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比股价崩盘更惨的事?想离职的天才员工达历史高峰

帮助影音流媒体龙头Netflix达“破坏式创新”的独特企业文化正在反噬?

上周新一季财报公开,十多年来首次总用户数量下跌,营收以多年来最龟速速度增长,因此股价暴跌35%,创下有史以来第二大单日跌幅,市值蒸发540亿美元。

投资人信任暴跌的空前危机中,《彭博》报道,Netflix还可能失去更宝贵的资源:明星员工。

由于股价下杀,抹去许多员工认股选择权的价值,可能引爆一波员工出走潮。现任和前任员工上周表示,有意离开公司的人比过去任何时期都多。

员工士气大受打击,是Netflix最不乐见的结果,因向来依赖全明星员工阵容帮忙创新,领先竞争对手。

成也球队文化,败也球队文化?

Netflix的企业文化与其他硅谷企业很不同,许多企业虽然致力挖角人才,但也会营造和乐融融的扁平化组织气氛,提供许多福利措施。

而Netflix明确规定:公司“只要”一流人才,创办人哈斯汀(Reed Hastings)更直言“我们不是一家人”(We Are Not Family),讲明公司愿意以业界最高薪聘请一流人才,但二流人才请走人。全公司充满优秀员工,因此相互激发最大创意和执行,但工作环境也高压到令人恐惧。

从Netflix对员工期望清单的其中几项可窥一二:

哈斯汀也曾说明,这是“职业球队”经营法:教练带领球队拿到冠军,不控制每个球员,而是放权给他们、让他们亲自执行比赛计划,为球队的最大利益行事。但如果球员无法给球队最大贡献,就会要求离开。

哈斯汀长期认为,这种球队文化是Netflix成功的秘诀。但或许也是因为这种严酷,让员工在这次危机下想走人。因公司早就营造“绩效至上”氛围,缺少互相照顾扶植的情感,能吸引员工留恋而留下。

Netflix要开始“省钱”,企业文化被迫转型

若越来越多员工不信任能在Netflix赚高薪并发挥最大价值,对公司开始牛步的增长来说是极大隐忧。除了受自身企业文化冲击,外电也发现,日益竞争的产业环境,Netflix开始“省钱”的策略转向,也进一步改变企业文化。

除了高人才密度,另外一个重要原则是“低度管控”,指的不仅是信任员工,提案不需经主管核准,在资本密集的流媒体影视产业,更代表员工提案若涉及大量花费,Netflix因信任员工,几乎都会放手给他做。

如佩雷兹(Kari Perez)曾是Netflix传播部门总监,她想在墨西哥办颁奖典礼,广邀名人,通过评分墨西哥电影,再颁给获奖者与Netflix的合约,借此打开Netflix当地的知名度。办颁奖要花很多钱,当时佩雷兹的主管不支持,因过去很少类似做法,但因企业文化佩雷兹做到了,并大获成功。

但未来员工是否还能无所顾忌执行自己的想法,将打个问号。

《彭博》指出,因增长趋缓,Netflix开始削减成本。这不代表内容投资金额会减少,预计今年内容支出将增长至超过200亿美元,但会更密切审查投资内容。除此之外,出于压力,主管可能更不愿意给下属犯错的空间。原本慷慨的报公司帐也可能将收紧。

甚至独特的雇佣方式也开始出现变化。

《彭博》指出,Netflix正在重组工程部门,划分成薪资较低的初阶及薪资较高的高端员工。这脱离原本坚持只雇佣最优秀员工的说法,不过Netflix表示,这是为了帮助员工互相指导、促进职业生涯发展,因公司规模太大,2013年员工数约2,000人,现在增长到1万多人。

企业文化在危机下被迫改变,《华尔街日报》指出,Netflix感觉越来越像“另一间不同的公司”。沮丧的员工要求高层发布新无偿配股,弥补原本选择权的价值损失。

Netflix以企业文化成功颠覆影视产业,但现在越来越挤的红海市场,反过来成为另一隐忧。Netflix能否维持高速创新步调?流媒体龙头正在经历重大考验。

(首图来源:Unsplas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