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掉内部最骄傲的业务版图!众人看衰的平井一夫,凭什么救活Sony?

今年4月,日本索尼(Sony)公布截至今年3月的2020财年整合财报,净利润首次超过1万亿日元。这个成绩除了受益疫情,以及现任首席执行官吉田宪一郎(Kenichiro Yoshida)的带领,或许一部分还得归功于2019年退休的前首席执行官平井一夫(Kazuo Hirai)在内部推动的改革。

不到10年前,Sony面临巨大困境,平井一夫在2012年4月接任首席执行官时,这家公司已连续4年亏损,2011会计年度显示净亏损4,566亿日元。当时,企业内部以及股东非常怀疑他的领导能力。平井一夫如何从不被看好,到成为让公司起死回生的关键人物?

曾是三星、LG的垫脚石,年轻员工早已习惯“输”

平井一夫1984年从国际基督教大学毕业后,同年加入“CBS/Sony”公司(现日本索尼音乐娱乐,Sony Music Entertainment),一开始从事音乐相关的业务工作,之后协助重建Sony的游戏业务多年。

直到2011年,平井一夫被任命为执行副总裁,才参与了当时Sony的主要电子业务,他意识到电子业务没有方向,当时Sony在与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LG电子(LG Electronics)的竞争中等同垫底,整个组织都缺乏信心,这让他感到痛苦。

有一天,一名员工向主管介绍一款新的Sony电视。过程中没有表现出干劲,让平井一夫很震惊。 《日经中文网》报道指出,员工一开始就表明,没有打败三星与其他竞争对手的意愿。尽管有主管认为他的措辞有问题,但员工依旧继续敷衍地讲下去。

平井一夫执掌Sony时,电视业务已连续8年亏损。虽然Sony过去推出一系列让消费者惊艳的产品,但很明显,昔日荣光早已不在。而员工缺乏信心的行为,其实只是反映出公司内部文化已经习惯“输”,而不是赢过别人。

卖出美国总部、裁员约1万人,平井一夫展现改革决心

但平井一夫并未就该股脑苛责员工,他选择认真听取员工意见,理解对方的想法,这才发现,尤其是年轻的员工,其实都是带着自豪的心情加入Sony,只是觉得意见无法被公司理解,就算有想法,上级主管也是当成耳边风,才会变得灰心丧志。

“我发现Sony仍然很有价值”,平井一夫认为,如果要重振公司,必须改善Sony重视的电子业务。

结果他决定先出售Sony在纽约的美国总部,“美国子公司坚决反对出售,但我告诉他们要立刻出售,以此表达我的决心。”接下来,Sony开始一系列改革,包括出售化学品、电池、个人计算机的业务,并裁减约1万个职位,目的是消减公司的成本。

不让Sony活在过去的掌声中!强悍作风一度引发老员工反弹

然而,平井一夫大动作展现出改革Sony的决心,并没有获得某些资深员工的认同。当Sony于2014年宣布出售曾让公司占有强大市场地位的Vaio PC业务,平井一夫收到Sony老臣、第一任首席财务官伊庭保(Tamotsu Iba)的书面“建议”。

“简单来说,那些提议就是说“昔日的时光更好”或是“管理阶层轻视电子业务,是无法接受的”,还有一项提议要求管理阶层下台,包括我。”但平井一夫没有理会对方的要求。

平井一夫听取了退休人员的建议,希望Sony能重回过去因为电子业务而受到世界赞誉的时代。事实上,他无意否认Sony以往成就,但当时他认为,这些想法都是“怀旧之情”,Sony若想要活下去,不能再将自身定位为“那个生产随身听Walkman的公司”。

Sony在2000年以前,曾以Walkman系列产品取得巨大成功。 (Source:Flickr/Yoshikazu TAKADACC BY 2.0)

放下销售目标、重新定义Sony品牌精神

平井一夫上任之初,外界视他为“电子业务的菜鸟”,认定他无法带领公司。他则持续思考Sony的重组计划。当时在他眼中,Sony没有任何使命、价值或愿景,也不清楚到底想成为怎样的公司,“电子、游戏、电影、音乐与其他单位都脱节了,只是各自朝着自己的方向前进。”他认为有必要重新定义这些单位为何存在,以及如何生存。

他走访Sony在世界各地的工厂、研究与研发中心,聆听人们的意见,偶然意会到日语中的“kando”(代表“深深感动”的意思)一词。事实上,Sony成立之初,共同创办人井深大(Ibuka Masaru)的愿景就是创造出让人们惊呼的产品,期盼工厂内部能有自由、开放的思想,工程师能够将技术提升到最高标准。

平井一夫相信,他可以重新诠释创办人赋给Sony的精神。他将Sony的使命解释为:制造充满“kando”产品的公司。 其中做法包括,在电视业务中,Sony放弃每年销售4,000万台的目标,改为追求品质胜过数量,唤起消费者的感情。

平井一夫最乐见的事之一:继任者不当好好先生

2018年4月,平井一夫将总裁与首席执行官的职责移交给原为首席财务官的吉田宪一郎。据悉吉田宪一郎接下工作时告诉平井一夫,“我不会做一个好好先生(yes-man),而是将说出我认为该说的话”,平井一夫说,这就是他所希望的。

一直以来,平井一夫的管理哲学就是 “征求与我不同的意见”。事实上,他从小就喜欢提出问题,从国外回到日本后,当他举手发问时,老师还曾说:“这是日本,不是美国。”

平井一夫在2019年正式卸下董事长一职,离开Sony,结束35年的职业生涯。如今3年过去,吉田宪一郎继续为公司注入“kando”的意义,他试图将电子、电影、音乐、游戏与其他业务互相串联,发挥最大的价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