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文件被揭穿,Facebook早知IG是毒品

十几岁是青少年自我认同迅速发展的时期,但社交媒体扭曲社会现实,关注名人身体与生活照片,让全球青少年都陷入一种自己不够好的虚假漩涡里。其实Facebook过去3年动员庞大资源对年轻用户进行深入研究,早就知道IG是一种毒品,尤其会对十几岁女孩产生不良影响。

年轻人早就从Facebook转移至IG,Instagram用户其中有四成的人年龄在22岁以下。以美国为例,每天约有2,200万青少年登录Instagram,而登录Facebook的青少年只有500万,美国青少年在Instagram上花费的时间比在Facebook上多50%。

为了解社交媒体对青少年的影响,Facebook动用数据科学、营销和产品开发等领域的员工,许多人拥有计算机科学、心理学以及量化和质化分析的背景,研究用户如何与平台交互,在2019年与2020年做了多次焦点团体、线上调查和日记研究,2021年还对数万人进行大规模调查,比对用户反馈与Facebook自己的数据。

《华尔街日报》披露Facebook内部文件写道,根据调查,有三成的少女表示若她们对自己的身体感到糟糕时,Instagram会让她们感觉更糟。青少年将焦虑和抑郁率增加归咎于Instagram,在报告有自杀念头的青少年中,13%的英国用户和6%的美国用户将自杀的念头追溯到Instagram。

另一项跨大西洋研究发现,超过40%的Instagram用户表示感觉自己没有吸引力,他们表示这种感觉始于IG;大约四分之一表示感觉不够好的青少年也表示是从Instagram开始的。

人们会根据他人的吸引力、财富和成功来评估自己的价值,这种社会比较在Instagram上更糟糕。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有些问题是Instagram特有的。报告写道,TikTok以表演为基础,Snapchat上的用户则是通过滤镜将焦点保持在脸部,但是Instagram则非常注重身体和生活方式。

内部研究表明,只分享最佳时刻的倾向、看起来完美的压力和令人上瘾的产品可能会使青少年陷入饮食失调、对自己身体的不健康感觉和抑郁症。而且内容还提到通过算法为用户提供照片和视频的探索页面,可能会让用户进一步接触可能有害的内容。

Instagram正在酝酿一场完美风暴。内部文件发现,青少年就算知道应该少上Instagram,但缺乏自制力。有员工在文件上建议,Instagram应该减少对名人关于时尚、美容和人际关系的内容的曝光,增加对亲密朋友内容的曝光。

报道指出,Facebook对Instagram的研究凸显他们明知将青少年推入虎山却装傻。在公开场合,Facebook一直淡化Instagram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并且没有将研究公开或提供给提出要求的学者或立法者。

Mark Zuckerberg今年3月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被问及儿童和心理健康问题时说,“我们看到的研究显示,使用社交应用与他人联系可以带来积极的心理健康益处”,5月Instagram负责人Adam Mosseri表示,根据研究Instagram对青少年幸福感的影响可能相当小。

青少年一直是他们的摇钱树,他们不可能放弃这块市场,内部文件一句话说明一切,“Instagram很适合在年轻人中引起共鸣并赢得他们的青睐,如果Instagram能够继续他们的发展轨迹,就有一条增长之路。”

2017年,YoungMinds和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将Instagram列为所有社交网络中对年轻人心理健康影响最大的应用程序,他们认为虽然社交媒体可能有益,但也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批评者认为,为了追求利润,这些公司正在窃取儿童的时间、自尊和心理健康,有时甚至可悲的是他们的生命,这是一个完全人造的世界,旨在为商业目的而优化。

Facebook拒绝置评,Instagram公共政策负责人说《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偏颇负面角度,强辩称“世界上存在负面社会比较和焦虑等问题,因此它们也将存在于社交媒体上。”商人的良心发现永远比不上利益,在心智成熟之前,最好少接触社交媒体。

(首图来源:Flickr/MIKI Yoshi流行CC BY 2.0)

发表评论