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高通在MWC大开5G聚会盛况

当全球的“5G玩家”,都争先恐后布局,抢当第一时,回顾高通(Qualcomm)在上个月落幕的MWC上,已经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Snapdragon 855+X50,成为场上最多企业使用的5G解决方案。

“我们提前一年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事情,这是值得庆祝的理由”,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Cristiano Amon)说道。声势浩大的高通,干脆在自己的展位上办了一场“5G Party”,邀请约30家的合作伙伴,举杯庆祝。

包括手机厂商、设备厂商、电信商,到场合作伙伴约30家。

一一点名到场企业,包括三星、OPPO、SONY、小米、一加、努比亚、Arm、亚旭、启基、HTC、Inseego、NetComm、Netgear、Quectel、Telit 、WNC、AT&T、BT/EE、中国移动、中国联通、KDDI、MasMovil、NTT Docomo、Orange、Softbank、Sprint、Swiscomm、 TIM、T-mobile、Verizon、爱立信,以及中兴等等。

HTC、启基、亚旭,和高通一起打5G头阵

出席企业,都扮演和高通一起打头阵角色,无论是“鱼帮水”还是“水帮鱼”,都称得上是布局最快的厂商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宣示主权”的场合中,一起上台的就有三家台湾厂商——HTC、启基(WNC)和亚旭(Askey)。

HTC会成为“首批”合作伙伴,并不令人意外,先放着手机不谈,在HTC VIVE开始采用高通Snapdragon处理器后,把XR视为发展主力之一的高通和HTC合作的曝光度,就显得比过去高得多。只是没有想到,HTC第一款5G设备,既不是手机、也不是VR眼镜,而是5G MOBILE HUB,除了一次可当20个设备的5G移动热点外,未来不用链接,可以通过Hub将VR内容从云计算串流传输到VIVE Focus上。

HTC第一款5G产品,搭载Snapdragon 855处理器及X50调制解调器芯片。

至于其他两家网通设备厂——启基及亚旭。启基在现场由启碁总经理高健荣亲自到场,以表重视,在想场展示了搭载X50的5G NR MHS、5G NR Outdoor CPE两款产品;而首次曝光的亚旭,则展出了一款5G CPE。

启碁总经理高健荣(中间),亲自出席高通的“5G庆祝酒会”。

台湾厂商由网通厂打头阵,虽然没有5G手机,但或许通过“XR设备+5G手机”的方案,不久的将来将会看到华硕在ROG系列手机上,将开始进行5G布署。可以见得,在高通在承诺未来将投资7亿美元(215亿台币)投资台湾后,与台厂的合作也越发密切。

但这一次在MWC上,除了被满满的“5G大平台”刷屏之外,究竟还有什么看头?似乎也透露着高通下一步的布局方向。

室内申请5G实验网,让手机真正连上5G网络

5G手机在MWC上满场都是,但真正有连上5G网络的相当稀少,而高通就是其中之一。在高通展场上,一共展示了5支采用“Snapdragon+X50”的5G手机,包括三星、小米、OPPO、一加、Sony、LG。

高通在现场架设了基站,并申请室内实验网络提供5G网络。大陆手机链接的是中兴的基站,国外厂商则链接爱立信的。

现在Demo不少5G功能,比方说观看4K视频,但最新颖抢眼的,还是“Cloud Gaming”,不用把游戏下载下来,在云计算直接玩游戏。

现场也展出了让5G化为可能的X50调制解调器芯片,以及天线模块。

台湾合作伙伴启基、亚旭的5G设备,也是展出的项目之一。

开上“未来的车子”,会是一种什么体验?

