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人进入粮食危机边缘,俄乌战争又来砸了全世界的“饭碗”

随着俄乌战争仍在持续,小麦价格不断飙涨,粮食危机愈发严重。一些高度依赖小麦进口的国家,遭受粮食短缺的可能性正显著提高。

世界粮食计划局(World Food Programme,下称WFP)表示,从2019年以来,面对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人口(也就是受到严重粮食短缺冲击,导致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几乎增长了快一倍,从1.35亿人增加到2.76亿人。

尽管在过去十年里,已让1亿多人口免于粮食短缺的冲击,全球也在减少营养不良的成果上有重大进展。然而,近两年,世界上却有将近3亿人口正受苦于严重的粮食危机其中。

WFP更沉痛指出,目前全球有38个国家的4,400万人口,正在处于饥荒边缘。然而,战争、新冠疫情,以及气候变迁,都是导致全球粮食危机、粮食不安全的关键因素。

俄乌战争加剧粮食供应问题

战争、冲突仍然是导致全球粮食不安全的关键因素。世界上有将近60%的人处在粮食不安全的人口,是生活在受到战争的地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不仅直接影响当地居民的粮食品安全全,更连带冲击全球粮食供应。

因为乌克兰素来被称为“欧洲粮仓”,拥有全世界肥沃黑土总面积的40%,所有谷物的出口总量仅次于美国,且是世界上最大的葵花籽油、菜籽油等种子油的出口国。

而俄罗斯则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供应国,和乌克兰加在一起出口的小麦总量占全球的33%,占全球玉米出口的19%。这也冲击了那些依赖俄罗斯、乌克兰农产品出口的国家,特别是中东和非洲。

“小麦、玉米、食用油等对粮食品安全全至关重要,尤其在全球较贫困地区,”美国麻州大学安模斯特分校供应链、物流与经济学教授纳谷尼(Anna Nagurney)向《美联社》说道。她指出,俄乌战争爆发后,有些乌克兰人留下保家卫国,有超过百万人出逃至邻国:“剩下谁能来收割?谁能来帮忙运送呢?”

联合国也警告,随着粮食贸易中断、未来耕种作物受阻,“目前已创记录的粮价恐再暴增22%”,更高的运输成本、能源价格、劳力短缺等问题,都让粮食生产变得更加艰难。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的数据发现,2011年至2020年间,全球武装冲突的数量增加大约50%。 《经济学人》报道指出,发生在缅甸、南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的内战,使人们挨饿。其中在埃塞俄比亚政府军、民兵,以及平民所发生的暴力事件,让超过40万人处于严重饥荒,这是自2011年索马里以来最严重的饥荒。

马达加斯加类似饥荒的情况,“是由气候所造成的,并非战争或冲突”。 (Source:pixabay)

新冠疫情、气候变迁也联动影响粮食危机

除了战争造成粮食不安全性升高之外,新冠疫情、气候变迁的冲击也让粮食短产。

WFP指出:“新冠疫情将粮食危机推升至前所未见的情况。”疫情不只对个人、家庭收入造成影响,且肉类、奶制品、谷物等食品价格更创下十年来的最高价格,也重创粮食供应、各国提供粮食援助的意愿。

受到极端气候的影响,全球各地自然灾害频传,这也连带冲击农作物的生长。

非洲岛国马达加斯加正经历长达40年以来最严重的旱灾。在部分地区甚至已有连续4年没有降雨,饱受连年干旱冲击,使得当地无法种不出农作物,WFP就估计当地已超过100万人面临饥饿,孩童严重营养不良。

联合国表示,马达加斯加类似饥荒的情况,“是由气候所造成的,并非战争或冲突”,这也是全球首个“气候变迁导致饥荒”的国家。

2月28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迁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二工作组报告:气候变迁影响与调适〉,身为作者之一的帕尔玛(Camille Parmesan)就向CNN表示,随着气候变化的恶化,更多的原住民将失去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水和生物多样性。

而且,越来越多的证据也指出,气候变迁连带冲击许多依赖自然生态来获取食物和生计的地区。未来,各国政府将如何解决粮食短缺,必将成为棘手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