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科技繁荣的代价,社区冲突前所未见

1990年代初闯入全球科技界后,这几年以色列研发投资占GDP比重全球最高,正在收割成果,创业公司科技公司已是支撑全国经济的支柱。这两年随着热钱涌进以色列,价值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独角兽暴增,也催生大批科技富豪,但与同样模式致富的旧金山与西雅图一样,贫富差距愈演愈烈。

以色列独角兽数量过去几年猛增,从2013年一家增加到2019年18家、再到2021年5月65家。过去十年以色列科技公司成为价值10亿美元独角兽的平均时间减少一半。疫情加速数字转型,吸金能力更强,据Start-Up称,截至今年8月4日,已吸引151亿美元新资金,大部分投资来自美国私营公司,2020年全年为107亿美元。

科技业上班族薪水也节节高涨,以色列国家统计局6月数据,科技业将近34万员工平均薪资为9.5万美元,是其他行业平均薪资两倍多。2020年,以色列科技有近34万名员工,一半是技术人员,另一半是营销、财务、人力资源等行政人员。Sparks称,创业公司企业成为推动以色列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但实际上科技业成功取决于小团体,占员工总数6%,差不多2万人。

当地媒体估计,约3万多以色列人持有超过140亿美元股票,平均每人拥有40万美元。2021上半年创记录的48次IPO和特殊目的收购交易后,在估计上市公司工作的以色列人股权财富可能会在未来两年内增加一倍以上。

大量现金正在改变首都特特拉维夫及郊区面貌,《华尔街日报》报道,现在顶级餐厅很难订到位,房地产价格狂飙,现在特特拉维夫房房价格在欧洲仅次巴黎,一套四房公寓价格要价96万美元。特特拉维夫房地产经纪人说,现在卖房收入是10年前刚开始时3~4倍,实在太疯狂了。

今年豪华车销量也创历史新高,不过这些富翁很低调,据当地车商表示,以色列富翁只在周末半夜驾驶高级跑车出门,平常只开普通轿车。

科技繁荣下,飙升的住房和生活成本迫使低收入的阿拉伯居民搬离。以色列人口五分之一为阿拉伯人,大多数阿拉伯公民无法从科技繁荣受益,原因是他们大多选择不参军,许多以色列人的技能及社交圈是从军队获得。贫富差距带来更多不安,报道指出,以色列境内阿拉伯和犹太公民的社区暴力正在升级,演变成邻居与邻居的冲突,是几十年从未见过。

少数人促成的科技繁荣本就无法雨露均沾,每个国家都一样,以色列一直也是OECD收入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疫情加剧贫富裂痕,使这原本就有严重宗教、政治与文化冲突的国家,可能付出更高昂的代价。

(首图来源:Flickr/Rojs RozentālsCC BY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