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NA疫苗热,癌症疫苗要来了吗?

使用mRNA(信使核糖核酸)技术的疫苗在COVID-19全球大流行下首度问世,优良的效力让这项生医界已经投入数十年研究的领域终于获得世界关注,现在人们把眼光转向这项技术的潜力,尤其是寄望它能成为对抗癌症的利器。

COVID疫苗成功,带动mRNA疫苗热

mRNA疫苗在针对新冠病毒所取得的巨大成功,让这项在COVID-19疫情全球大流行前,鲜为公众所知的技术发光发热,带动mRNA研发热潮。借由这波疫苗热,最先研发出mRNA新冠疫苗的美国生物科技公司莫德纳和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现在正重新回到他们最初的关注──癌症疫苗。

英国癌症研究基金会(Cancer Research UK)高级研究消息经理高德弗里(Sam Godfrey)说,“这是一个非常振奋人心的时刻”。

美国线上媒体Politico报道,mRNA新冠疫苗的成功让公众对这项技术的信心大增,也让投资者对探索这项技术在其他疾病上的应用趋之若鹜。根据Politoco报道,在2015年前,mRNA治疗和疫苗研发获得的资金少于5亿美元;到了2020年,这项数字已经超过90亿美元。

各大药厂现在正努力跟上创新生物科技公司的步伐,例如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Sanofi)在去年砸下27亿美元,收购mRNA研究公司Translate Bio,为的就是要在癌症治疗等领域“释放mRNA的潜力”。

在研发进度上,BNT和莫德纳公司都在去年对自家的mRNA癌症疫苗第二期试验取得进展,在早期研究中证明,此种疫苗是安全的。另一家德国生物科技公司CureVac则针对皮肤癌中致死率最高的黑色素瘤(melanoma)进行疫苗研发,并扩大了第一期试验,同时,还有其他公司正处于早期研发阶段。

治疗性癌症疫苗成研发主力,还能定制

与COVID-19疫苗一样,用于对付癌症的mRNA疫苗可以训练接种者的免疫系统,针对特定抗原(antigens),在癌症的场景中,就是存在于患者肿瘤中的抗原。而这种疫苗最被寄给厚望的是,能够成功防止患者癌症复发。

癌症疫苗可分为预防性和治疗两种类型,但目前预防性疫苗仅限于针对可能导致癌症的病毒,例如可能导致子宫颈癌的人类乳突病毒(HPV)和B型肝炎。虽然目前也有研究针对能预防癌症的新疫苗,但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

大多数诱发癌症的原因是人体组织细胞再生时发生突变。人体中的细胞会不断分裂以产生新的细胞,来取代老化的细胞;不过,每次细胞分裂都有可能产生危险的基因突变,向癌细胞转化。

莫德纳前医疗长札克斯(Tal Zaks)解释说,现在的医疗技术无法预测突变会在哪里出现,因此很难为人们接种预防性的癌症疫苗。札克斯现在是医疗保健投资公司奥博资本(OrbiMed)的风险合伙人。

这就是为什么当前的mRNA疫苗研发主力摆在癌症治疗上。目前正在开发的mRNA癌症治疗疫苗除了有一般通行版,还有针对患者个人的定制版本。mRNA疫苗应用备受期待的其中一个原因是,针对疫苗进行改良、特定版的速度相当快,BNT公司共同创办人杜勒齐(Ozlem Tureci)曾表示,从得知肿瘤切片结果,到定制化生产出针对患者的疫苗只需4至6周的时间。

免疫系统超级复杂,癌症疫苗还不是万灵丹

但专家警告,现在还不宜对mRNA在癌症中的应用过于乐观。

莫德纳前医疗长札克斯说,他看到了三重挑战:“首先,mRNA疫苗能否产生T细胞(T cell)反应?其次,我们是否产生了针对正确抗原的反应?第三,(疫苗效力)够好吗?”

T细胞在人体免疫反应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可以杀死被病毒感染的细胞,并记忆过去疾病长达数十年的时间,还能唤醒新的抗体战士,像是在2013年感染SARS的患者,在17年后对该病仍然拥有T细胞反应。

不过,人类的免疫系统事实上相当复杂,以现实情况来看,虽然现有的免疫疗法可以延长部分癌症患者的生命,但这也并非对所有人都有效,因此,专家认为,mRNA癌症疫苗应该也会面临到和其它免疫疗法一样的挑战。

英国癌症基金会的高德弗里指出,“我们甚至还不完全理解,为什么我们目前所有的不同免疫疗法,对某些人来说没有用,但对其他人有用。”他表示,“我确信mRNA癌症疫苗将在未来对一小部分人取得成功。但这绝不是灵丹妙药”。

欧洲癌症组织(ECO)前主席阿普罗(Matti Aapro)则认为,mRNA癌症治疗疫苗很可能是对更传统的免疫疗法的补充。

mRNA癌症疫苗尚未成为现实,专家们不确定何时可以迎来这种疫苗的黄金时期。肿瘤学家安德烈说,在强力的证明还未出现下,“没有人能说这会是3年还是10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