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向绿色转型,扩大资金与缩小分歧是关键

在气候变迁冲击下,世界各地野火肆虐、创记录高温与频繁出现的异常天气灾难,使得全球产业朝向绿色转型(Green transition)已是迫在眉睫,分析指出,尽管朝向绿色能源减碳的技术已经存在,然而注资资金与缩小对能源转型的分歧,将是促使绿色转型加快进展的关键。

绿色转型 注资资金是关键之一

在气候变迁驱使下,世界范围内的洪灾与热浪等极端气候频繁发生,使得全球产业朝向绿色转型已刻不容缓。绿色转型的核心在如何减碳,协助降低全球暖化带来的冲击。

非营利的“净零关注报告”(Net Zero Tracker)发布数据,指全球约90%的经济体已承诺在本世纪中叶左右,将气候变迁排放量降至净零碳排,然而将这些承诺转化为行动是一项艰巨挑战,需要加强全球合作、碳排监督,并提供更多资金,以及确保在朝向净零过程中,弱势群体不会被抛诸脑后。

除了各国间的合作与国际社会监督,对减碳注资资金是协助全球产业朝向“绿色转型”的关键之一。

国际能源总局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表示,全球每年在洁净能源、碳捕捉技术(carbon capture technologies)和提高能源效率的投资约为1万亿美元,未来需要增加到每年约3万亿美元。

此外,全球型管理顾问公司麦肯锡(McKinsey)研究人员在1月25日发布一份名为“行动呼吁”(call for action)的报告,指到了2050年,全球每年花费在新能源基础设施,以及土地利用和农业转型的经费将增至9.2万亿美元,比起目前的5.7万亿美元多出3.5万亿美元;这笔增加的经费相当于2020年全球企业利润的一半、政府税收总额的四分之一,以及每家每户支出的7%,经费缺口庞大。

削减排放 石油国家着重碳捕捉

除了减碳的资金外,“绿色转型”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有关实现气候目标途径的分歧。依赖化石燃料的国家对削减碳排的想法,与全球朝洁净能源发展存在不同看法。

例如石油资源丰富的沙特阿拉伯,在能源利用的方向与绿色能源有着根本上的差异。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拉齐兹亲王(Abdulaziz bin Salman al-Saud)上周强调,沙特认为未来的努力方向是捕捉化石燃料的碳排放,而非排除化石燃料的使用。

他表示:“应该让所有国家选择适合自己的能源。”

再者,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首席执行官霍卢布(Vicki Hollub)表示,西方石油与其他石油公司一样,正努力寻求减少石油和天然气的碳排放方法,并对于可以直接从空气中吸收二氧化碳(CO2)的设施进行投资。

然而研究人员表示,虽然现有技术可以从发电厂或空气中,捕集和存储或是利用碳排放,但是费用仍然非常昂贵,并且建设的产能太少,无法满足需求。

绿色转型 应争取受影响者认同

另一方面,如何赢得受影响的工人与化石燃料投资客对绿色转型的认同,或避免受到他们的强烈反弹,可能与筹措绿色转型所需的庞大资金一样艰巨。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报告作者克里希南(Mekala Krishnan)指出,因绿色转型而导致的工作职位变化,可能集中在一国的某些地理区域;例如美国德州境内,有7个郡的收入有20%或更多是来自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因此若是没有良好的经济转型计划,依赖化石燃料的这些地方,可能会强烈抵制朝向洁净能源的变革。

此外,克里希南也指出,若是对洁净能源的投资未能减轻持有化石燃料资产的投资客,在能源转型期间个人资产的暴跌,有可能会对能源变革形成另一股阻力。

气候变迁对人类生活的影响有目共睹,推动全球减碳的绿色转型与达到净零目标已刻不容缓,尽管朝向绿色能源减碳的技术已经存在,但推进缓慢,未来如何扩大注资资金与缩小对能源转型的分歧,将是促使绿色转型加快进展的关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