高通现在搬来一台“高通牌”车,主要为了展示车载系统。除了可通过Alexa,执行音乐、电影的娱乐活动外,还有人脸识别纪录驾驶当下状况,若侦测到快睡着还会给给提醒。

在车的后座上两个凹槽,一个是X50的5G调制解调器模块、一个CV2X模块,采用模块化安置,对于车厂商用更加方便。

车上的CV2X模块可以跟红绿灯链接,也就是物与物的链接。日后红灯时,不用抬头确认,会自动显示上车子的屏幕上。

5G手机成为AR、VR眼镜主机

高通推出一项新计划,通过验证的AR、VR眼镜,可以利用一条线USB-Type C的线,链接搭载Snapdragon 855手机,手机就成为了运算主机,若还是5G手机,就可以直接体验5G“Cloud VR”。

宏碁的VR眼镜也支持,只是产品进度尚未准备好,现场只能靠其他机器仿真。

当连上5G网络时,或是用连了5G网络的设备进行运算时,带宽够大、时延够低,就可以避免转头时产生的晕眩、不适感。

AI玩什么? 3D照片、背景虚化、夜拍增加

现场展示AI相关应用,主要都与摄影有关。和不同的产商,打造不一样的应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通过单镜头拍摄,却能AI仿真成双镜头才能达到的背景虚化照。

以及Facebook这阵子很流行的,聚焦主体就可拍出的3D仿真照。

照片画质不够好时,也可通过AI进行强化。

“2019到2020年,全球会有86亿支智能手机,手机毫无疑问地会成为最大的终端AI(人工智能)平台,”高通技术公司产品管理资深总监盖瑞·布洛特曼(Gary Brotman)说道。

高通预估,2019到2020年在全球86亿支智能手机上,或多或少都支持AI处理、AI应用。

那么,市场占有最高的芯片龙头厂商高通,又是如何透让AI,在手机上化为现实?

三大手机AI应用,你有感还是冷感?

谈起高通的“AI前世今生”,最早得回朔到2007年。

“当时我们要做第一个针对AI的研究,想看看能不能做一些跟人脑非常相似的处理模式,” 高通技术公司资深总监暨企业研发部门人工智能研究计划负责人侯纪磊回忆道。

而后,高通终于把技术化为现实,2015年第一次在旗舰处理器,也就是Snapdragon 820上加入了AI引擎;时间推移至2018年12月,Snapdragon 855在夏威夷发布时也搭载了AI引擎,但这已经是高通第四代的AI手机芯片。

侯纪磊加入高通16年,是从早期就参与AI研究的骨干成员。

高通毕竟不是OEM厂商,只能打造一个AI平台,让厂商各自发挥想象,去思考AI究竟可以用何种形态出现在手机上。但侯纪磊观察,现阶段在手机上的AI,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加强用户体验。

“比较常见的有三种应用,第一个类型,是针对检测、判断和分类的应用,”听起来颇为复杂,但侯纪磊解释,事实上就是像Google助理对话时要用到的语音识别、相册图片分类功能,以及人脸识别解锁,这些需要“判断”的应用。

第二大类则是“回归类”的模型应用,这些应用是对语音、图片、视频数据可以起到增强或是再现的效果。像这一类型应用,或许消费者的感受不会那么大,往往不太会以一项独立的功能推出,像是通话时语音降噪等等,可以感受到比较明显的例子,便是手机相机在夜拍时,会有画质增强效果等类似的优化功能。

像是拍照后让画质增强的功能,也是手机上常见的AI应用。

至于第三类应用,应该也是近期讨论度最广、对每一个人的生活影响最大的应用–可以判断、决定的AI,最常见的就是Google助理、Siri这些“智能助理”,可以对生活中的一些事物进行推荐,甚至是预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给给定制化的选项。

“比如说我早上九点要开会,一般我都八点半出门,但是这个应用发现今天正刚好会塞车,它就会提前给我一个提示,像是你今天可能要提前15分钟、提前半个小时出门,这已经是从一种智能的角度,在跨应用进行综合判断,给你一个更有用的消息。”侯纪磊解释。

各类AI应用,事实上在你甚至不知道它已经导入AI时,就已经渗透在日常大小事中。当然,还有一个更好的例子——美颜,在照片无美颜不欢的时代里,因为镜头本身处理的能力有很大的局限性,这时得靠大量的AI能力在软件里,才能媲美单反相机,或自动修掉不必要的瑕疵。

5G和AI是互相冲突,还是1+1>2?

然而,随着5G手机一支支问世,不禁让人好奇——未来5G对手机上的AI会有何影响?是相互冲突,还是“1+1>2”的助力?

