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辞职不是疫情短暂现象,哈佛:雇主将面对的新现实

去年一年美国有四千七百万人自愿离职创下记录,很多人称为“大辞职”,认为这是疫情后的独特后遗症,但《哈佛商业评论》分析,大辞职并非凭空出现,而是疫情之前就存在的趋势,认为这股驱动美国人离职的背后力量将在疫情之后继续存在。

现在美国劳工短缺无处不在,有些营业场所还被迫减少营业时间。但分析认为,如果拉长十几年来看,现在的辞职不是疫情引发的短期动荡,过去几年辞职率一直在上升,2020年疫情下很多人不敢离职,离职率稍微放缓,2021年随着美国刺激性支票的发布和一些不确定性的减弱,人们开始辞职,简单而言就是如果没有疫情,其中许多人可能会在2020年辞职。

文章分析大辞职背后有五个因素,包括退休、 搬迁、 重新考虑、重新洗牌和不愿意,这场疫情只是将之结合在一起,产生当今劳动力市场上所经历的变化。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年长员工提早退休,他们可能本来就想退,刚好遇上股市飙升和住宅物业价值上涨,让他们更有信心采取行动。年长员工离职的格局与上次金融风暴大不相同,2007~2009年大衰退期间,55岁及以上劳动力参与率增加1%,这次疫情期间则下降1.9%。

至于搬迁的人则没有预期的多。报道指出虽然高技能知识工作者放弃生活成本昂贵的地区,转向风景胜地的文章很吸引人,但实际上搬迁并非这场大辞职的原因。2021年的整体流功率是70多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点。自1980年代以来,搬迁率一直在稳退下降,疫情并没有扭转这一趋势。

第三点是重新考虑工作的意义。疫情带来的死亡和重病病例让人们重新考虑人生中的优先事项,其中女性比男性受到的影响更大,年轻的人比年长的更严重。特别是在咨询和金融等白领行业,基层人员经历严重的职业倦怠,因为疫情期间业务繁重,基层人员却没有获得培训或增长方面的回应,或是从客户交互中受益,这些经历改变年轻人对此类工作的容忍度。

许多人不是退出职场,而是重新洗牌。布鲁金斯学会分析显示,在离职率最高的行业中,雇主的反应是大幅提高薪资吸引劳工。如2021年麦当劳将时薪提高一成,还改进紧急托儿、带薪休假和学费报销等福利,结果2021年成功扩大员工人数,年底的人员配备水平已高于年初。沃尔玛也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为公司员工支付100%的大学学费和书籍费用,希望吸引员工以及提高员工保留率。而疫情之后许多员工不愿返回办公室也是导致大辞职的原因之一。

Quartz分析指出,一下有这么多人辞职,是美国系统性未能重视工人的应有结果。文章指责美国一直以来重视商业友好政策和以股东为中心,成为发达经济体中对劳工最苛刻的国家,缺乏带薪休假,也没有对儿童保育的支持,在疫情期间也缺乏支持性的做法,更不用说联邦最低工资已经十几年没涨。哈佛评论认为,现在的辞职只是延续疫情前的趋势,是未来几年美国雇主可能要与之抗衡的现实。

(首图来源:Flickr/woodleywonderworksCC By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