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战争不是远方新闻,而是科技圈身旁的现实新课题

“施先生,面对俄罗斯发动的战争,乌克兰正站在守护民主自由原则的第一线……,我们呼吁你的公司,终止在俄罗斯的业务与关系,直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动完全终止且恢复秩序为止……”这一封距离台湾8,000公里外写下的信,通过Twitter向全世界发送,华硕成了第一家被乌克兰IT大军点名的台湾企业。

这是乌克兰副总理暨数字转型部长Mykhailo Fedorov其中一封对企业的公开信。Google、Apple、微软、SAP、甲骨文等数十家全球知名科技公司的负责人都是他点名的对象。

pic.twitter.com/Gkyt84RDIj

—Mykhailo Fedorov (@FedorovMykhailo)March 10, 2022

几天后,华硕发布重大消息声明,宣布俄罗斯市场出货已经停滞,更捐款台币3千万元提供人道援助。华硕不是唯一做出回应的企业,多数被点名的企业都直接或间接回应了乌克兰的呼吁,不论是提供人道援助,或是终止或削减在俄罗斯当地的业务,甚至有些企业更主动,如Google,直接出手帮助乌克兰政府网站抵抗来自网络的黑客攻击。

这是一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典型区域冲突,但却打出了前所没有的新形态战争。乌克兰发动IT大军从网络世界反攻,让全世界成了乌克兰IT大军的联手抗俄的同盟,来对抗以坦克、火箭、导弹实体入侵的俄罗斯。东吴大学政治系教授刘必荣形容,这是场“又老又新的战争。”

乌克兰战争的新与旧两面影响

刘必荣指出,乌克兰战争具有“新旧”两个方面,“旧”指的是传统地缘政治的运行,位于欧亚交界的乌克兰,就位于欧亚心脏地区,正是地缘政治的议题。而“新”的一面,因为网络对战争带来的影响与冲击,显而易见的第一个直接冲击就是,各种假消息通过网络传播到全世界。刘必荣认为,从这次乌克兰战争的战事演进来看,网络的推波助澜带起一股网络民粹的氛围,谁敢帮俄罗斯讲话、谁敢支持发动战争的俄罗斯,谁就会受到各种舆论口诛笔伐甚至罢凌。 “网络民粹也是过去区域战争没碰过的事。”也因此,刘必荣提醒,世界各国科技企业,包括台湾企业,都必须审慎面对这场战争对企业带来的冲击,“即便战场再远,网络带来的影响却近在眼前,企业更是无从躲避。”他说。

文化大学财金系助理教授陈曦也观察到,网络和各种科技企业提供的服务,将全世界人们串联在一起,因此,小范围的区域冲突也可能对全世界带来星火燎原的影响。陈曦观察,在这场战争中,“带风向”、“拼人气”和“导流量”这三种网络营销常见的手法,发挥了关键作用。是最早提出俄罗斯将入侵乌克兰预警的美国,将这场战争定调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在欧盟跟进这个说法,引发全世界跟进,这是网络“带风向”操作方式。

而常年深耕信息科技的乌克兰,更是懂得善用网络和科技,来争取全世界的支持。不论是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在社群媒体上的各种发言,或是乌克兰数字转型部长号招网络IT大军,对全球科技圈的各种公开呼吁等。陈曦认为,乌克兰通过网络“拼人气”的方式,塑造出在网络上的正义形象,吸引了全世界更多的支持。在网络上引起高度关注后,乌克兰一方面吸引到美国、北约国家同意提供武器,另一方面,乌克兰也通过虚拟货币平台向全世界募款,这正是将庞大人气变现的导流量做法。名人加持效应也让这次乌克兰战争的网络信息战,引起更大的关注。尤其是Twitter关注人数高达7,800万人的全球首富Elon Musk,他与Fedorov的对话,多次向俄罗斯的挑衅发言,屡屡成为全球媒体的热门话题,更让这次战争和乌克兰IT大军的一举一动,都能获得更多的曝光。

全球本地化的供应链布局放慢,但不会停止

乌克来战争带来的影响,不只在网络世界发酵,更直接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了冲击,也再次让供应链自主权的议题成为焦点。IDC半导体集团副总裁Mario Morales以半导体为例来说明,欧盟提出的“欧洲芯片法案”就是尝试借由重新投资当地货源,以减少亚太地区半导体供货不稳定性。然而,供应链要成型,不只花钱,更花时间。 “供应链是非常紧密且复杂,除了制造之外,超过一半的价值是在委外封测代工、IP跟设计,不能一夜之间靠撒钱就建成。”

战争不只是影响半导体供应链,还会带来更长期的效应。陈曦指出,供应链这几年逐渐从长链往短链发展,COVID疫情的影响,让全球供应链出现一波大重整,开始注重供应链韧性来分散风险,但这次乌克兰战争带来了迫切危险的风险,“可能会加速供应链迈向短链的发展,甚至可能出现更多供应链的并购。”陈曦解释,大型企业会更看重供货安全,甚至比降低成本更重要,可能会采取出资或并购的方式,来确保供应商的原料供应无虞。对信息主管来说,这些在供应链上的整合,短链化发展,不只是业务面的调整,也需要IT系统的支持,都会成为信息部门的新任务。

现在,没有人敢小看只有25万人关注的Mykhailo Fedorov的Twitter账号,任何一项发言,都受到全世界媒体的注目。就像当他发出了对华硕的公开信之后,迅速就成为台湾媒体焦点和政治人物的话题,也让华硕不敢忽视以对。

IDC分析:短期将有软件技术人才缺口,但战争拖越久,对ICT产业冲击越大

IDC半导体集团副总裁Mario Morales说,战争迟迟未果,恐影响欧洲ICT支出计划。(图片来源/IDC)

俄乌战争开打,让ICT产业的供应链和人才都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IDC发布一份《俄乌战争对全球ICT市场格局的影响》报告,分析战争对ICT产业的冲击。报告提到,因为战争,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的ICT支出,将先骤降后缓升。

IDC半导体集团副总裁Mario Morales解释,尽管俄乌两国,仅占欧洲整体ICT支出的5.5%。若战争迟迟未果,整体欧洲ICT支出计划将会“被打乱”。 “现在才刚看到苗头”,他警告,战争若拖到后半年,甚至2023年,企业对ICT产业的投资计划可能因战争不确定性,而受到阻力,甚至改变长期投资策略。

IDC欧洲客户洞察与分析副研究总监Andrea Siviero也表示,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情景,无疑将在未来数月和数年内,影响全球ICT需求。IDC全球CIO快速脉动调查发现,超过一半的受访者正在重新评估其2022年的技术支出计划,甚至有一成受访者预计大幅调整ICT投资计划。

软件技术人员对外联系受阻,恐造成人才缺口及大量搬迁

Morales指出,乌克兰的软件实力坚强,是软件技术人员的重要输出国。然而,受到战争影响,乌克兰对外联系困难,软件工程师已经难以和他们服务的企业,或参与的项目小组沟通,造成人才缺口。尽管为了与服务公司维持联系,部分软件工程师逃离乌克兰,并在附近国家继续工作,各国企业也尝试从其他地方寻求软件人才的支持,但Morales认为,乌克兰软件技术人才,广泛的受到世界各地的企业依赖,业界难以短时间内,填补这个缺口。第一波冲击的产业,包括了金融服务、安全、以及加密货币圈等,有高度软件技术人员需求的产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