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制裁奏效,俄罗斯新型预警机服役时间多次延后

近期俄罗斯媒体《军工信使报》指出,由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长期遭到西方经济制裁的结果,导致研发十多年的新型A-100“首映”式空中预警机,在取得关键电子零件方面遇到极大阻碍,使服役日期多次延后。

《军工信使报》(Voyenno Promyshlenny Kuryer)引述俄罗斯国防部匿名官员的消息指出,原先A-100首映式(Premiere)空中预警机预定要在2020年服役,但是因为许多重要的芯片和电子零件,都因为被欧美经济制裁无法取得,目前预估要延迟到2024年才有办法交机。

A-100是由贝里耶夫飞机公司(Beriev Aircraft Company)和维嘉无线电工程公司(Vega Radio Engineering)于2006年开始合作,以伊留申航空集团(Ilyushin Aviation Complex)的IL-76大型运输机作为平台开发,用来替换1984年服役迄今的A-50空中预警机。

报道中指出,A-100空中预警机将搭载的主动相位数组雷达(AESA)及诸多电子仪器,都相当依赖先进制程芯片,因此受到经济制裁后,俄罗斯虽然致力自主研发军用芯片,但在技术上遭遇非常多困难,加上无法从东亚取得先进芯片,使A-100的开发进度严重落后。

此外,由于俄罗斯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开始,加上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通俄门”指控,及2018年暗杀英国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Sergei Skripal),使西方对俄经济制裁数度延长,因此报道也暗示俄罗斯国防部没有在2014年之前,预先为A-100规划重要电子零部件来源备案,是一大战略失误。

虽然A-100成功2017年首次试飞,但4年多来除了2架原型机,连改装平台的IL-76产量也受到影响,原本预计2020年之前要交付贝里耶夫的39架只完成8架。

报道也指出因西方制裁导致A-100延迟,显示俄罗斯军工产业对西方芯片的依赖造成严重国安疑虑,且俄罗斯电子和信息工程至少落后西方十年,俄乌边境极度紧张下,俄罗斯只能依赖老旧A-50执行空中预警任务,对俄罗斯空军极不利。

A-100开发案的延迟也让俄罗斯媒体担忧,是否还有其他新型武器开发案因此受到影响尚未公开,倘若俄罗斯真的出兵乌克兰,西方经济制裁将会更为严厉,届时对俄军武器开发的影响难以预估。

(首图来源:UAC)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