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攻击全身器官,科学家找到疑似凶手

COVID-19病毒从最初版发展到Omicron,虽然症状较轻,但仍有可能造成全身性发炎,称为多系统发炎症候群(MIS)。MIS是与COVID-19相关罕见但严重疾病,导致不同身体部位发炎,包括心脏、肺、肾脏、大脑、皮肤、眼睛或胃肠器官,增加死亡风险。去年发布在《临床调查杂志》研究就发现造成重症的机制,可能是一种酶,科学家发现病患体内酶简直如响尾蛇毒液,浓度高到足以撕碎重要器官的膜,可能是导致病情严重的关键机制。

即使Omicron轻症与无症状居多,但Omicron变异株也会侵袭不同器官,未接种疫苗者仍有大风险。据美国统计,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死亡率为每10万人有0.4人,但未接种疫苗的人死亡可能性比接种者高20倍。病毒对儿童的影响也比流感更大,对儿童来说,Omicron侵袭不同器官风险也比其他感冒病毒或流感更高,香港研究发现,儿童感染Omicron BA.2的死亡率约流感7倍。

现在科学家仍不清楚病毒攻击全身器官的机制是什么,但美国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跨校科学家团队去年通过收集患者血浆样本,使用机器学习算法分析除年龄、体重指数和既往健康状况等传统风险因素,特别关注生化酶及患者脂质代谢物程度,结果发现一种没在预期中的sPLA2-IIA酶,接着科学家使用相同机器学习,开发决策树预测COVID-19死亡率,结果显示大多数健康实例的sPLA2-IIA酶循环水准徘徊在每毫升半微克,但重症患者和sPLA2-IIA大于每毫升10微克的患者,死亡率很高。

sPLA2-IIA在健康实例浓度很低,长期以来人们知道它在防御细菌感染、破坏微生物细胞膜方面有关键作用。当触发的酶以高浓度循环,有能力撕碎重要器官的膜。科学家称这种酶为粉碎机,已知在细菌性败血症、出血性和心源性休克等严重炎症很普遍。

此外,sPLA2-IIA与蛇毒关键酶有相似遗传特征,因此科学家称这种酶也会像流动的神经毒液,有与神经肌肉受体结合的能力,可能使肌肉功能失效,如现在有长期症状的患者,有些人原本很健康,但染疫康复后行动仍受影响。科学家下一步想确认的是,这些人体内的酶是否仍高且活跃,导致肌肉无法正常运行。

科学家看到患者对sPLA2-IIA耐受度的钟形曲线,表示这种酶会试图杀死病毒,但某时刻释放量太大,使症状急转直下,破坏细胞膜,导致多器官衰竭死亡。参与研究的纽约大学科学家表示,使用sPLA2-IIA抑制剂可能成为降低甚至预防COVID-19死亡率的新治疗标靶。

(首图来源:Pixab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