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天赐良机,以色列输欧天然气管线计划蠢蠢欲动

俄乌战争使得欧洲宣示要在数年内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但要马上不用天然气可不容易,不用管线输送的俄国天然气,就得改进口液化天然气,而全球正抢成一团,另一个想法就是,拉一条新管线吧!于是过去胎死腹中的自以色列输气到欧洲的东地中海管线(EastMed)计划又开始运行。

德国在俄乌开战后冻结北溪二号天然气管线计划,不仅新输气管线泡汤,既有的俄国天然气供应也可能随时因为各种原因中断,例如欧盟可能决定制裁既有的北溪一号管线输气,或俄国以断气威胁。若目前俄国天然气停供,欧洲每年将短缺4,000万吨天然气,约占总用量10%。

即使俄国天然气供应没有受到战争因素影响突然中断,欧盟与欧洲各国也纷纷宣示要脱离对俄国的能源依赖,为此要寻求替代能源供应来源,其中许多增加入口液化天然气,但这导致全球价格大涨,并且大抢液化天然气的并不只欧洲,菲律宾与越南也正大力进口液化天然气,而台湾能源策略预计达到5成燃气发电,也是必将增加采购液化天然气。中国2022年则原本预计增加入口850万吨液化天然气。

2021年亚洲液化天然气需求原本增长8%,2022年在欧洲加入争抢推升价格下,亚洲需求增长降至2%,相对的欧洲需求暴增20%,毕竟欧洲比亚洲能负担更高的价格,但是老是这样砸钱抢单也不是办法,久了欧洲也是会肉痛,最好还是有其他更稳当的天然气来源。于是过去胎死腹中的东地中海天然气管线计划现在成了好主意。

东地中海天然气计划是自以色列,经塞浦路斯、希腊至意大利,拉海底管线输送天然气欧洲的计划,最早于2016年时宣布,全长1,300英里,其中1,000英里是海底管线,总预算70亿美元,原本预定2025年完工使用,但是当年无法取得需要的融资,原因很简单,欧洲当时没有面临当前的能源危机,且低估本身天然气需求,正在“碳过敏症”发作,认为天然气燃烧也是会产生二氧化碳,所以不要任何增加天然气供给的建设。

可改善欧洲的能源战略基本问题

本来美国川普政府还为了区域战略因素力挺该计划,当美国政权轮替,情势就更不利,2021年1月,美国拜登政府通知以色列、希腊、塞浦路斯,表达不再支持,说是要应该发展未来的可再生能源输出,才是对三国与区域有利。也就是拜登与西欧国家有同样的碳过敏症。另一方面的考量是土耳其与希腊为了东地中海探勘冲突不断,为了拉拢土耳其共同防俄,只好暂时不与希腊、塞浦路斯太过亲近。

以色列并不放弃能源输出为提升国家外贸与战略地位的手段,山不转路转,2021年12月,以色列总理贝内特与希腊、塞浦路斯总理会谈,一边继续讨论东地中海管线计划,另外谈欧亚互联馈线(Euro-Asia Interconnector)计划,同样是自以色列经塞浦路斯、希腊,但铺的是海底电缆,输送的是拜登希望的可再生能源绿电。

中东各国为后石油时代未雨绸缪,多国都利用沙漠兴建大量太阳能、风能发电,以色列的邻国约旦就在以色列协助下有大规模太阳能计划,并与以色列签署以电换水,交换以色列海水淡化厂生产的淡水。以色列若完成欧亚互联馈线建设,在未来可为中东风/光绿色能源输送到欧洲的门户,欧洲直接取得电力也可降低燃气发电的天然气需求。

但是等各国慢慢建设大规模绿色能源建设,实在缓不济急,最快办法还是重启东地中海天然气计划,整个东地中海天然气蕴藏,高达欧盟76年使用量,以色列控制海域蕴藏量高达260亿桶原油、7.734万亿立方米天然气,以色列可借由输气欧洲,强化与欧洲的结盟关系,更成为能源输出大国。

雪佛龙首席执行官Michael Wirth在CERAWeek年度能源会议透露东地中海天然气管线的讨论重新启动,虽然兴建仍需要数年时间,也非能解燃眉之急,但尽快完工,将可改善欧洲的能源战略基本问题。俄乌战争可说为以色列重新创造良机,不过俄乌战争可能不会持续数年,最终能否实现,还是要看欧洲国家的基本国家战略头脑有没有被俄国打醒了。

(首图来源:EuroAsia Interconnec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