云计算被打落地下,为求生存奔走各地,希望能够延续尔必达的企业生命。

当时台湾为解决DRAM市场面临的困境,曾规划成立台湾创新内存联盟(TMC),坂本幸雄也是最大推手之一,他希望通过帮助台湾取得DRAM生产专利,共同对抗韩国内存产业,当时黄崇仁更在记者会上两度称坂本幸雄为台湾DRAM教父。但该联盟后来在内斗与各种质疑声中悄然落幕。

而坂本幸雄救尔必达的最后一招,是和美激光雷完成联盟协议,却在当时美光首席执行官Steve Appleton死于坠机之后告吹,后来尔必达走入破产,并被美光收购,最终尔必达改名为日本美光内存(Micron Memory Japan)。

《钻石周刊》的专访中,坂本提到正积极招募人才,应该会来自像瑞萨电子那样的日本半导体厂商、或在台湾企业服务但对现状不满的人。他强调很多任务程师很优秀又有工作意愿,但受限于公司的分工策略,只能做被细分后的工作,缺乏自由度。

坂本认为,要做出好的DRAM,设计者必须从产品整体考量,因此企业必须让他们自由发挥,他说紫光不仅待遇好,应该还能提供一个让他们觉得有趣的工作环境。

回避美日掌控专利,伤脑筋

如今中国在美中贸易战下,正全力发展半导体产业,其中大力发展DRAM有两个目的,首先是掌握供应链话语权,降低供货风险;其次,决定DRAM发展政策时,DRAM价格正走扬,若能自产,一方面增加收入,另一方面也减少资金外流。

目前电子零部件的主要专利以及供应链都掌握在欧美日等国家手中,如果国家之间的冲突加剧,那么对中国电子产业的发展可能产生负面影响,包括消费性产品、基础建设,甚至军事技术,可能都会落入无以为继的局面。

为发展自有DRAM技术,中国曾通过各种迂回的方式来取得相关专利,比如说福建晋华与联电合谋技术转移,但也因此晋华和联电先后被美光控告侵权。

如今紫光先后挖走台湾DRAM教父高启全及日本坂本幸雄,同时布局NAND与DRAM自产,恐怕还是以技术为优先考量,毕竟DRAM专利仍掌握在美光、三星与海力士3大公司手上,坂本会如何解决值得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