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鲸不如赏鲸,冰岛两年后收起鱼叉

全世界只剩挪威、冰岛、日本还在捕鲸,但自12世纪就有捕鲸历史的冰岛准备退出了,受到疫情影响加上日本需求降低,冰岛政府称捕鲸已经没有经济意义,将从2024年开始停止捕鲸。

冰岛停止捕鲸业,主要是因为日本需求不再。原来日本一直是冰岛鲸鱼肉的最大买家,尤其是长须鲸肉,但自从日本在2019年恢复捕鲸后,对冰岛的鲸鱼肉需求就逐年下降。冰岛政府称,“为什么冰岛要冒着继续捕捞没有产生经济效益的风险,以出售需求量低的产品。”

其他因素也让冰岛捕鲸业难以生存,包括疫情下社交距离规定,降低冰岛鲸肉加工厂的效率,而禁渔沿海区的扩大也增加捕鲸成本。而冰岛的捕鲸活动可能引发国际间抵制冰岛产品的行动,例如美国连锁企业Whole Foods在冰岛2006年恢复商业捕鲸后停止销售冰岛产品,可能会对冰岛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冰岛捕鲸者捕猎濒临灭绝的长须鲸和小须鲸,长须鲸肉出口到日本,大部分小须鲸肉都供应给游客。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 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长须鲸被列为易危物种,塞鲸是濒危物种,小须鲸的状况未知。目前,冰岛、挪威和日本是唯一允许商业捕鲸的国家。2021年,挪威仍有14艘仍在运营的船只用鱼叉捕到575头鲸鱼,但不到授权配额的一半,也看出捕鲸业衰微的趋势。

国际捕鲸委员会(IWC) 于1986年禁止商业捕鲸,但科学研究不在此限,因此冰岛在1986年禁令后继续实施小型科学捕鲸计划,直到1989年,每年捕杀几十头鲸鱼。1992年冰岛退出该委员会,但在2002年重新加入,2006年10月又恢复商业捕鲸,授给自己捕杀长须鲸和小须鲸的商业配额。

总体而言冰岛捕鲸活动从未间断过,自1986年以来冰岛已杀死1,700多头小须鲸、长须鲸和塞鲸。从2006年恢复商业捕鲸后,到2018年冰岛有852头长须鲸被屠宰,但这三年大幅减缓,2019、2020或2021年都没有捕鲸活动,属于冰岛两家拥有许可证的捕鲸公司之一,冰岛小须鲸捕鲸公司IP-Utgerd于2020年正式结束。

日本也是一样,在禁令之后也是在科学研究旗帜下,在南极进行有限的捕猎来规避禁令,但日本一直认为只有恢复商业捕鲸,才能保证稳定供应可负担得起的肉类,并点燃消费复苏。2018年日本最后一次试图说服国际捕鲸委员会在可持续配额下允许捕鲸,但说服失败后于年底退出该委员会。

当时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还表示心中充满幸福、深受感动,他说,“在我的家乡,人们捕鲸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恢复捕鲸将确保将文化和生活方式传递给下一代。”

但其实日本捕鲸活动这几年也受到极大挑战,气候变化是其中之一,包括海洋暖化可能将鲸鱼送到更北的地方,更频繁的强大台风也使捕鲸小镇的捕鲸船难以停靠在港口。日本捕鲸业也受到需求降低以及渔民老龄化的影响,国际动物福利基金会(IFAW) 称,若没有政府每年51亿日元的补贴,日本的商业捕鲸业难以为继。

冰岛已经意识到,与其捕鲸不如发展赏鲸,2019年超过36万人为了赏鲸而到冰岛。IFAW也表示,日本老龄化捕鲸城镇的未来,可能取决于拥抱生态旅游,让游客花钱看鲸鱼,比让纳税人花钱维持捕鲸业更有经济效益。

(首图来源:Unsplas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