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突破2,000美元,通胀及战争效应下会再创新高吗?

在3月7日间突破每盎司2,000美元大关后,金价在8日持续攀升,来到2,047美元左右。与2020年8月新冠肺炎疫情扰动全球经济时的2,072.50美元高点,仅余咫尺之距。

俄乌战事伴随着规模庞大的经济制裁,在全球掀起一波金融动荡及能源、物料供应焦虑。加上战争爆发前,多国通胀速度已处于数十年间的高点,多重效应使得大笔资金投向避险资产。

金融经纪公司“High Ridge Futures”金属交易部主管梅格(David Meger)对《路透》(Reuters)表示,能源、谷物与金属价格的上涨都加剧了通胀的压力。加上股票市场的动荡与地缘政治的风险,也将带动黄金避险需求,都是持续支持金价的驱力。

中国则是出现抢购黄金的现象。中国多家媒体报道,北京、成都多家金店、银行和当铺发现,在“买涨不买跌”的心态影响下,金条更为畅销。

中国银行的工作人员透露:“近期金价上涨后,买金条的人特别多,我们的库存都要卖完了,已经补了几次货。买金条的客户主要是中老年人,他们有闲钱就会来买一点放着。”

高盛再度调升金价预期,6个月后达2,500美元

在这样的背景中,高盛(Goldman Sachs)再度上调了对金价的预期。将未来3、6、12个月的高点默认从每盎司1,950、2,050、2,150美元,调升到2,300、2,500和2,500美元,市场相当看好金价。

在1月时,高盛已调升过一次金价预测,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减缓、可能增加对黄金投资。如今在通胀加速、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加强的多重驱力作用下,再度调升黄金预期价格。

在估测2022年将多次升息的预期中,金价在2021年收于1,828.6美元,当年下滑了2.9%。理论上,由于持有黄金无法带来利息收益,在升息的环境中金价应该会走低。

但实质利率还需考虑通胀情形,且历史经验显示,1980年代以来,金价在数次美国美联储升息之后的6个月,有10%~20%的提升,仅有几回例外。高盛认为,这一次金价与实质利率的负相关也会被打破。

受到猛烈经济制裁的俄罗斯与其他国家,可能会倾向持有而非卖出黄金,投资者与央行的需求增加,也是另一项支持金价的因素。

石油、金属也涨价,有望适应调节稳定价格

在英、美宣布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后,原油价格再度上涨。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于3月9日示意愿意增产救援、缓解油价涨幅前,伦敦北海布兰特原油5月交割价一度逼近每桶130美元。

俄罗斯的钯矿出口约占全球的三成,受到重重现裁之下,显著地提升了交易及运输的难度。在市场焦虑氛围中,钯价已于今年内上涨了超过60%,7日涨至每盎司3,440.76美元的历史新高。

钯的主要用途是生产汽油车引擎的触媒转化器以净化排气,加上俄罗斯出产的铝和镍也是制车重要原料之一,这波战事制裁也让车厂十分担忧遭受波及。

不过就长期而言,供应链在适应制裁的冲击、并进行相应的调节后,价格应会下滑。另在电动汽车市场占有率逐渐提升的趋势中,汽油车对钯矿的需求量也会减少。

俄乌战争带来了前所未见的经济制裁,后续影响难以预测,这包括供应链及各经济体能够适应的幅度与速度。

分析机构“DailyFX”策略分析师杨燕(Margaret Yang)则认为,这波金价涨势的主要驱力来自于地缘政治危机,一旦政治危机淡去,金价也会跌回1,800美元的水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