“我不认为它是一种冲突,一旦有了5G之后,它会让AI的云计算、终端混合模式更灵活地布署,5G和AI应该有这种组合性的互补优势。 ”侯纪磊点出,大带宽、低时延的5G对于AI最大的帮助,就是数据处理、运算时可以直接在设备上,也可以在云计算上自由转换。

简单来说,AI在终端设备上的研发和商用布署,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深度学习模型的训练和布署全部在云计算;第二个是模型的训练在云计算,而布署在终端;第三个阶段,则是模型的训练和布署可能是云计算、终端,一种灵活混合的模式;然而,目前几乎都停留在一、二阶段。

“举个例子,很多时候我们发现,在手机上的语音指令,是事实上都可以在手机上直接处理,但很多时候,如果发现手机处理不够准确,要把数据送到云计算,或者处理的场景需要云计算的数据和知识时,就要要把自己的东西放上云计算,这种情况下,5G就能够非常灵活转换布署。”

5G导入终端,对AI最大的好处是能终端、云计算灵活布署。

或许有点复杂,侯纪磊进一步解释这么做的“好处”。比方说私密性高的事情,或是个性化的事情,在手机上的数据就够用了,可以在终端直接处理,避免云计算大厂拥有用户的私密性数据;但有些东西秘密性要求不高,或者对于云计算大数据库有需求,可以放到云计算去处理。

“但要达到这种布署,我觉得可能至少需要两三年,可能三到五年会更实际。”

AI下一块领土——教育与医疗

最后,谈到AI落地除了手机之外,在垂直产业机会,侯纪磊相当“有感”。

“在企业端,AI落地性也非常的强,像是跟政府、安全相关的监控,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很多用例,”除此之外,像是银行风险的监控、投资的决策,以及零售业为了加强客户体验,都大量导入了AI能力;而以长远趋势来看,未来三到五年侯纪磊认为AI除了导入自动驾驶汽车外,还有两大行业潜力最大— —医疗和教育。

“我觉得教育上,它可以表现出来的是“个性化”,我举个例子,比如有些人比较外向,有些人比较内向,有些人可能文科比较好,有些人可能理科比较好,将来AI能够根据你属于不同类别的特性,实际上在进行教育的过程中,他的“针对性”就会非常强。正好在机器学习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叫作强化学习(reinforcing learning),恰恰是说我能不能在跟你交互的过程中,通过了解你的特点,能够使得我能够更加针对性、更加满足你个人的特性,强化学习有非常强潜力。”

至于医疗,更不用说,光在台湾,已经有各式各样的案例导入AI,接下来的应用,仍旧值得期待。

微软Hololens之父艾力克斯·基普曼Alex Kipman,在MWC的舞台上手捧着Hololens 2亮相,一边介绍它搭载高通Snapdragon 850处理器时,高通在XR(混合虚拟现实,包括AR及VR)“四大天王”的布局,终于凑齐了。

微软在备受瞩目的MWC展前记者会上,Hololens之父、微软技术研究员基普曼亲自发布第二代产品。

通吃HTC VIVE、微软Hololens、Facebook Oculus、Google Day Dream,除此之外,目前已经有超过30款采用高通处理器的XR产品发布,充分透露出高通想深耕XR领域的决心。

果不其然,高通这下果然有重磅消息宣布——下一步,是让5G手机成为AR、VR眼镜,可以随身带着跑的主机。

5G手机,到底该怎么变成AR、VR眼镜主机?

听起来抽象概念,到底是怎么运行的?

只要是通过高通认证、搭载旗舰处理器Snapdragon 855的手机,通过一根USB-Type C传输线,就可以直接链接为此计划而生的AR、VR眼镜,成为眼镜的运算主机。这么一来,由于运算都在手机上完成,眼镜便可以省去不少配置,做得更轻巧。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当这一支Snapdragon 855手机,若正好也是5G手机,那就再好不过了。 5G低时延、大带宽的特性,让“Cloud VR”能直接就在手机上完成运行,换句话说,即便眼镜没有搭载任何5G模块,用户就能体验当眼镜连上5G网络,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当然,并不是任何一款AR、VR眼镜都可以这样做,需是要配合高通特别设计,而这些眼镜统一被高通称为“XR viewers(XR浏览器)”。目前高通只公开了两个机型:中国创业公司公司研发的nreal light AR眼镜以及宏碁的VR眼镜。

