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柴油短缺,英国打算实施配给

一百美元油价推高生活成本,在欧美与新加坡,更大的隐忧是柴油短缺,且报道认为可能比原油短缺更具破坏性。柴油短缺的故事与供应链短缺的起因一样,疫情打乱生产脚步,过去一年又因为经济复苏下柴油燃料需求大增,又遇上俄乌战争,现在美国、欧洲的柴油燃料库存都处在十五年来的最低水平。

原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供应紧张开始蔓延到石油产品,最明显的是中间馏分油,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柴油。柴油和其他中间馏分油的需求与经济周期高度相关,因为它们主要用于货运、制造、农业、采矿和石油和天然气开采。

随着解封之后经济活动的迅速反弹,以及对柴油密集型制造和货运的关注,柴油需求大增,同时因为疫情下炼油商为了消耗在疫情衰退期间积累的过剩库存,以及适应客运航空公司对航空燃料的需求下降,降低原油加工生产,使得供应不及。此外,由于俄罗斯是柴油的主要供应国,因此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也影响柴油供应,使柴油短缺更加严重。

现在欧洲的柴油燃料库存处于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比五年平均水平低8%,少了3,500万桶。而美国也处于200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柴油燃料库存比疫情前五年季节性平均水平低21%。新加坡柴油燃料库存比疫情前的五年季节性平均水平低400万桶,少32%,也是自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由于消费量持续超过产量,这三个地区的总库存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1亿桶。

现在欧洲国家想办法把柴油留在国内。由于俄罗斯供应英国三分之一的进口柴油,随着市场日益紧张,因为担心出现短缺,壳牌和英国石油公司已经在回避在德国市场上提供任何柴油船货。英国《每日邮报》援引分析师警告称,由于市场状况和包括柴油在内的俄罗斯石油进口禁令,英国政府可能需要从下个月开始实行柴油配给。

法国、德国、匈牙利和瑞典也报告燃料短缺的情况,由于供应担忧笼罩欧洲,奥地利国家石油集团(OMV)已宣布将限制对匈牙利的燃料销售。市场担忧,能源配给和最终经济衰退的风险与日俱增。摩根士丹利就回忆2008年的情况,当时柴油价格达到每桶180美元,原油价格则在140美元左右徘徊,当时没有战争。

现在经济基本面虽然与那时不同,但供应紧张总是会推高价格。市场分析指出,柴油价格将对物价产生更多影响。而要将库存重建到健康水平,唯有馏分油产量必须在一段时间内高于消费量,但即使是柴油燃料产量增加也可能无济于事,只会将短缺从柴油燃料转向原油。

现在看来,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石油业必须找到增加原油和馏分油供应的方法,不然就是经济扩张必须放缓以缓解柴油需求。如1986年担任美国总统尼克森的首席经济顾问Herbert Stein说,“如果某件事不能永远持续下去,它就会停止。”

(首图来源:Flickr /Anthony EastonCC By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