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赶上迪士尼甩开亚马逊,Netflix的新收购战要开始了

Netflix韩国推出的《鱿鱼游戏》在美国排上第一名观看榜,这个事件体现了Netflix在韩国砸下重金是值回票价的指标。但相较于影音大户Disney来看,Netflix一直都有一个心中的痛:那就是收入模式过于单一,即使订阅用户突破了2亿大关,最大对手迪士尼光是IP授权去年就赚了540亿(注),光是这个收入就是Netflix 2020全年收益的两倍有余。

Netflix买下了巧克力工厂

根据BBC消息指出,Netflix已经并购知名童书作者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的公司,该公司握有罗尔德童书作品的版权,包括著名童书《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小魔女Matilda》等著名童书版权,除了能够翻拍这些作品以外,这些作品也能依靠版权收入有稳定进账,据称2019年该公司的版权收入就达2,600万英镑。当然Netflix主要是希望能够收购目前相较于其他流媒体商来看,Netflix本身还缺乏许多知名的版权库。

原本Netflix与该公司在2018年完成授权交易,让Netflix得以使用罗尔达的书制作动画与剧集,而目前正由奥斯卡改编剧本得主与知名导演泰卡·瓦提提(Taika Waititi)撰写《查理与巧克力工厂》的系列剧集,而索尼影业也正在改编《小魔女》的音乐剧中。

很明显Netflix觉得这样还不够,就直接谈个价格将罗尔达的版权公司买下来,不过双方并未披露交易金额与细节。据Netflix称,他们将打造一个“罗尔达宇宙”,总共有19项包含剧集、电影、舞台剧与沉浸式体验等的项目正在制作中。这些IP将会协助Netflix打造专属于自己的体验,同时这些充满标志性的设计(比如在《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中的黄金票),也将协助Netflix打造IP授权商品,在最近推出的Netflix Shop中增加授权商品。

老IP赋给新商业价值

这两年是流媒体的战国时代,包括HBO、迪士尼、派拉蒙、亚马逊等公司都加大资源投入这个市场,除了Netflix与亚马逊以外,其他公司本身就是影视发行商或制作商,本身就有一定的IP与收视群,虽然Netflix一年砸下超过130亿美元做内容支出,但专属于Netflix的“超级IP”──就是可以衍生出更多商业利益价值的内容太少,而这也导致Netflix有可能会被收费更低廉的HBO与迪士尼抢掉市场。

事实上,今年第一季Netflix的添加用户只有400万,低于原本预期的600万,导致Netflix股价下跌11%。

即使Netflix的新剧集再成功、观看数再高,重点在于是否能够创造话题,并让人观看再三的剧集才是Netflix在竞争路上的最大痛点。由于目前Netflix在IP授权上并不积极,许多人看完《怪奇物语》、《后翼弃兵》、《雨伞学院》后,基本上就不会再与这些剧情有联系,许多火热的剧集或视频一瞬间都会出现大量仿冒周边,但Netflix却没有在这其中捞到任何好处。

换句话说,收购这些既有IP并且将其在电视屏幕上赋给新生命,这将会让Netflix得以在屏幕之外延续这些IP的商业价值。罗尔德的老童书本身就有一个大市场可以挖掘(他的童书在全球卖了3亿册),而且这个IP此后就掌握在Netflix手中,对Netflix来说,握有这些拥有潜力市场的老IP,也更有机会为Netflix打开除了订阅用户以外的营收渠道。

注:事实上迪士尼2019年的IP授权收入为547亿,2020年的收入下降可能是因为疫情乐园关闭所以IP授权收益也没有办法持续增长。

(首图来源:Netfli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