在现场,高通请nreal带上眼镜来为记者演示体验。眼镜上一左一右,共有两个摄影机,主要是为了关注用户的眼球观看位置,并进行精准的优化运算。

视力不同的人,可以选择不同度数镜片。

虽然AR眼镜有观看画面大小的局限性,但配戴起来还算舒适。 nreal light AR眼镜预计今年第3季推出,但价格还未定。

nreal创办人徐驰表示,和高通自从Snapdragon 845开始合作后,这一款产品事实上已经慢慢开始研究两年了,和高通双方进行好几个月的协商、讨论,才真正化概念为现实。

5G手机有了增值卖点,未来新的销售模式要来了?

看似相当酷的新技术,未来对产业、对消费者生活,会有什么改变吗?

先来看看产业面,这看似更像一种5G手机的“附加价值”。

5G手机近期一窝蜂问世,但让人购买进场的利基点究竟为何?现在还没人有答案,但至少此方案一推出,让5G手机开始有了加分项目、有了新的卖点。高通官方甚至表示,希望未来手机厂商,能以“产品组合”的方式来销售手机及XR设备。

当然,一切都才刚刚起步,未来是否真的能相互带动彼此的销量,还有很久的时间需要观察。

再来看看消费者面,日后AR、VR眼镜的可以运用场景,就更丰富了。

“你可以想象2019年,会发生这样的场景:坐地铁人挤人,你根本没有机会拿手机,于是带着一副AR眼镜,就可以直接看视频、新闻、E -mail,”高通技术公司产品管理资深总监司宏国(Hugo Swart)说道。

链接手机与AR眼镜的线路不只让手机成为主机,也让手机的画面、应用都兼容显示在眼镜中,跨大应用场景的想象空间,而且这副眼镜,还可以随身带着跑。

高通技术公司产品管理资深总监司宏国还举了几个例子,像是一边煮菜,一边戴着眼镜,眼前就可以显示菜单,不用再特别玩手机;又或是在飞机上通过眼镜看电影,这部电影究竟演什么,只有你自己看得到,保护了隐私。

一张生态图,窥探出手机厂商进军5G的秘密

“我们相信行动XR的机会非常广,面向整个生态系统统不同的厂商,包括芯片厂商、智能手机的OEM、VR/AR供应商、以及内容运营商。”

为了让更多设备都兼容,都符合标准,高通甚至推出了一个“加速计划”(HAP)— —会把搭载Snapdragon 855的手机都“预先”纳入计划中,无论是手机,还是XR设备,都会给出一个“XR”认证徽章,证明这些设备是兼容的。

最后,司宏国在介绍完一切环节后,秀出了一张“生态圈”图。

这一张“XR viewers”生态圈图,透露不久后可能会推出5G手机的品牌。

在图表上的企业,包含了XR设备厂商、手机厂商、内容平台供应商,以及提供5G网络的电信企业。司宏国说明,在生态圈中的每一家企业,都对这一个“5G手机+XR设备”的计划,有着极大的兴趣。

值得注意的是,在手机厂商列,有小米、黑鲨、一加、OPPO、vivo、HTC及华硕。虽然这一项计划,手机厂商要加入的先决要素是手机要搭载Snapdragon 855处理器,但不一定非得是5G手机,但若是5G手机,完全让体验事半功倍,才更有意义。

仔细审视,除了小米、OPPO、一加之外,其他品牌都还没有要推出5G手机的计划发布。但在高通的新闻稿中,也特别引用华硕ROG 产品经理唐瑞宏的话:“这一项新计划,势必会改变消费者感知与体验5G沉浸式内容的方式”。合理推测估计不久的将来,或许就可以看到台厂华硕、HTC推出的5G手机,特别是华硕,选择机型应该是ROG电竞手机无误。

“我们相信在未来几年内,移动XR的市场规模,会跟智能手机一样大”,司宏国表示。也是,高通预计2019年底,要让这一项计划、这一类XR设备,从概念变为新产品,未来5G说不定会成为,VR、AR眼镜的最佳推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