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因“滥用”线上广告主导地位被欧盟罚款近17亿美元

欧盟执行执委会稍早针对Google“滥用线上广告主导地位”的相关违法作为提出了16.9 亿美元的罚款。这也是继2017、2018 年对其罚款24 亿美元和50 亿美元后,连续第三年对其作出裁罚。竞争专员 Margrethe Vestager 表示,Google 为了“免受竞争压力”,做出了与业主签订独家广告合约的违法行为。而其主要是通过旗下的 AdSense 来实现这一点,后者在过去十年中已经拿到了欧洲 70% 的市场占有率。

对于此番作为,外界普遍认为 Google 迟早会受到裁罚,但却没料到罚金会高达16.9 亿美元。欧盟表示,因为 Google 长期以来在线上广告领域都处于领导地位,考量到违法持续的时间以及其所造成影响的严重程度,才会对其提出如此高额的罚款。在一份新闻稿中欧盟也补充说明,确切的罚款金额,是根据 Google 在欧洲经济区(EEA)的线上广告中介收入计算后的结果。

Google 全球事务高级副总裁 Kent Walker 在一份声明中则表示,一直以来他们都认同一个健康且蓬勃发展的市场,应该要符合每个人的利益。而目前 Google 已着手对自家的服务进行大规模的调整,以化解执委会的担忧。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他们将进一步更新其服务,让欧洲的竞争者可以有更高的曝光率。

执委会认为,Google 于 2006 年时,在提供给网站和广告客户的合约中添加了排他性条款,导致业主无法在竞争对手的搜索结果页面中刊登任何搜索广告。虽然 Google 在 2009 年时,对相关条款做出了微调,但业主们依然需经过 Google 的批准,才能在竞争者的搜索引擎页面上刊登广告。

根据多方的证据,执委会发现 Google 的行为损害了竞争者和消费者,并扼杀了创新。 Google 的竞争对手无法增长,同时也无法为已成为 Google 客户的业主,提供线上搜索广告的仲介服务。这也导致网站们将其网页空间转换为利润的手段受到限制,被迫只能完全依赖 Google。

执委会也进一步说明,根据欧盟的反垄断法规,在市场上拥有领导地位并非违法。然而该公司也有责任不滥用其地位,造成限制同业于同个市场或不同市场中竞争的情况。

讽刺的是,就在欧盟执委会宣布这则消息前,Google 才表示会确保让欧盟用户知晓自己可以选择别家的浏览器和搜索引擎。还为 Google Play、Chrome 和搜索服务各自准备了新的授权协议,允许合作厂商安装任何 app 来取代他们自家的应用。

欧盟表示,2006 年至 2016 年期间,Google 在搜索引擎的市场占有率其实高达 90%,而通过 Google 搜索 app 实现的线上搜索广告市场占有率则是有 75% 。但新闻发布会上竞争专员 Vestager 指出,由于去年 Google 搜索引擎市场占有率从超过 90% 大幅下降至 60% 上下,若没有违法行为的护航,搜索广告的市场占有率其实应该会更低。

当然,欧洲 5 月份的选举即将到来,不少欧洲选民往往将 Google 这类的科技巨头视为社会贫富不均问题(“黄背心运动”的起因之一)的箭靶。这项判决选择于此时公开,可能也有政治层面的考量。

最后,欧盟也表示,罚款不见得会为此事划上句点,往后 Google 可能还将面临一连串的民事诉讼。因为只要受到这次违法行为影响的个人或公司,都可以向成员国的法院提起诉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