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天然气占欧盟43%,乌克兰局势恐让欧洲能源雪上加霜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如履薄冰,西方紧张局势更因乌克兰议题不断升高,除了忧心一触即发的战火,另一个焦点则是本来就已经很糟的“欧洲能源”状况。

欧盟每年进口的天然气其中,俄罗斯占比高达43%,其次则是挪威和阿尔及利亚,石油也有20%来自俄罗斯。俄罗斯与欧洲能源安全息息相关,尤其近几个月来,欧洲天然气价格不断创新高,高盛(Goldman Sachs)也已经在今年1月底警示,高昂的能源价格恐非“一次性”的问题,能源价格可能会在2025年增加两倍,若2、3月较为寒冷,还可能会出现停电情形。

标准普尔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也警告,任何影响欧洲天然气供应的冲突都可能对电力、碳和煤炭价格产生连锁反应。虽说欧盟委员会主席Ursula von der Leyen日前在欧洲议会曾表示,就算俄罗斯决定减少或停止供应,欧盟也有能力在这个冬天不依靠俄罗斯的天然气。

但若发生暂停、停止供气情形,对本来就很严重的欧盟能源危机,无疑是雪上加霜,住家电费将再次上涨。

且“气源暂时减少”跟“长时间气源缩减”是不一样的事情,欧洲智库布鲁盖尔(Bruegel)资深研究员Simone Tagliapietra表示,若天然气库存量足够,俄罗斯停止供气或许可渡过半个冬季,但要在缺少俄罗斯气源下让欧洲经济正常运行好几年,这是完全不同的挑战,纵使有时间准备,但需要补上更多能源空缺。

自2006年和2009年的能源危机以来,欧洲已经强化能源防御,投资数十亿元建设增建基础设施,利用天然气港口进口天然气,近年来欧洲也陆续提高来自美国、卡塔尔和其他国家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因此2020年欧盟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下降9%。

根据Bruegel资料,将来每周可能会添加17TWh来自挪威、北非和阿塞拜疆进口天然气,供量近乎可以赶上近几周的俄罗斯供气,只是Tagliapietra认为这些要完全取代俄罗斯供气,可以说是非常昂贵或是完全不可能。

Tagliapietra表示,如果从2月又出现始极端严冬、俄罗斯暂停供气,那么欧盟天然气储量可能会在3月底前见底。

乌克兰作为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的地缘政治交会点,曾经是欧洲能源系统重要一环,1990年代俄罗斯输送到西欧的天然气都会经过乌克兰,但现在有经过白俄罗斯、终点为波澜跟德国的亚马尔-欧洲渠道(Yamal-Europe)输气管,通往土耳其的TurkStream、Blue Stream跟输往德国的北溪天然气管线(Nord Stream 1,管线2待验证),从1998~2021年通过乌克兰的天然气减少70%。

目前西方国家可能采取的措施,可能包括北溪天然气管线的许可,上月27日美国与德国官员皆表示,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北溪2就会面临制裁。

(首图来源:Flickr/Ian RichardsonCC BY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