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思考工作意义,大辞职潮蔓延日本

一场疫情已让全球数百万人离开原本工作,有些是因为景气好,职缺多,让他们勇于离职,追求薪水更高、更有发展或更适合自己的工作;另一方面,疫情也让许多人开始思考家庭与工作需求,转而从事更充实、更弹性的工作。这股大辞职潮的趋势似乎已开始蔓延到日本。

去年11月3%美国劳动力或近450万人辞职创下记录,直到1月仍有近430万人辞职,大辞职潮没有减缓迹象。澳洲去年也有高达五分之一的劳工换工作,目前还有四分之一的人正在考虑离职。去年印度信息业员工流失率也创下新高。许多台湾科技公司今年也出现大批人离职,科技业繁荣让许多人勇于跳巢。

这波疫清时代下的全球大辞职现象将延续至2022年。 《日本时报》报道,日本一名35岁母亲,原本在一家AI语音通信人创公司做公关,疫情期间在家工作与停课,使她不得不边工作边在家看护2岁幼儿,蜡烛两头烧,在一波又一波的疫情中,为了努力平衡她的育儿职责和工作责任,导致健康状况恶化。当时她的朋友开始为了孩子而离职,让她第一次意识到离开职场的可能性。最后决定成立自己的公关咨询服务,收入还比之前多一倍。这样的工作也让她时间更弹性,且远程工作接受度提高,为双方节省大量时间。

这是日本离职潮下的一个案例,还有更多日本人离开僵固的企业从而自立门户。报道指出,封锁、隔离、社交距离和其他对行动的限制,让人们有足够时间来反思个人的职业道路和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这种席卷全球的趋势,可能很快就会蔓延到一个以工作时间长和劳动力市场僵化而闻名的日本。

报道指出,日本2021年只有4.3%的劳动人口换工作,比上年下降0.5%,是自2002年有可比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数字,但是想要换工作的人却比往年都多,有840万人希望转业,在白领中最为明显。

日本的自由职企业人数也节节攀升,截至2020年,日本有462万自由职企业。但是实际数字远不及此,人事代理机构Lancers报告称,自由职企业的数量从2020年的1,060万跃升至2021年的1,577万,数字包括兼职的公司员工、受多家公司委托的平行员工,和其他实例经营者。

日本许多退出企业雇佣的人都说,如果疫情没有来袭,可能会继续从事以前的工作。美国市场研究公司Dynata去年一份调查题为《工作的未来:更人性化,而不是更少》,认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已导致现代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劳工变革,在过程中从根本上将权力平衡从资本转向劳动力。受调查的1万名劳工中,约有58%的人表示,疫情迫使他们重新考虑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员工越来越不愿意继续从事他们认为不适合他们的新目标和抱负的工作,这使得企业难以填补职缺,而且这个问题不太可能很快消失。

(首图来源:Flickr/m-louis .®CC BY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