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找不到人!美光组千位女工程师大军

缺工海啸来袭,台湾各大科技公司纷纷宣布征才计划。

根据人力银行统计,去年第四季半导体业平均每月职缺高达3万4千人,人才缺口创7年新高。台湾半导体业大喊人才荒,但,是真的找不到人?还是人明明在眼前,企业却因为潜藏的偏见选择视而不见?

“我们这行找人很怪,100名学生中,明明有50个女生,企业就硬要从50个男生找工程师,”这是台湾美光人才招募处长张嵋岚的疑惑。

拿掉“男性优先”偏见

每5位工程师有一位是女性

美光是全球前三大内存制造商,在台湾,美光待遇或许不如台积电,但工时不像台积电这么长,休假福利也较优渥,许多大学理工科系毕业的新人,会将美光与台积电作为职业生涯起点的选择。

正因为如此,美光鲜少为“缺人”这件事烦恼过。然而,近年因为少子化等因素,理工科系毕业生的数量逐年递减,科技企业急欲在越来越稀缺的理工毕业生中争抢工程师,美光也不例外。

但,他们的做法却大不同。他们不在既有的人才池中和同业你争我抢,而是将目光投向“女性”这个常年在半导体业被视为弱势的群体。

美光在台湾约有6,300名工程师,其中高达22%、近1,400名的工程师为女性,也就是每5位工程师中,就有一位是女性,这个比例居台湾半导体业之首。

6,300名工程师其中,约有1,350位是设备工程师,其中女性占比约1%。 “别小看这1%,这已经是极高的数字!”张嵋岚解释,在台湾的半导体界,设备工程师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招募女性,2018年美光的女性设备工程师人数是“零”,现已累计100多位投身这个职业。

美光位于台中的无尘室,这5名女性的设备工程师皆不到30岁,她们是美光女工程师的生力军。

为何女性在半导体业被视为弱势?原因在于,半导体业征才时会有一种“男性优先”的本能。

清华大学材料科学工程学系教授游萃蓉分析,很多男性半导体业主管在面试时,碰到女性应征者,会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女性要照顾家庭不能加班、深夜下班回家会危险、稍微被凶一下就哭,所以潜意识偏爱录用男性。

“这是一个典型的bias(偏见),认为女性不适合从事科技业的工作,”张嵋岚说,因为偏见,导致半导体产业成了男性的天下,鲜少有女性出头天的案例,又回头影响了女性进入半导体业的意愿,形成恶性循环,让企业错失不少优秀女性良才。

美光打破这个恶性循环的策略,先诊断女性为何不愿当工程师,发现两个症结:第一、缺少女性工程师成功的案例;第二,像设备工程师经常需要搬重物,对力气较小的女性而言,是很大的跨入障碍。

先去除校园偏见

再买机器解决搬重物障碍

张嵋岚回忆,她有次去台大化工系征才,很多女学生抱着疑惑问她:“女生在科技业有机会出头天吗?”她相当惊讶,想说:“天啊,你都念到台大了,为何还对自己有这么多质疑?”但这真实的反映了女性不适合科技业的偏见,从职场到校园都随处可见。

为了扫除偏见,美光特地找了一名新加坡籍的女性高端主管,到校园巡回演讲。这位主管大学念理工科系,仅用12年时间,从一名基层的工程师,爬升为芯片制造厂厂长,统领3千名工程师,“我们把实际案例呈现在大家眼前,证明女性在半导体业也能发光发热。”

美光还进一步减少女性工程师跨入职场的障碍,尤其是需要搬运重物的设备工程师。

美光引进一部自动化的搬运系统,设备工程师通过iPad申请所需物料,系统就会指派机器人将所需物料放置智能货架内,送抵指定位置。

机器人还能够自动上下电梯,在范围庞大的无尘室里自动搬运,大幅降低了人员的负重需求与往来移动。

女性工程师感受到在美光工作,受到的先天歧视变少了,自然口耳相传,吸引她们的学妹愿意加入美光,恶性循环变成正向循环,也让美光免于陷入与同业抢才的焦土战场。

更深远的意义是,团队因为不同性别的加入,而使多样意见能够真正的显现。

张嵋岚指出,以前内部团队的会议上,清一色是男性工程师,还可能来自同一所学校、甚至同一个足球队。团队同质性过高,会导致想法大同小异,无法激荡出多样意见。不同群体加入,让会议结论不再只是同温层下的产物。

美光的经验提醒我们,礼贤下士最大的敌人,往往不是出得起高薪的同业,而是自己对性别、学历等偏见。敞开心胸,诚实面对偏见,方能为企业招募更多样广阔的人才。

(首图来源:科技新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