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气下行、韩厂不玩,为何友达胆敢接连加码?

面板大厂友达预估,2022年资本支出将到450亿元新高,且推出新建厂计划,同时夏普也规划扩大面板厂持股,台日疯面板,亏损这些年,为何他们还有放不下的面板梦?

“8年没办实体说明会了,现在听到现场掌声,还是让人有点怀念。”友达董事长彭双浪一席话揭示友达走过的波动岁月,以及人们生活终于从疫情慢慢复苏。

私下想来开心,但从产业的角度,也意味疫情造成的居家商机告终。

面板双雄近日分别举办说明会,总结2021年运营,EPS群创达5.53元、友达为6.44元,纷纷写下新高点。

然而说明会更让人关切的却不是好成绩,而是当疫情不再、商用IT产品进入正常循环,消费品又面临通胀冲击,面板业还有哪些利多?

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先看2021年群创税后净利575.34亿元、友达613.3亿元、彩晶82.89亿元,台湾面板产业累计赚到手的千亿现金,经营层到底想怎么用?投资未来,决定了台湾面板产业的前景。

久违十多年,面板扩厂潮再现

友达首席财务官曾煜智透露,董事会近期新通过280亿元资本支出,友达将在中科后里扩建一座相当于8.5代线规模的面板厂,今年先花50亿元厂房勘查与土建,并未涵盖厂内设备。

加上去年友达陆续在台湾扩张的6代线、8.5代线、中国昆山LTPS(低温多晶硅)6代线,经营层预估,2022年的资本支出,将从去年337亿元大幅增长到450亿元,创下多年新高。

友达盖新厂的消息一出,在业界引起不小波澜。

法人难免担心,面板业不是才刚靠疫情走出供需循环的泥淖,短时间内选择扩产,是否风险太高?

友达董事长彭双浪解释,友达上次在台湾盖新厂已是14年前,2008年动工至2年后投产,但直到去年,才真正“装满”厂房产能,加上现在建设期程拉长,目前只是先盖建筑,里面填多少产能、填哪种产能都还没有定锚。

这也是为何友达宣布扩产看似“大动作”,但其实这笔资本支出仅包含建筑及机电,且预计最快也要到2025年才会开始有产能加入,整体来看不算躁进。

彭双浪分析,全球产能快速扩张的时代已经过去,像中国政策补贴便移往半导体。另一方面,建造新8.5代面板厂得花约1千亿至1.5千亿元,如今友达仅通过280亿元,便是过去饱尝过度扩张、供需失衡的苦果后,方才领悟到投资得看见明确需求后才值得执行。

彭双浪分析全球产能快速扩张的时代已过去。

曾煜智也说明,新厂资本支出规模较大,原因在友达后里中科规划的第三厂是绿地工程(greenfield project),意味友达必须从无到有规划、兴建厂房,而不是接收、购买现成不动产。

好处在于,友达规划厂房产能种类时有更多弹性,意味新厂有机会容纳如Micro LED等新一代技术的设备。

大量、低成本,仍是面板竞争甩不开的格局?

无独有偶,近期加码面板工厂的企业不只友达。

去年7月彩晶通过170亿元资本支出,兴建南科厂区5.5代级新厂。 “台日混血”的夏普也增加投资,2月中夏普社长戴正吴宣布增持大阪投资的堺工厂(Sakai Display Product,SDP)股份。

这波扩产风潮,背景因素在于面板龙头三星6月即将退出LCD产线,几乎意味韩国全面弃守LCD,但三星也有电视品牌,若面板无法自产,势必得向供应链采购。看到新需求,台日纷纷加码,一时为许久没有波澜的面板厂带来话题。

不过,有别于面板厂对未来信心爆棚,TrendForce光电暨显示器研究处副总邱宇彬提醒,友达与夏普虽然同时扩张,但原因不同,难以论断扩产就是竞争的主旋律。

邱宇彬分析,友达拥有净资产,Micro LED仍未成气候,若新厂定位于用通信产品与中系对手较量,虽然合理,但多年不靠增产“秀肌肉”的台厂,若想挥别电视进军这领域,市场也有惠科、华星等新秀崛起,这仗不会轻松。

至于夏普,邱宇彬认为企业具体并购的原因外人难以窥见,但过去喊集成多年也不见起色,足以证明面板厂想赚钱,还是得回归大量、压低成本竞争格局,至今依旧如此,“厂商或许不想说,但产业就是这么现实”,邱宇彬说。

2022年韩国退出面板市场,中台分食大饼,日厂也想分一杯羹,所有人都想到砸资本,但正如彭双浪所言:“扩产看的是纪律。面板业质变,已经回不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