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开战全球大抢液化天然气,第二大进口国日本现隐忧

以往西欧国家经由天然气管线大口大口的享用俄国天然气,也养大了普京的野心,如今俄乌战争爆发,西欧国家才急忙要戒掉这个瘾头,然而经济体与基本民生都相当依赖天然气,急忙要找替代方案,但其他天然气产国没有如俄国般直通的天然气管线,得要采用液化天然气后海运的方式取得,于是掀起一场液化天然气争抢大战。

以立陶宛来说,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容量已经爆满到9月底;爱沙尼亚也为减少对俄依赖重启过去停摆的天然气接收站建设;意大利亚德里亚海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也提升容量,自每年可接收80亿立方米提升到90亿。这只是欧洲国家大举增加入口液化天然气的几个例子。

不只欧洲国家抢食液化天然气,中国是全球液化天然气最大进口国,2021年进口7,805万吨,为了自身需求,也拼命在全球到处抢货,不只中国,即使较小较穷的国家如孟加拉,也正到处寻求液化天然气供应。

这对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日本来说可不是好消息,日本进口占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约22%,由于日本311事件后暂停核电厂,主要替代电力来源就是燃气发电,日本目前燃气发电占发电量达36%,发电以外还有暖气与烹饪等需求,以总体能源使用来说,天然气占24%。

日本液化天然气最大来源是澳洲,2021年占36%供应,之后是马来西亚,占14%,俄国与美国均占9%,如今日本加入欧美各国制裁俄罗斯行列,进止进口俄国天然气,由于仅占9%,乍看问题不大,不过问题全世界各国都到处抢俄罗斯以外液化天然气,导致价格大涨,要找到替代供应可说要价不菲。

俄国原油占日本石油进口仅占4%,且替代供应来源众多,日本还有4.8亿桶原油库存,可使用240天,相对液化天然气存量仅够用3周,这是因天然气本质就较难存储。这也是日本虽参与制裁俄国,对日本三菱、三井持有投资的俄国萨哈林2号天然气计划却态度暧昧,不强迫退股,有国家能源战略隐忧在。

全球新冠疫情初期,各国经济受疫情影响能源需求大减,亚洲液化天然气价格一度跌到每百万英热单位仅3美元,如今却飙到59美元,转嫁到电费账单,让日本担心进一步推高通胀。日本如今一方面寻求澳洲能供应更多天然气,另一方面也考虑加快恢复核电厂重新运行走步。

(首图来源:shuttersto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