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再朝一年高迈进,WSJ:受美元微笑理论两因素推升

受到美联储(Fed)可能提前缩减宽松货币政策、全球经济面临风险的带动,美元指数5日亚洲盘再次朝一年新高迈进。

MarketWatch报价显示,关注美元兑6种主要货币一篮子汇价的ICE美元指数(US Dollar Index,简称DXY),5日亚洲盘开盘迄今最高一度上涨至94.1点,接近9月30日的前波高(94.5点)。9月30日盘中高点才刚创下2020年9月底以来新高。

华尔街日报4日报道,强势美元可能压抑股市及其他高风险投资商品的涨幅。FactSet资料显示,标普500大企业有40%的营收来自美国以外地区,若美元走升,海外赚取的货币价值势将缩水。新兴国家及其企业也会受到打击,因为他们发行的美元债变得较难偿付。

报道称,一般而言,美元通常会在两大场景中走强:一、全球经济陷入挣扎、投资人涌进避险资产避险;二、美国经济的表现优于其他国家,促使投资人抢进美元计价的投资商品。此即所谓的美元微笑(dollar smile)理论,而这两大因素正在推升美元。

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外汇分析师Lee Hardman表示,市场变得更加谨慎,并对经济可能趋缓的风险忧心忡忡。他担忧,全球能源价格飞涨,将冲击消费者及企业,同时也会引发通胀疑虑。

美国国债收益率最近因为Fed准备削减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而水涨船高,10年债收益率已于9月27日升破1.5%、为6月以来首见。这吸引想要锁定更多收益的投资人抢进,进而推升美元需求。相较之下,欧洲央行(ECB)虽也计划削减疫情期间的紧急刺激方案,但多数投资人并不认为其政策会大幅转变,这导致欧元兑美元上周贬值1%。

鲍尔称通胀令人灰心

鲍尔坦言,“我们已很久未曾遇到这种状况,央行的两大任务目标的关系呈现紧张状态(tension)……通胀不但偏高、还远超过默认目标,但就业市场却似乎仍有剩余人力(slack)。”这种状况可能迫使Fed牺牲其中一项,在就业仍需增长之际调高利率来抑制物价。他表示,“未来几年要如何处理这项问题,是央行最优先且最重要的任务,这会极具挑战。”

鲍尔明显是在跟美国1970年代的停滞性通胀(stagflation)做对比。美国目前的就业人口依旧较疫情暴发前短少超过500万人,但Fed已将今年的通胀率预估值上修至4.2%、远高于默认的2%目标。Fed预测明年通胀率将趋缓至2.2%,略高于6月当时的预估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