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下棋血洗国际玩家的AI,怎么反而不会“打牌”了?

人工智能(AI)已经称霸了不少世界上最复杂的游戏,击败了国际象棋、围棋、甚至是《星际争霸II》等即时战略计算机游戏中的顶级玩家,但其弱点却是一些看似简单的游戏:一些需要具备沟通和合作能力的游戏。

这一情况可能即将发生改变。

人类的生活,沟通合作大于竞争

Google 母公司Alphabet 的Google 大脑项目和DeepMind 的研究人员开发了曾在围棋和《星际争霸II》中击败人类的AI 程序,现在他们将目光投向了一款新游戏:《Hanabi(花火)》,一种玩家互相合作的卡牌游戏。这款游戏根据玩家在比赛中的沟通情况来确定每个人是赢还是输。

参与该项目的研究人员认为,弄清楚怎样玩好《Hanabi》,这对于人工智能来说可能是一个重大进步,并且有助于其在聊天和自动驾驶等应用场景中,与人类进行更加流畅的交互。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一般不会相互竞争,而更多的是进行沟通和合作,”牛津大学研究员Jakob Foerster 说,他在2 月份合作发布了一篇相关论文。他还说,“《Hanabi》是一个关于沟通和合作的游戏,人工智能目前还没有深入这一游戏领域”。

能看到大家的牌,除了自己的

《Hanabi》游戏发明于2010 年,由二到五个玩家参与,玩家需以正确的顺序一起打出五种不同颜色的牌。游戏特点为:所有玩家都可以看到对方的牌,但却看不到自己的牌。

根据游戏规则,玩家可以互相提示自己手里的牌(但仅限于牌的颜色或数字),让其他玩家可以推断他们应该出什么牌,但提示的次数是有限制的。

正是这种高效沟通的行为使《Hanabi》具备了一种科学魅力。例如,人类可以很自然地理解其他玩家的提示:哪张卡片是可出的?但是机器本质上无法理解这些提示。

Nolan Bard 是 DeepMind 项目的研究员,也是上述论文的合作作者。他认为“这些合作式的游戏各不相同且难度很大,因为为了玩好游戏,你需要与所有玩家进行协作,共同就某种游戏方式完成一致。”

到目前为止AI 程序已经可以在玩《Hanabi》花火游戏时赢得很高分数,但只限于与其他类似的智能机器人一起玩。在不熟悉其他玩家的游戏风格或者有“临时”(从未一起玩过的)玩家的情况下,对 AI 程序的挑战最大,也更接近真实情况。

AI 难以理解的人类“心理认知”:假设和推论

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人类在不断构建一种关于他人的“心理认知”,即假设其他人像我们一样思考和行动,并以此为基础预测其行为。例如,当有人站在街角时,路过的司机会认为她正在考虑过马路。

研究人员认为,在人工智能中植入这样的认知能力,可以改善自动驾驶车辆在遇到新情况时的行为方式,使其能够明白人们的行为背后意味着他们可能想做什么。例如,AI 机器人可以学习并理解对话中的语境,以便推断说话者的想法。

为了阐明人工智能目前还缺乏这种能力,Bard 博士使用一台已经训练好的计算机来玩石头剪刀布游戏。计算机出石头、剪子和布的次数将相同,并预计有一半的机会会赢。

但是如果其人类对手每次都出同样的手势,那么标准的算法就无法理解人类对手的想法,并据此转变其策略。 Bard 说,计算机要在玩了 10 回后才会意识到人类总是出石头而它应该出布。

在其他游戏方面,AI 程序在桥牌游戏中已经取得了进展,但还不是玩得很好,部分原因在于人工智能还需要沟通技能。许多卡牌类游戏都存在类似的问题,机器很难分辨玩家行为背后所隐含的信息。

游戏设计、AI 运用是人类智力的展现

位于旧金山的OpenAI 是由诸多硅谷大亨联合创建的AI 非盈利组织,其工程师Jeff Wu 开发了一种AI 机器人,用一种称为“猜帽子”的策略来玩《Hanabi》。这种策略以复杂的方式向其他玩家给出提示,告诉这些玩家哪些牌可以打。

注:“猜帽子”这个名字取自一个流行的逻辑训练,即一群人试图猜测他们每个人头顶帽子的颜色。

尽管Wu 的机器人在玩《Hanabi》时分数很高,但他认为要使《Hanabi》机器人拥有可以和未知对手合作的认知能力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玩猜帽子时,机器人没有认知能力,它们心中只有自我以及其副本的概念,如果你只是自己跟自己玩,这是可以的,”Wu 说。 “但如果你试图开发一个真正具有心理认知能力的机器人,并且它可以明白其他人在思考和做什么,那将是个大挑战。”

DeepMind 的《Hanabi》研究小组创建了一个开源平台,人们可以在其上测试相关的AI 程序和算法,但小组成员并不期待很快能找到解决方案。 Foerster 博士说,如果只花了五年的时间就可以使 AI 具备能力和未知玩家进行游戏,他觉得不靠谱。

尽管如此,纽约大学副教授 Julian Togelius 表示,像《Hanabi》这样的游戏是创新的沃土。 “随着其不断发展,游戏设计已经成为人类智力发展的持续反映,”他说。 “如果存在某种形式的人工智能场景,那么就会有人适时地设计出一种能够运用这种场景的游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