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录音带成为时代的眼泪,凌阳变身进军车用市场

坐在车上,听着父母用录音带播放的流行歌曲,是许多人难忘的童年回忆,但现在汽车影音系统多以蓝牙、外置式USB为主,车上安装录音带播放器早已成为“时代的眼泪”。

犹如卡带的歌声转换历程,位于新竹科学园区的凌阳科技,在IC设计业中是老牌绩优公司,早年搭上家用影音娱乐系统的热潮,有过一段辉煌岁月;不过随着家用DVD播放机市场步入成熟期,公司高层眼睁睁看着DVD获利快速下坠,意识到转型是条一定要走的路。

车用市场含金量破表,很多台湾科技厂抢先布局,希望搭上这班增长列车;尽管并非人人都有台积电的傲人实力,但凭着多年练功打底,老牌IC设计厂也能转型成功,抢进车用市场的庞大商机。

嗅到车用商机凌阳蹲马步8年才获利

凌阳车用中心总经理林至信表示,当时看到DVD影音播放机市场逐年下滑,开始思考公司接下来要往哪里走,考量自身优势与利基,决定往车用产品及延续家用影音娱乐两大方向布局,2013年更毅然将“DVD产品中心”更名为“车用产品中心”,也是台湾较早拓展车用市场的芯片厂。

从影音娱乐跨入车用,乍看之下“跨很大”。林至信笑说,凌阳走的是相对容易的路,公司以原本在DVD方面的影音多媒体技术为基础,从信息娱乐系统切入车用市场。

林至信指出,当年汽车影音多媒体落后家用市场非常多,想要在车上听CD,还得自己安装汽车音响,凌阳想要转型、瞄准后装市场强大增长潜力,也有客户计划将家用DVD导入车用市场,刚好一拍即合,开创进入车用市场的契机。

信息娱乐系统不影响汽车安全,主要考量产品耐用性,凌阳选择的切入点相对容易,但并非一路坦途。光是取得认证就是一大难关,客户端也要眼见为凭,有实绩才愿意谈合作。

林至信说明,取得认证是进军车用市场的基本条件,后装市场与车前市场的认证体系要求又有很大区别;除了与IC性能跟可靠度相关的AEC-Q100,还有功能安全相关的ISO 26262规范,随着越来越多网络通信导入汽车,车前市场客户也会对网络安全提出要求。

以AEC-Q100为例,认证周期至少要1年,认证工程费用粗估要新台币300万至500万元。若包含光罩、委托设计(NRE)、硅知识产权(IP)投资及人力,开发1颗22纳米制程的IC就得投入3亿元,令人咋舌。

功能安全认证则分两阶段进行,得先认证企业是否有执行功能安全的能力,这就要花1年半到2年时间,后续产品还要逐一认证,进程快的话,一颗产品认证要2年时间,一般则要3年。

取得认证耗时烧钱,但这仅是入场券,林至信说,要打入车前市场,第一个会碰到的问题就是“车厂会问实绩在哪里”,如果产品没有任何一辆车曾经装过,车厂不会认可。

尽管凌阳打进车前市场之前,产品已获日系大品牌采用,也在南美和东南亚国家的交车中心市场有所斩获;但从推广到日系车厂首家车前客户愿意采用,凌阳也花了2年时间。

2013年车用产品中心成立以来,凌阳跌跌撞撞走过认证、研发、拼实绩的关卡,每年投入的研发费用远远高于回收,林至信因此每周都得与老板面谈开会,直到今年上半年公司开始获利,终于得以卸下心中的大石。

蹲了8年马步,凌阳总算在车用市场站稳脚跟,下一步就是向前跨步。林至信说,随着车厂日益重视电子部分,2005年后装市场约是车前市场的10倍,目前车前市场约与后装市场相当,凌阳的车前客户也是越来越多,未来会积极抢攻车前市场,产品布局也将自中低端朝向中高端扩展。

ICT企业进军车用市场十年磨一剑迎战新浪潮

“其实台湾企业过去就已经开始慢慢想办法切入车电领域”,工研院产科国际所研究总监杨瑞临表示,早在电动汽车概念盛行之前,台湾ICT企业就意识到必须拓展版图,安全等级没那么高的车电领域就是很好的切入点,如车用影音娱乐设备、倒车雷达等。

杨瑞临指出,和硕、广达等ICT大厂也都有切入车用领域,虽然金额不见得高,且要通过许多安全规格,但企业深知“要找新的机会”。

细看车用领域,不少车辆安全完整性等级(Automotive Safety Integrity Level,ASIL)较低、A至B等级的场景,均可见台厂踪影。友达布局车用面板市场,在抬头显示器等应用拿下不错成绩,和硕好几年前就推出智能座舱,鸿海近日也宣布旗下富智康与全球汽车业巨头Stellantis,正式签署合资公司协议,抢攻智能座舱及车联网商机。

ICT企业进军车用市场蔚为潮流,杨瑞临指出,对芯片企业而言,他们原本在笔记本、手机或是智能家庭,都已经攻城掠地,转战车用领域的技术并没有差太多,只是换个场景,了解车厂要求、掌握规格及标准后,就能生产产品,进而创造营收。

不过杨瑞临坦言,台厂在ASIL等级A与B没有问题,但从燃油车跨到电动汽车,要求更高、安全标准更严格,等级须达C甚至D,门槛一下子拉高不少。

值得注意的是,正如同苹果认为芯片是构成品牌差异化的最重要关键,把芯片自主权拿回手上、自己开发芯片,电动汽车也有同样趋势,特斯拉已自主研发芯片,大众汽车也跟进,走向与苹果和特斯拉相同的垂直集成模式。

“大家都想自己开发车子未来电动自驾的大脑,可以做决策,全世界代工找谁?就是台积电”,杨瑞临表示,自驾芯片、AI芯片需要先进制程,这部分毫无疑问是台积电独步全球的竞争优势,因而可以吃到电动汽车商机。

然而,并非人人都有台积电全球领先的产业竞争力,想要搭上电动汽车列车,仍得付出相当程度努力。

台达电在电动汽车领域布局多年,主攻电动汽车关键领域电机与电控,并延伸至车外的充电桩设施,被视为台湾可打入电动汽车供应链的先锋部队之一。至于IC设计,杨瑞临坦言“恐怕现在还轮不到”,台湾企业如联发科、瑞昱、联咏各自在5G、智能家庭、智能电视都有很强根基,足以带来营收获利,若有心投入,可以以此作为支撑投入电动汽车领域的先期布局。

但他也强调,就连台达电,10几年前就开始耕耘电动汽车领域,如今才逐步开花结果,“整个产业链在电动汽车都要有十年磨一剑的心态跟准备”。

杨瑞临分析,IC设计可用“跟着大哥走”的策略来切入,举例来说,当台达电攻进部分品牌车厂供应链后,前期车厂为了确保品质好、100%安全,一定会先用美日欧大厂的芯片,直到3、5年后,车厂开始思考降低成本,台达电就可以回过头来找台厂替代掉海外大厂,这就是台厂的机会,靠着cost down的长处抢进供应链。

但杨瑞临提醒,好比设下有朝一日登喜马拉雅山的目标,平常就要爬山练体力、训练肺活量,否则就算送到山脚下,也没办法完成攀登壮举;IC设计公司必须持续练兵,慢慢从ASIL A、B跨步到C,又或是在ASIL B做到极致,机会来临时,才有能力把握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