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可以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但无聊事占掉你80%时间

“工作将填满你人生的一大部分,唯一真正令人满足的方式,是去做伟大的工作。而做伟大工作唯一的方式,是热爱你做的事。”―史蒂夫.乔布斯, 2011 年

我可以自吹自擂一下吗?

“我热爱搜索引擎优化(SEO)。”

我热爱 SEO,因此当 SEO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然后呢?

我喜欢:只要对网页做一点小变化,就能使它出现在搜索引擎的方式显著改变,促使数十万人光顾我的网站。我喜欢:为了克服艰难的关键字竞争,需要结合的技术专长与创意。我也喜欢:搜索引擎为了网页排名的秘密,发掘每一小片拼图的过程。

当我找到新技巧,或是发现谷歌排序过程的精妙之处,眼睛就会发亮。我竭尽所能做最深入的挖掘,一做就是好几个小时,纯粹为了发掘和好奇的乐趣;对于能提升网络曝光率的几百万种数学算法,我也极度渴望证明自己的假说是正确的。

如果找到足够证据,重复测试我的假说,结果在排名上均获得成功,我就会欣喜若狂。我会在公寓里跑上跑下,乱挥拳头,像个削瘦、傻气、犹太版的洛基(请邻居记得闭上眼睛,我家不是每扇窗户都有百叶窗)。

然后我会花更多时间以文本和图片记录我的工作,在博客或演示文稿上发布。当我终于按下“发布”键或站上讲台分享心得时,就是我专业努力的尖峰。分享相关知识,为每天掌控几十亿人搜索经验的系统除去神秘面纱,都是我热爱的事。

显然我这个搜索引擎优化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应该快乐似神仙对不对?我实现了(公认有傻劲的)梦想,不是吗?

首席执行官是真正(烂到不行)的工作

我刚开始当搜索引擎优化的顾问时,大多数日子的确是用来做喜爱的工作。可是当公司开始走上认真增长的轨道,我也当上首席执行官后,我大概花不到20% 的时间做那些事 ,有几个月还一度减少到5% 以下。

我们增长得很快,也是我第一次做首席执行官必须做的每件事。我的学习曲线很陡,很不好过。我不只要学习,还得现学现卖,重复做,直到做对为止。我做对做错都事关重大,员工依赖我指派合适的项目,以便使软件更好,或使用户群体扩大。顾客依赖我构建和支持搜索引擎优化工具,并且要比手动替代方案(或竞争对手的工具)更好。投资人依赖我雇用员工、执行项目、报告公司运营状况、维持财务纪律,最要紧的是快速增长。当然,由数十万个营销专家组成的摩兹社群,也依赖我研究、教导、每晚发布搜索及网络营销领域的相关贴文。

没什么了不起,对不对?

我记得2009 年10 月,光是一周内,我就要做这些事:招募新首席技术官;向几位硅谷风险投资人募集资金过程不顺,须在结束前力挽狂澜;为两项即将举行的正式会议准备报告;与公司工程及运营团队的高端成员,谈新待遇和股票报酬;替重要的新产品计划(网站开放浏览器,这将成为我们未来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设计线框图(wireframes);替欧莱礼出版公司(O’Reilly Media)促销一本我与人合着的书《SEO 艺术》(The Art of SEO );还有令人不敢相信的,与联合国某些高端技术人员会面,讨论搜索曝光率对他们的帮助。

我几乎没有亲手做搜索引擎优化的事。

“创办新业务以便做自己想做的事”,这种偏见在科技界流行文化里深植人心的程度,不亚于一夜致富的偏见,值得加以破解及审视。 其中虽然有少许实话,却埋在一层层令人生气的虚伪矫饰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